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许世友因何事心灵深受创伤开始迷恋杯中物

2015-07-29 07:36 祝您健康

这就是许世友长达73年的饮酒史的开端。始作俑者,是他的父亲。然而,使许世友酒量大增并嗜酒成癖的却是他的义父——少林寺和尚素应法师。
据许世友回忆,他的这位义父和师傅,俗姓林,名子金,出生于河南登封林家围子,武艺高强,酒量惊人。
许世友在少林寺中属“德”字辈,虽有师兄师弟,但唯有他是师傅的贴身弟子。或许是独饮无趣,或许是亲爱有加,师傅常叫他陪酒;有时还带着他云游四方,除遍访武林高手外,就是酣战于酒荤之间。这使许世友的武艺和酒量大为长进。
当1920年许世友乘便探家时,其酒量已使父辈们望尘莫及了。那天,几位叔叔存心要试试侄儿酒量,一个个轮番进攻。许世友来者不拒,一连喝了8大碗,面不改色。
借酒浇愁愁更愁
许世友嗜酒成癖,与其早年的苦难经历密不可分。“博眼前之欢娱,消胸中之块垒”,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许世友在自传中写道:“父亲在世时还可过得去,15岁父亲死去后,就难以生活了。
那时,许世友虽有兄弟姐妹6个,但大哥患有足疾,大姐闺中待嫁,弟妹尚未成年。为了养家糊口,遵照母亲的愿望,许世友决定不回少林寺,留在家中务农。
可是在给父亲送葬后没隔几天,许世友就在一次放牛时与人发生争吵,打死了一个蛮不讲理且又好勇斗狠的壮汉。不久他在逃亡途中,为保护师兄家的赌场,又打死了一个参与抢劫的土匪。
走投无路的许世友这才决定按照外公的嘱咐,到洛阳去投奔当兵的二舅。
许世友的这位二舅,性格豪爽,人称“李大炮”,当时任吴佩孚驻洛阳部队步兵某团二营营长。1922年2月,“李大炮”安排许世友到少年兵团一连一排当了一名“童子军”。3个月后,他被授予一等兵军衔,每月有12.5元津贴费。每次关饷,他都和郭敬争等几个小兄弟到饭馆去喝一顿。
一天早晨,一排轮到许世友值日。二排的值日是个老兵痞子,不但支配他替其干活,还故意挑剔,打了他几个耳光。他忍无可忍,抬腿一脚,竟把那老兵踢死了。
许世友被钉上脚镣,在团部的牢房里关了6天6夜。
第7天早晨,许世友被4名看守五花大绑地押赴刑场,全团部队都集合在那里。副团长开始训话,正讲着,团长赶来了……
原来团长与“李大炮”是拜把子兄弟。“李大炮”在接到许世友的同班好友郭敬争报告后,火速赶来求情,又花了300块大洋,救了许世友一命。
此事使许世友的心灵深受创伤。从此,他开始迷恋杯中之物,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
酒逢知己千杯少
人在旅途,总有那么几个里程碑式的关节点。然而有哪位革命家像许世友那样入党、入团都与酒有关呢?
1927年,许世友出任国民革命军湖北省防军一师一团招兵委员,带领一个连的弟兄到鄂东地区招兵。一天上午,许世友在街上闲逛,无意中走进了一家山货店,认识了同乡傅孟贤。
时近中午,傅孟贤请他喝酒。恭敬不如从命。他答应得爽快,喝得更爽快。俗话说“酒后吐真言”。许世友在言谈中流露出弃戎经商的想法。这引起了傅孟贤的注意。
此后,他俩称兄道弟,以酒为媒,频繁往来。在共产党员傅孟贤的介绍下,许世友参加了共青团,并回到家乡闹革命,担任乡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兼“炮队”队长。
1927年,汪精卫发动了“7.15”反革命政变。湖北黄(安)麻(城)地区是国民党军“清剿”、“血洗”的重点,一时乌云翻滚,腥风四起。
当此危急关头,许世友却毅然参加了共产党。
那是8月中旬的一天傍晚,许世友和共产党员胡德魁秘密来到第四乡农会负责人王勉清家中,在座的还有第六乡农会负责人丁子鸿。酒过三巡,王勉清开口道:“世友,我们虽说不在一个乡,但是对你还是了解的。我和德魁、子鸿时常谈到你……”许世友那时尚不知道,王勉清秘密担任四、六两乡的中共党支部书记。
“……根据你的表现和党内同志意见,我们决定发展你入党。”王勉清接着说。
“那我现在就是共产党了?”许世友激动地问。
“你先甭急,好好想想。现在入党可不比去年北伐那个时候啊!”
“现在又咋的?不就是到处抓共产党嘛!大不了是个死字,你们这个共产党我入定了!”
“世友兄弟,我们相信你!要不,这种时候也不会找你了。”王勉清起身说:“现在,我们来宣誓!”
灯光下,许世友站得笔挺,举着右拳,庄严宣誓。
“世友同志,来,我们干杯!”胡德魁兴奋地建议。
这是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时刻。共产党的4名普通党员,端起4只酒杯,一饮而尽。他们谁都没有致词,正如酒家所言:“话在杯中!”
衣上征尘染酒痕
1933年1月23日,许世友率领的红34团解放了川北重镇巴中,第四天是农历正月初一,许世友在参加团部会餐后,找到了在师部“没收委员会”工作的老部下吴庭辉。
“小吴,我4个月没喝酒了,馋得难受。有没有办法?”许世友把吴庭辉拉到一边,悄悄地说。
“我这里有酒有肉,可是……让人知道了咋办?”吴庭辉也想喝两杯,但他不敢违犯方面军总部的禁酒令。
“不会有人知道,万一暴露了,我一个人顶着!”许世友大包大揽地拍了拍胸脯。
吴庭辉舀了一脸盆玉米酒,又割了一块猪肉,用纸包扎好了,然后一人拿一样,去团部食堂找到司务长王富贵,3个人躲在王富贵宿舍里,偷偷地喝起酒来。许世友喝了大半脸盆,却毫无醉意。
此事被红四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知道了,他在团以上干部大会上宣布:“禁酒令还是要坚决执行的,不过许世友可以喝一点!”有人对此提出异议,陈昌浩反驳道:“你有许世友那个酒量吗?没有,没有就不准喝!”
从此,许世友成为红四方面军中唯一可以公开喝酒的将领。从当师长、副军长到军长,他的警卫员中有一个是专为他背酒壶的。有时缴获的酒多了,炊事班还分工一人专门给他挑酒坛子。
醉人东海骑长鲸
新中国成立后,许世友身居要职,仍然嗜酒如故。关于他的酒场佳话不胜枚举。
许世友是建国后参战最多的一名高级将领。1953年,他带着几箱白兰地赴朝鲜参战,接任中国人民志愿军三兵团司令。回国后,他先后参与指挥了——江山岛战役、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和对越自卫还击战。每次他都用酒送部队出征,用酒为部队庆功。
在人们的印象中,建国后许世友只喝三种酒:山东的金奖白兰地、安徽的古井贡酒、贵州的茅台酒。
熟悉他的人大多知道:他喝酒向来公私分明——凡是因公宴请、招待用的酒,都由管理员保管;平时自己喝的私人宴会上的酒,是自己买的,由自己保存。大量饮酒花去了他每月近400元薪金的大半。
人到老年,身体与酒量都今非昔比了。与许多不服老的酒场老将一样,许世友也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这就难免喝醉了。
有一次,许世友赴京参加政治局会议。住在京西宾馆。陈再道闻讯,特来拜访。老战友相聚岂可无酒?中午,他俩喝了一杯又一杯。陈再道后来回忆说,我们正喝着,中央来人通知他开会。开会时总理讲,他也讲。陈锡联回来骂我:“你给他喝酒啦?”
据说,周恩来后来劝他少喝点:“你血压高,肝不好,喝多了对身体有害啊!”他终于答应每次(而不是每天)限定6杯之内。但他经常超额完成任务。
“无论我活多久。这种事迟早总会发生的。”幽默的萧伯纳将此话作为墓志铭,许世友却把它付诸行动——他用《我在红军十年》的大部分稿酬买了几箱茅台酒,拿出愚公移山的韧劲,每天饮酒不止。这无疑加快了那个时刻的到来。
1985年10月22日16时57分,许世友在南京军区总医院逝世。他死于嗜酒者的常见病——肝癌!

下一篇:

抗战时期的保育生:地里帮做农活 多数投笔从戎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图集精选更多图集

实时热点更多热点

凤凰原创

生活

首页导航反馈广告

手机凤凰网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