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口决堤为蒋介石盲动决策埋单

2015-07-09 01:11 凤凰历史

同时,日军大本营还坚信徐州会战一定会收到大的战果,并将直接为未来的武汉作战创造良好的条件,所以在制定计划时把武汉作战也一并考虑进去了。
4月17-1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派遣军在其大本营代表参加下,于济南召开作战会议,决定以7个师团的兵力从南北两个方向向徐州进攻。
日军已经计划占领徐州后,由此西进,遮断陇海线。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在济南会议上明确表达了西进攻占开封的计划:“(1)将来开封可作为敌崭新的左翼据点,(2)对渡黄河部队容易补给,(3)有利于第1军守备区域的守备,(4)认为将来战机可能向京汉线方面移动,因此向黄河以南挺进作战可保完全。”
日军大本营根据徐州作战的总体部署,分6路实施对徐州的包围,特别要求截断徐州以西的陇海铁路,以便切断中国第1战区与第5战区的联系,阻绝第5战区中国军队后退的通道,同时阻挡第1战区增援部队东进。
23日,日军华北方面军下达徐州作战命令,命第2军尽快开始攻势,命第1军以有力一部渡过黄河,迅速切断兰封、商丘间的陇海线并向商丘挺进。徐州会战开始。对此,中国方面也有大的动作。21日,蒋介石亲自赶到徐州指示作战方略,并视察了台儿庄战场。
1938年5月14、15日两天,日军先后出动3支部队从豫北和皖北实施了对陇海线的突袭和拦截。14日,日军第13师团从安徽北上,在攻占豫东永城后,其岩田挺进队突袭至砀山,炸毁东面汪阁附近的铁桥,率先切断了陇海铁路;15日,日军第14师团在12日从鲁西淮县冲破中国军队商震部的黄河防线,攻占董口、旧城等渡口,强渡黄河后,其骑兵第18联队深入到豫东民权内黄集附近,炸毁并切断了陇海铁路;同日,从山东济宁南下的日军第16师团今田支队在相继攻占山东金乡、鱼台后也到达安徽砀山,并炸毁、切断了陇海铁路。这样一来,不仅把中国第5战区军队最快捷的西退道路给封锁了,陷中国数十万大军于险境之中,还形成了对部署在豫东地区策应、支持徐州会战外围的中国军队的反包围。为避免被装备精良的敌人围歼,保存实力,中国统帅部在15日决定放弃徐州,第5战区军队向苏北、皖北、豫东安全地带突围,只留若干部队在苏北、鲁西各城寨持久抵抗,延缓日军向陇海铁路进攻。5月18日,中国军队全部撤离徐州,日军扑了一个空。19日,日军攻占徐州,然后出动机械化部队西犯追击撤退的中国军队,前锋直指豫东地区。
而在此之前,日军第14师团在完成原本规定的切断陇海线任务后,并未掉头向东继续与其他各路日军向心攻击徐州,而是背离了日军的攻击方向,一路向西,向郑州方向进攻过来。一时间形成了孤军突出的态势。
中国统帅部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个战机。蒋介石积极准备在豫东平原商丘与开封之间组织兰封会战,以图在中央的平原上依靠一场重兵集团的大规模会战聚歼胆敢孤军深入的日军第14师团,阻止其进一步向西推进,同时解除徐州地区中国第5战区军队的后顾之忧。
为组织兰封会战,蒋介石各处抽调精兵强将聚集在第1战区。5月12日,蒋介石携带参谋人员飞临第1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所在地郑州。还把第3战区前敌总司令薛岳从皖南急调过来,一同前往第1战区,担任第1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直接指挥调度黄杰的第8军、桂永清的第27军、商震的第32军、李汉魂的第64军、宋希濂的第71军和俞济时的第74军等6个军的部队。
一直到当月下旬,中国军队在兰封地区同日军进行了顽强的撕杀,在战斗最关键的时刻,坐镇郑州的蒋介石又急招驻扎陕西的胡宗南部弛往豫东参战还下令将邱清泉的装甲车营调来,投入战斗。
就这样,蒋介石在河南东部的平原上投入了手上几乎所有的精锐力量。试图打出一个放大版的台儿庄战役。
但这个大手笔,他玩脱了。
兰封会战投入全国精兵20万。
兰封战役功亏一篑:围歼日军失败全军溃退
日军第14师团从山东菏泽南下,丰岛旅团进军兰封、内黄、民权一带,15日,在考城附近受到了宋希镰第71军的顽强阻击,被迫放弃直攻兰封的计划,转向仪封前进。17日,在仪封附近,宋希镰部与丰岛旅团再次发生激战,日军依靠坦克和重炮疯狂反扑,双方伤亡惨重。18日,宋希镰部一度收复内黄车站。但日军第14师团主力很快反攻内黄,防守该地的中国军队另外两个师不战自溃,19日,土肥原部2万多人得以攻占内黄、仪封、马庄寨、人和集一线,并伺机西攻兰封。
与其他路的日军会攻徐州不同,土肥原师团背道而驰一路向西,呈现孤军深入的态势。已调集全国精兵的蒋介石看准这一机会,发动了兰封会战。
为了将日军第14师团消灭在内黄、仪封、民权之间,20日,第1战区调集主力部队,以李汉魂指挥第74军、第64军1个师组成东路军,由商丘西进;以桂永清指挥第27军、第71军组成西路军,由兰封东进;以孙桐茸第3集团军和商震第20集团军组成北路军,在定陶、菏泽、东明、考城附近切断日军退往黄河北岸的归路。同时,又命令黄杰指挥第8军、第64军2个师等部坚守场山、商丘,以阻击日军第16师团由徐州西进。
中国军队大军集结,成功将孤军冒进的日军第14师团包围在内黄、仪封一带。
5月21日,程潜进驻开封指挥作战,中国军队向日军发起围攻。第51师和第33师1个旅击溃马庄寨日军近千人,并攻克了内黄、人和集。在仪封,第87师猛烈进攻,迫使日军弃寨而逃。23日,宋希镰和俞济时的两个军又围歼据守东、西毛姑寨,东、西岗头的日军千余人。日军主力6千多人,向西南方向遁去。在兰封,桂永清指挥第27军5个师外加1个旅,并配备了战车营和装甲车连,以极优势的兵力固守一线,严防日军西窜。但因桂永清指挥无能,所部全线崩溃,主力不得不退往杞县和开封,日军乘势攻占了兰封以西的曲兴集、罗王寨和罗王车站。桂永清临逃前匆忙命令所部龙幕韩师守兰封,龙幕韩自忖兵力单薄;于23日夜擅自率军撤出兰封。次日,原本由东岗头西逃的日军不费一枪一弹进入兰封,并凭借良好的工事固守待援。这样,日军不仅摆脱了被围歼的厄运,还得以退据兰封、罗王寨、三义寨、兰封口、曲兴集、杨屹挡、陈留口黄河南岸一线进行顽抗,陇海铁路被完全切断。
24日,蒋介石命汤恩伯为第1战区第2兵团总司令,指挥商丘一带的战斗。
与此同时因为兰封会战中国投入了军队多达20多万,第五战区向西撤退的部队也未完全撤离完毕,大批军队集结豫东,再次刺激了日军,被认为是聚中国军队而歼之的又一大好时机。于是刚刚攻占了徐州的日军顾不得休整,从东、南、北三面向兰封地区扑来。
同日,南路日军第16师团强势进攻砀山,中国守军1个师溃不成军,弃城而去。
兰封失守令蒋介石十分震怒。5月25日,蒋介石致电第1战区严诫参战各将领:“如有畏敌不前,攻击不力者,按律严惩”。并急令薛岳第1兵团于当日凌晨发动反攻,务于次日拂晓前将土肥原的第14师团全歼,恢复陇海铁路。
从5月25日始,中国军队对日军第14师团发起了全面强攻。在兰封,25日晨,宋希镰第71军发动对兰封的进攻,当晚夺回兰封车站。26日,又向兰封城外阵地猛攻,终以较大的伤亡代价攻克要地许楼。27日,宋希濂集中全军大炮猛轰城内日军,全力进攻兰封城,傍晚终于胜利攻克兰封城。
在罗王,28日,李汉魂第64军相继夺回罗王火车站和罗王寨,迫使日军退往曲兴集。兰封和罗王车站的相继收复,使陇海铁路交通得以恢复。42列中国军列乘机得以通过陇海线安全撤到郑州,滞留在徐州地区的中国第5战区主力包括德国制的机械化重炮旅团也趁隙安全撤退至皖西和豫南。
在三义寨,桂永清、俞济时两军与携带战车数十辆、人员达6千多的日军发生激战,26日,曾一度攻入三义寨内,但旋被日军迫出。27日,俞济时军以牺牲两个团长、伤亡官兵2500人的代价,抵挡日军飞机、步骑兵和坦克的联合反扑。
被围的日军土肥原贤二第14师团是日本华北方面军第2军的主力,两万多人,配有几百辆装甲车、卡车以及炮兵牵引车等先进装备,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面对中国军队的层层围攻,土肥原贤二不得不承认“敌人向14师团的反攻,力量很强,师团陷入于被包围攻击的苦战中。”连师团长土肥原贤二也几乎被俘。对于中国军队而言,尽管在无险可守的平原地区作战,装备劣势尽显,但是依靠总兵力上的优势(远远超过日军的2万人已经达到20万之多),表现出了很高的士气。
但兰封会战还是功亏一篑。
就在围歼土肥原师团的紧要关头,5月28日,桂永清部在日军优势兵力的反攻下再次溃败。而在商丘,5月26日,日军第16师团攻占虞城,同时向商丘外围阵地进攻,当夜,中国守军黄杰第8军撤至二线阵地。27日,程潜命令黄杰必须死守商丘,在消灭兰封之敌以前不得放弃。但黄杰无视长官部的命令,于28日向开封退去。29日凌晨,留守商丘的余部主动撤退出城。
商丘失守使围攻日军第14师团的薛岳兵团侧背受。为此,薛岳不得不抽调李汉魂率三个师向外迎击增援的日军,同时抽调宋希镰整个军南下赴淮阳、太康一带阻截由商丘、亳县西进的日军。这样,兰封附近中国军队的攻势被迫停顿下来,同被围的日军第14师团进入对峙状态,土肥原师团得以死里逃生。
面对越来越紧张的豫东战场形势,为防止被日益增多的日军包围分割而最后吃掉,1938年5月31日,蒋介石电令程潜对第1战区作战进行新的部署,全线停止进攻,将主力转移至平汉线以西地带。6月1日,薛岳抵达开封,按照程潜的电令部署兵团各军,其中以孙桐萱、商震等部分任郑州、开封的守备。从次日开始,奉命西撤的这些部队沿陇海线或黄河大堤。陆续行动。全军转入撤退。西撤部队在撤退的时候随之破坏或拆除了陇海铁路路轨。
但日军不依不饶,尾衔撤退的中国军队穷追猛打,誓要歼灭中国军队主力。
日军第16师团攻占商丘后,一部沿陇海路向西民权方向推进,其主力混成第3旅团连陷宁陵、睢县,6月1日攻至杞县,与李汉魂部展开激战。同时,日军第10师团主力于31日攻占亳县后,继续西进鹿邑,企图直下太康、扶沟、淮阳、许昌,切断平汉线。固守兰封的第14师团由于得到黄河北岸日军第20师团的补充,也以全力实行反攻,企图继续沿陇海线西进。6月3日,第16师团攻占杞县、通许、陈留。4日,第14师团攻占兰封。然后,会合第16师团一部进攻开封。程潜当即严令守军第32军宋肯堂第141师“与开封共存亡”。坚持到6日凌晨,第141师撤出开封。5日,日军一部又由开封向西进攻中牟,与中国守军激战至9日凌晨,攻占县城,然后继续向郑州逼进。同时,第16师团也于4日占领尉氏、扶沟,向郑州和平汉线进军。
形势非常危急,不得已,蒋介石批准了最后一招--决堤。
花园口决口的黄水起到了几十万军队起不到的作用。
花园口决堤弥补了蒋介石捅下的弥天大漏
兰封会战由于指挥系统紊乱互相推诿,保存实力等因素,使得中国军队虽然一度有希望围歼日军第14师团,但这一任务最终没有完成,反而为敌所制,不得向西溃退。20多万人竟未能消灭土肥原的两万多人,“在战史上亦为一千古笑柄”。相反,攻占兰封的日军置其大本营暂停进军的命令于不顾,在不断击败中国留守部队的抵抗后,分多路继续西犯。占领商丘的日军于6月1日越过睢县,3日占杞县、通许、陈留,4日陷尉氏;另外两支日军分别于3日攻占拓城,5日占太康。整个豫东地区尽失。从兰封西攻的日军6日攻陷河南省会开封,7日进占开封至郑州间的唯一一座县城中牟,8日又将前锋推进到郑州东边不到五十里的白沙镇。中原重镇郑州告急。
6月1日的在武汉举行的中国最高军事会议。面对以兰封会战的失利,和开封被围、郑州震动、陇海线己经难以继续保全、平汉线亦受严重威胁的情况,会议认为“敌人不久即将继续西进,这是必然的。如果我军此后不能确保自黄河南岸起经郑州至许昌之线,不惟平汉铁路郑汉段的运输和联络线将被敌遮断,而且此后敌人南进可以威胁武汉,西来亦可进逼洛阳和西安,最后由西安略取汉中,进而窥伺我西南大后方。似此,对我此后整个抗战局势,是极端不利的,这就是我们当时对敌情的判断。但如何应付,必须迅速有一个决策。”
蒋介石主持了这次最高军事会议,经过讨论,“策定豫东大军向豫西山地作战略上之转进,同时决定黄河决口,企图作成大规模之泛滥,阻敌西进。”决堤的任务由第1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组织实施,地段在中牟与郑州之间,4日以前必须决开大堤放水。
6月9日,中国军队新8师蒋在珍部奉命掘开花园口的黄河大堤,泛滥的黄水扑向豫东大地。酿成了淹没44县,1250多万人受灾,390万人外逃,89万人死亡的世纪巨灾。
花园口决堤之后,中国第1战区的部队即乘着黄水泛滥的势头,对被黄水围困在开封、中牟、尉氏地区的日军展开了进攻。连日军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在6月中旬,战面扩大到自开封、正阳关、安庆一线以东至黄海的广大地域。结果在华北方面军占领的地区造成治安混乱。”
6月12日,突入郑州以南新郑,附有4门15生口径榴弹炮,并一度炸断平汉线的日军第14师团骑兵团之一挺进队,被黄水遮断后路,全部被消灭。计俘获400余骑、15生口径榴弹炮4门和步骑兵若干。
6月14日,孙桐萱的第12军第20师奉命协同第24师攻击尉氏以西的日军第16师团主力。两个师各派一个旅于16日向日军发起进攻。经数日激战,日军大部退入城内。此时城东已经形成深广的泛滥区,城内日军陷于绝境。27日拂晓,中国军队第20、24师在得到炮兵、骑兵部队的增援和当地抗敌自卫团的支持后,展开对尉氏县城日军的的攻击。经过数小时的激战,日军弃城东逃。日军逃跑时,破坏了坦克、汽车、大炮和轴重,并遗弃了部分军马、枪支弹药。当日12时左右,尉氏被中国军队收复。
6月18日,刘和鼎第39军之34师攻击中牟之敌。19日晚,该师201团从中牟县城西,徒涉一里左右泛槛地带进至中牟城下,由一个排的士兵登上城墙与日军战斗。天明时撤出战斗。22日凌晨,该团再次袭击中牟日军,并攻入城内。日军利用已得到的救援材料渡水撤退,遗弃了大量的重兵器和辎重。日军在逃跑时,在混乱中有的被击毙,有的被水淹死。中牟县城遂于23日夜被收复。
而对于日军而言,黄河决堤完全是出乎意料的。突入豫东地区的日军,有的来不及逃脱而被洪水淹没,有的因伤病所累而被丢弃,还有一部分为中国军队所歼灭。其他的只好“停止追击,集结于泛滥地区以东。”
6月10日、11日,日军第14师团尚集中于中牟附近地区,没有向东退却。进攻中牟的日军第14师团首当其冲,被困城内,他们只好以麻袋装土堵塞城门,等待救援。6月13日,日军第2军从第5、第10、第114师团、军兵站部抽出工兵各约一个中队及架桥材料一个中队,16日又从第1军调来独立工兵第2联队主力及一个渡河材料中队,协同前往救援被困中牟的第14师团一部,直到23日,这部分被围的日军才撤退到开封附近。
但是,中牟日军在撤退的过程中,一些伤兵因无法及时顺利地逃脱,就被就地处死了。据目击者回忆说,他亲眼看见日军像湿毛狗一样大批大批地逃跑,有几个伤兵不能跑了,就被他们的同伴绑在椅子上,一个个绑得像杀猪一样结实,在麦场上放着。不一会,他们身上就被浇上汽油,然后点燃木柴往他们身上扔,呼一声,火窜得老高,几个伤兵在椅子上哇哇大哭大叫,意思是还能为天皇效力。还看见一些日本兵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也不知道这些被活活烧死的士兵是不是逃兵。
16日,黄水泛滥至尉氏,经县城东侧向东南而去。集结在尉氏城西的日军第16师团被黄水阻隔。第2军遂调用其他师团的两个工兵中队、两个架桥材料中队、折叠船40联队、独立工兵11联队前去救援,然后合力向朱仙镇无水地带撤退。接着又把司令部撤到商丘。次日,华北方面军又命令临时航空兵团全力以赴,用运输机、轻重轰炸机,在16-24日之间,给14、16师团空投粮株、卫生材料等61。5吨。。直到25日夜,日军第16师团主力才渡过尉氏东面的大泛滥地带,在7月7日左右,脱离浸水地带集结。
日军华北方面军违背大本营的指示,超过限制线的追击,被水障阻止住了,退至郑州的第1战区各部队和刚退至豫南鄂北的第5战区各部队也免去被日军追击之苦了。
这场世纪巨灾究竟起了多大的作用?如此惨重的代价究竟值不值得?
从战役的角度上说,花园口决堤放水后,对豫东地区的日军形成了威胁,不仅淹毙了一部分士兵和辎重,迫使其从已经占领的地区撤退,还为中国军队展开反攻,打击这一地区的日军提供了机会。同时也给经过徐州会战、兰封会战而疲惫不堪的中国军队以缓冲、休整和重新部署的机会。如果没有及时的决堤,装备优良、凶猛异常的日军决不会放过围歼中国军队主力的大好机会。因为当时中国军事领导机关己经调集了全国军队的主力参加徐州会战和之后的兰封会战,而且都在陇海线中段附近地区。如果围攻而聚歼之,乃绝好的机会,这对于急于压服中国的日本政府来说,恐怕是不会轻易放弃这一机会的。所以没有如此,仍是决堤的功劳。
而从战略角度来说,花园口决堤一方面阻断了日军沿陇海路继续追击的步伐,使得日军失去了乘中国军队的溃退无法组织有效抵抗的机会沿陇海路直捣大西北的机会;另一方面使日军没能攻占郑州控制平汉路,被迫改变由郑州南下与华中方面军合力会攻武汉的策略,而改为溯江淮西进,并使中日战争的重心转向江淮地区。
日军为攻取武汉,逼迫中国政府投降,原计划由平汉线、江淮两路齐进,将陇海、平汉、津浦与淮南四条铁路联系在一起,把东西北三个战场连接成一片,可以纵横自如调动兵力,齐头并进,直指武汉。但是,由于黄河决堤、大水泛滥,在河南省,日军既没有拿下郑州,也没能控制平汉线和打通陇海线,会攻武汉的计划被打乱。在安徽省,由于黄河改道造成了淮河泛滥,津浦铁路和蚌埠铁路大桥被冲垮,日军不但无法顺利由津浦路南下蚌埠集中,然后沿淮河西进,而且从华中运转兵力的障碍也随之增多,物资运输越来越困难。
面对新的情况,日军斟酌反思,权衡利弊,不得不改变其进攻战略:由原定以华中派遣军沿淮河而上,华北方面军从郑州沿平汉线南下的作战计划,而改为由华中派遣军兵分二路,一部走海路,入长江,到安庆登陆北上;一部由豫东步行到蚌埠过淮河南下。两部的炮兵、辎重兵,则由青岛登船,过大海南下,再经长江到安庆上岸,开向合肥与其主力会合,集中力量西攻武汉。两部日军经过月余的行军,不但削弱了战斗力,而且推迟了进攻武汉的时间。
当日军占领徐州之后,南北战场被沟通,此时日军是极有可能南北两地齐头并进,并以北线为主拿下陇海线,然后直取西北再下西南、占领中国军队西退基地而后围歼的。但是,花园口决堤造成大面积的黄泛区,使得南北两个战场被隔绝,并因此形成同蒲、平汉北段、津浦三条纵线同期分立的状态,日军遂不得不改以长江一线为战略主攻路线,而将北方战场战事停顿下来。而且,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抗战末期都没有改变。这种战场格局的形成尽管不能完全归功于花园口决堤,但是其中河泛的作用也是不能轻易否认的。
花园口决堤,黄河水夺堤而出以后,循小河、就淮河,最后汇入长江,前锋流经豫东、皖北和苏北地区,在黄淮平原尽展其狂荡无羁的野性。在以后七年时间里(止于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黄河成为淮河的支流,淮河又成为长江的支流,黄水奔腾,淤塞淮河水道,汛期内兼有回流倒灌,淹没田野、漫溢湖泊,阻断交通和航运,形成了穿越豫皖苏3省44个县的黄河泛滥区(简称黄泛区)。
这样一来,从郑州斜贯东南,穿越豫东大平原的新黄河就成为军事分界线,把日军阻隔在泛区的东面,中国军队沿西岸据守,分庭抗礼,一直延续到1944年日本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
这三点从根本上都对抗战的走势产生了极大影响。可以说,花园口决堤以惨痛的代价挽救了兰封会战后巨大的军事、政治灾难。
但问题在于,这个灾难,正是蒋介石的盲动造成的。
台儿庄会战胜利后,蒋介石信心爆棚,忘记了淞沪会战的教训,无视中国军队与日本军队的战斗力的巨大差距,想集中兵力与日军在徐州进行主力会战。在北面和南面均被日军攻占的徐州集结60万之众的大军,天然陷入了日军的夹击态势。在面对日军6路向心攻击时,只得仓促撤离。而为了掩护撤离又组织全国精锐汇集第1战区,并在日军第14师团冒进之时,又一次起了主力会战的念头,从而忘记了豫东大平原对于日军机械化部队来说正是发挥威力的最佳地域。从而又制造了20万人猬集于狭小地域的态势,给日军制造了聚歼主力的机会。
兰封会战虽然中国军队决策较快,在日军尚未合围时就全线撤离,但徐州会战下撤的60万人与兰封会战下撤的20万人尚在撤退,还没有机会重新部署展开形成新的战线,日军重兵就已追摄而来,衔尾追击。形成了军事灾难的雏形。
一旦日军在追击中成功将第一第五两个战区的80万中国军队消灭,对于抗战的形式将是灾难性的。中原地区的战线完全成为空洞,日军无论向西直进关中还是向南直扑武汉,都将如入无人之境。归根结底,是蒋介石在平原地区与日军主力打大会战的决策违背了自己原来主张的长期抗战的决策,希望毕其功于一役,结果在河南平原上被日军机械化部队反客为主,最终只有依靠挖开黄河大堤,用黄河水抵御日军的进攻,用人为制造的巨大自然灾难阻止了军事灾难的发生。

结语:总体来说,花园口决堤对于当时抗战的形势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滔滔黄水起到了几十万军队都起不到的作用。但问题在于,决堤前军事上的灾难形势,是蒋介石违背长期抗战原则,轻率与日军在河南平原进行主力决战的结果。可以说花园口决堤的巨灾,正是为蒋介石的盲动收拾残局。

下一篇:

凤凰网历史频道与BBC网站历史频道的历史新闻传播策略对比分析

相关新闻

热词:MH370残骸陶喆出轨

图集精选更多图集

实时热点更多热点

凤凰原创

生活

首页导航反馈广告

手机凤凰网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