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珠宝爆雷季 老铺黄金IPO还能玩出什么花?

黄金珠宝爆雷季 老铺黄金IPO还能玩出什么花?

2020年07月01日 08:19:02
来源:斑马消费

黄金珠宝行业一片惨淡之际,又一家企业准备冲击A股上市。

老铺黄金有何不同之处?脱胎于景区纪念品运营商金色宝藏,主打“中国古法手工金器”,主要产品为黄金工艺品而非首饰,决定了公司的高毛利率。

近年,公司一边大手笔囤积黄金,一边大力推进线下渠道建设,在SKP、德基广场等高端商圈开设门店,导致现金流持续为负,各项费用远超行业均值数倍。

实际控制人旗下的金色宝藏等资产呈现亏损,全力扶植的老铺黄金能否在行业逆势中站稳脚跟?

现金流连续3年为负

2019年,黄金珠宝行业一片萧条。

A股十余家黄金珠宝上市公司,除了两三家实现业绩增长外,其他企业均业绩下滑,像东方金钰(600086.SH)、赫美集团、金洲慈航这种直接巨亏爆雷;即便老凤祥(600612.SH)、潮宏基实现业绩增长,其盈利也是非常微薄。此前有调侃称,开金店不如卖盒饭。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黄金珠宝店营业时间缩短,消费需求下降,导致全行业业绩下滑,亏损情况更为严重。

行业逆势之中,业绩翻倍增长的老铺黄金冲击A股上市,格外吸引眼球。

6月24日,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老铺黄金”)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募资5.5亿元,主要用于线下门店建设。

老铺黄金主营业务为中国古法手工金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加工、多渠道零售。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35亿元、6.63亿元、9.4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48.56万元、3550.02万元、9146.10万元。

2019年业绩增长157.64%,主要得益于公司线下渠道建设推高了营业收入,以及毛利率连年增长,提升了盈利能力。

报告期内,公司线下门店数量分别为8家、15家、18家。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旗下门店分布在北京、深圳、香港、南京、杭州等地的核心商业中心,如SKP、德基广场等。

另外,公司开设了天猫旗舰店、微信精品店,进行线上销售渠道布局。

2017年-2019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34.01%、35.33%、38.93%。

2019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平均值为25.72%。除了莱绅通灵、潮宏基(002345.SZ)等镶嵌类产品为主的公司毛利率较高,老凤祥、豫园股份(老庙黄金)等公司的毛利率甚至低于10%。

毛利率远超行业均值的原因是,公司旗下产品并非老凤祥等黄金珠宝企业擅长的首饰类,而是以黄金工艺品为主。目前,公司旗下四大品类分别是花丝类、素面类、镶嵌类、錾刻类。

虽然近年销量不断增长,但公司的存货规模也在不断攀升,2017年-2019年,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35亿元、4.56亿元、6.06亿元,占总资产规模的比例分别为82.38%、71.99%、75.73%。

开门店,囤黄金,导致公司资金及债务压力较大。

2017年-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6164.03万元、-6124.55万元和-4336.19万元。2019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仅585.73万元。

实控人全力扶持老铺黄金

1995年,湖南岳阳人徐高明从岳阳畜牧水产系统离职,创立红乔旅游,2004年创立金色宝藏。启信宝显示,这两家公司主营业务为景区旅游商品、文化产品及旅游纪念品等。金色宝藏旗下运营“老铺黄金”和“金色宝藏”两个品牌。

2016年12月,新设立的老铺有限,对金色宝藏旗下“老铺黄金”品牌黄金类业务实施业务合并,实现老铺黄金的独立。

实际控制人徐高明、徐东波父子,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88.957%的表决权。同时,他们持有红乔旅游和金色宝藏100%的股权。

2017年,公司经常性关联交易金额达到2913.69万元,其中最大的一笔即是公司向金色宝藏采购2448.33万元。当年,金色宝藏为公司第二大供应商。次年,采购金额降至457.51万元,金色宝藏仍然是公司的第五大供应商。

金色宝藏不仅是公司的供应商,也是公司的客户之一。与之类似的还有徐高明、徐东波父子持股100%的另一家公司,文房文化。

不过,从账面上来看,上述关联交易在2019年均被终止。

老铺黄金IPO招股书显示,徐高明家族的起家资产红乔旅游,业务已经停滞,2019年营业收入为0;孵化了老铺黄金的金色宝藏,去年亏损2188.99万元,已经资不抵债;文房文化年盈利也仅有百万元。

为了全力扶持老铺黄金的发展,连公司老板徐高明都亲自上场。2017年-2019年,徐高明与老铺黄金的交易金额分别为35.02万元、47.96万元、87.43万元。公司表示,“关联方自行到店消费,形成偶发性关联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