中国人的家常菜竟是古代欧洲的春药?

2015-07-28 08:34 凤凰博报

暮春回江南故乡,我习惯性地在村子周围绕行,寻访当年记忆。我发现许多人家的自留地上,都种着我既感陌生却又熟悉的一种菜,短促肥圆的白色叶柄,顶着一张张表面皱缩却宽阔肥厚的叶子,闪着光泽。甜菜!许多陈年旧事一下子涌了出来。说熟悉,是因为小时候,甜菜这种经济作物,曾是故乡的当家菜之一,我至今犹记得它"难吃"的味道;说陌生,是我多年未在暮春回故乡,一直以为故乡早就不种甜菜了。我对故乡种甜菜的记忆,一直停留在1980年代中期以前。我小时候,还是人民公社时期,故乡曾遍种甜菜。故乡过去是不种甜菜的。按照当时的说法,甜菜是一种经济作物,不仅可以榨糖用,还可以食用,所谓一举数得。故乡饮食习惯偏甜,对糖有特别的偏好。但人民公社时期,糖是一种奢侈的副食佐料,买不起,也买不到。听说甜菜能榨糖,大家很兴奋,况且那时是田地都是集体的,一声令下,大家都很积极配合。于是,故乡种植甜菜,不仅是在自留地和田间地头,甚至良田里也种上了。暮春时分,故乡到处可见肥头肥脑的甜菜。多到没人想偷。彼时我年纪小,不知道故乡大面积栽种的甜菜,后来是否榨出了糖。反正,我们依然跟过去一样,除了端午吃粽子,平时还是没糖吃。我后来上中学,地理课上,老师介绍说,甜菜是世界上主要的糖料作物之一,也是我国东北、新疆、华北等地主要的经济作物,不过,用于榨糖的甜菜,糖度还是远不如甘蔗。我们问老师,我们老家过去种的甜菜,能榨糖么?老师笑着说,应该也能够吧。不过,我们这儿甜菜的含糖度,会更低。因为我们这儿气候太过湿润。大概老师也不清楚,故乡种的甜菜,是否也可以用来榨糖。没见过故乡甜菜榨出的糖,但我见到了收甜菜的季节,到处堆放的甜菜,有点类似北京的冬储白菜,当然,规模没那么大。消化不了了。于是,只好用来喂猪喂牛。幸好当时生产队还养着几头猪几头牛。甜菜茎叶肥厚,鲜嫩汁多,用来喂猪喂牛,倒是好东西。可是,故乡到处都是可以用来喂猪喂牛的杂草,在吃不饱饭的年代,用良田种出来的菜喂猪喂牛,也太过奢侈了。没几年,决策调整了。良田里又重新种上了麦子。大面积种植甜菜的日子只是昙花一现。但甜菜却作为一种重要的食用蔬菜,却在故乡农家自留地上被长久保留了下来,甚至,成了暮春的一种当家菜。故乡物产丰饶,但暮春之际,春天的时鲜青菜马兰荠菜等已过季,夏季的时鲜还未出来,虫豸也多,小青菜等虽有,但莳弄费心费神,产量不高,很是金贵。此时产量最大而不需过多劳神的,甚至不用担心虫子的,只有两种绿菜:莴苣和甜菜。于是,良田里的甜菜消失后,家家户户都在自留地上种上了应季的甜菜。甜菜产量大,自然就成了暮春的当家菜了。记忆中,故乡的甜菜主要有两种吃法。最简单的,就是中午像青菜一样炒着吃。甜菜一扒就烂,很容易熟。菜易烂本来很对故乡人的味蕾,故乡冬天最好的青菜,都是一扒就烂的,带着天然的甜味。但甜菜虽名甜菜,炒熟口感却不甜,远比不上故乡冬日的青菜。甜菜更带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怪怪地,说不上来,但我很不习惯这种味道。被冬日的青菜娇惯成的味觉,又怎能习惯这说甜不甜,说怪也怪的甜菜呢?但没法子,这个时候没得选择。种了就得吃。暮春中午,每一顿午饭桌上,都有一道清炒甜菜,吃的我见到就差不多有生理反应了。不喜欢的菜,你天天得吃,不吃不行,不吃没得吃,能没反应么!甜菜的另一种做法,稍好。即是用甜菜当主菜,烧咸粥。用年前腌下的骨头,放甜菜、蚕豆、大豆、赤豆、萝卜、山芋干等,一起放在粥锅里熬,熬成甜菜咸粥。腌制的咸骨头味重,蚕豆大豆赤豆等又多是故乡人爱吃的东西,混杂一起,掩过冲淡了甜菜的古怪味道,使甜菜咸粥在那个年代成了故乡暮春的一道美食。不过,咸粥只能难得吃一顿,哪有这么多咸骨头啊。今次我回家提到咸菜,弟弟脱口而出的,就是甜菜咸粥,也算是为甜菜挣回了一些脸面名头。这次回家,我看到好多人家依然种着甜菜。按我母亲的说法,甜菜不容易长虫子,长得又好,好种。我父母不种甜菜很多年了,1980年代后期就不种了,因为不好吃。他们宁可多花些心思莳弄青菜韭菜苋菜,也不愿意再种甜菜了。我见过的故乡甜菜,都是绿叶白茎。我也一直以为,甜菜就是我见到的那样。后来查文献,方知甜菜有很多种,甚至颜色也有多种。虽然我们家不种不吃了,但在许多国家,甜菜仍然是一种主要蔬菜。据说,在古罗马,甜菜还可以用来治疗便秘和发烧,用甜菜叶子包裹治疗外伤。甚至,由于甜菜汁含一种叫"硼"的东西,古代欧洲还用它来做春药。这让我很意外。

下一篇:

在史前南极洲曾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图集精选更多图集

实时热点更多热点

凤凰原创

生活

首页导航反馈广告

手机凤凰网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