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三解:红顶商人的活法与死法(上)

2015-04-01 10:09 凤凰新闻客户端

清代1两纹银标准重量37.31克、含银34.9克,1两纹银可换墨西哥鹰洋1.42枚、英国站洋1.43枚、日本龙洋1.44枚,有炒白银的朋友,可以自行计算价格,三解只说2万两白银的价值,约为284万1995年人民币(20年来购买力差多少,没有官方结论就不提了)。
看一眼美女花350万人民币,比“国民老公”如何?

李宝嘉是小说家,《南亭笔记》虽然不是小说,但记录胡雪岩轶事多数都扣着“有钱任性”四个字,其间真伪,由于胡家曾遭查抄,直接材料当然无存,也只好由得坊间人编排,不过,细节故事固然不一,在几本当时人笔记中,却都有胡雪岩奢侈、荒淫的记录。
放封面不是为了卖书,类似的“商道”、“智慧”、“启示”一搜一大把,真正难为作者的是,如何把资料匮乏的一个近代人物写得活灵活现,说到底,写得无非是现代的官商关系。
比如汪康年《庄谐选录》卷十二说:
“杭人胡某,富埒封君,为近今数十年所罕见,而荒淫奢侈,亦迥寻常所有。”
汪氏书中还叙述了细节,说胡雪岩姬妾极多,连名字都记不住,每天晚上由婢女捧着银盘,里面有记名的牙牌,胡雪岩随手翻个牌子,婢女就唱妾名叫入侍寝。

掺杂着帝王生活想象的翻牌子,在李宝嘉的笔下也有,只是数字更为确凿,“胡有妾三十六人”, 陈云笙《慎节斋文存》说“姬妾二十四人左右坐”,刘声木《异辞录》记“蓄姬妾辈十余人”。
沙沤所作《一叶轩漫笔》则说胡家侍妾近百人,李莼客《越缦堂日记》说“(胡宅)所蓄良贱妇女以百数,多出劫夺。”
李莼客即浙江会稽学者李慈铭,年龄与胡雪岩差不多,又以日记记录,可信度相对较高,上述记载,尽管细节不多,却印证了两个事实:
其一,胡雪岩家中所蓄妇女多达百人是没错的,但并非都是有名分的妻妾,而是婢女之类的女子,当然,以当时的世风,胡雪岩想要染指也不困难;
其二,胡雪岩获取女色的方式并不光彩,否则文章开头这样以钱压人,尤其是对已婚妇女的追逐记录就不会如此多见。

对他好色这一点,即使是他头上最大的靠山,清官左宗棠也毫不讳言,左在同治四年(1865年)三月与左孝威(其长子)的家信中说:
“(胡雪岩)外间请托未遂,又有冒领难民子女者被其峻拒,故不免蜚语之加。我上年已有所闻,细加察访,尚无其事。至其广置妾媵,乃从前杭州未复时事。古人云,人必好色也,然后人疑其淫。谓其自取之道则可耳。”
上年正是同治三年(1864年),也即胡雪岩在杭州元宝街大宅始建之年,所谓十二金钗所住的十二楼阁应已竣工,左宗棠对于手下爱将的十二个侍妾,终归还是可以理解的,所谓杭州未复,就是在胡投到自己门下之前,直接疑罪从无了。
吴山广场展出的胡雪岩故居模型
而那处大宅,曾从川、滇、黔、桂等地购运大批名贵木材,又从太湖等地选购假山石,还从山东移栽“魏紫”、“姚黄”等名种牡丹,除了五开间正厅五进外,又有楠木厅、四面厅,窗外可见“四百”:百竿竹、百章梅、百株桃、百本桂。
按照胡家后人近年接受采访时的说法,直到1903年胡家才将大宅抵给最大的债权人文家(协办大学士文煜),全家也未迁出,直到1918年一场大火,才将豪宅烧得面目全非,方才搬走。
后来,“废园”又被文家转让出手,后人再去探访遗迹,仍有三间双层别院,其中屋檐下的落水管竟然全部为赤铜铸造,就连干涸见底的荷花池,底部也是用锡浇筑的,走廊上的卷棚、栏杆仍在,用料全为楠木,厅中四壁更是用五色瓷碗碾碎后的釉渣贴满,稍稍擦拭即光彩夺目。
胡雪岩建园子的费用,有50万两的说法,也有400万两的说法,可无论如何,其间的豪奢已令当时人咋舌不已。

与坊间文人的诟病不同,左宗棠对胡雪岩的理解,很有点“灯下黑”的味道,同治十一年(1871年)左在《答杨石泉》的信中还说:
“胡雪岩,商贾中奇男子也,浙人始訾之,近亦无甚议论。”
就是说,原来浙江人还骂胡雪岩,最近没啥人提了,可我们看现代人徐一士在《一士类稿》中勾稽史料所成《谈胡雪岩》一篇,节选与胡雪岩有关清末笔记近十本,前后1.4万字,除了左宗棠之语外,竟是一句好话也没有。

可见当时的世风评价,远远不同于《红顶商人》大火的当代,不过在“有钱就是任性”的活法上,“红顶商人”们倒是古今略同,至于其他如“儒商”、“英雄”之类的评价,究竟是否名副其实,请听下回分解。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刘三解

下一篇:

兰台说史·新世纪神话:秦弩射程两倍于AK47

相关新闻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图集精选更多图集

实时热点更多热点

凤凰原创

生活

首页导航反馈广告

手机凤凰网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