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难了!上半年信用债违约875亿,同比大增46%!
财经

太难了!上半年信用债违约875亿,同比大增46%!

2020年07月05日 07:14:24
来源:证券时报

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1月1日至6月30日)已有71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875.37亿元,同比去年上升45.98%,新增违约主体11家,主要涉及民营企业以及少部分地方、中央国有企业,违约的债券类别主要是超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公司债和企业债等。

梳理违约原因,可以发现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部分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了冲击,当前的资金流动性紧张,信用风险仍在持续暴露。

值得注意的是,在信用债市场违约不断的同时,由于近期市场利率波动较大,发行利率大幅反弹,导致多笔信用债取消或推迟发行。据Wind数据统计,6月份共有91只信用债取消或推迟,规模为687.90亿元,而6月信用债总发行量为13476.85亿元,取消或推迟发行率为5.1%。

上半年信用债违约规模超875亿

Wind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各类机构发行债券再创新高,达到25.80万亿,同比增长18%。利率债发行总额达到8.79万亿元,同比增长29%,其中国债共发行2.53万亿元,同比增长40%。地方政府债发行量最大,达到3.49万亿,同比增长22%。政策性银行债发行量为2.77亿,同比增长29%。

一般而言,利率债的发行主体是国家或者有国家信用做背书的机构(比如政策性银行),发行主体的信用非常高,信用风险较小。与之相对的信用债则风险较高,今年以来违约事件也层出不穷。

信用债具体包括金融债、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定向工具、可转债以及资产支持债券等。

上半年信用债整体发行量达到9.17万亿,增幅38%。其中金融债发行量增幅明显,发行接近1.78万亿,同比增长51%;公司债市场上,一般公司债与私募债的发行增速明显,同比增长分别达到46%与59%。

在信用债发行量持续走高的同时,违约风险也在上升。今年上半年已有71只信用债违约,涉及金额875.37亿元。对比去年可以发现,2019年上半年有93只信用债违约,除华阳经贸、中信国安以外,发行人均为民营企业,而涉及金额仅为599.62亿元。换言之,今年违约金额同比去年上升45.98%,历史违约主体为23家,新增违约主体11家。

可以看出,在1~5月份的时候,国家政策宽松取向明显,但今年上半年违约总金额仍有上升,因为政府及时采取了应对疫情的措施,上半年信用债违约主要来自历史违约主体,并没有因疫情影响出现新增违约大幅增加局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向记者分析,“虽然我国复工复产情况总体较好,政策扶持力度也不断加码,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企业偿债压力,但是经济复苏仍然需要相当时间,短期内发行人出现违约行为的可能性或将持续提高。”

上半年违约金额上升还与一家进入重整阶段的中央国有企业有关。今年上半年违约债券最多的企业为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方正集团”),其尚未到期的23只债券合计345.4亿元均视为违约。

今年2月,北京一中院裁定受理北京银行提出的对方正集团进行重整的申请,方正集团进入重整阶段后,根据重整相关法律规定,重整期间公司不得个别清偿,因此方正集团存续期内的债券均无法兑付兑息。

这23只存续债券的违约涉及金额345.40亿元,占上半年违约债券金额的比例接近39.45%,方正集团也因此成为今年上半年以来最大的违约主体。

就债券违约原因来看,天风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新增违约主要是公司过度扩张造成负债较高且短期化程度不断加剧,财务费用吞噬利润;在融资渠道结构性缩窄的背景下再融资能力枯竭,无力应对集中兑付局面。其他原因还包括收购公司水平参差不齐,疫情使得现金流进一步承压;对外担保负担较重进一步拖累了再融资能力;公司原本经营就处于下滑阶段,受到疫情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冲击等。

发行利率反弹高息债券增加

在信用债违约有所上升的情况下,刚刚过去的6月份,债券发行利率却出现了反弹,取消债券发行计划的比例也有所上升。

根据Wind统计,6月份一级市场信用债(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PPN)发行利率大幅反弹,各类债券票面利率上行20~70BP不等。

为对冲疫情对宏观经济造成的影响,一季度央行加大了货币信贷的投放力度,此前多次降准降息,银行间资金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隔夜利率连续多个交易日低于1%,最低时仅0.66%,信用债发行利率持续走低。

“利率上调的直接原因还是因为央行引导下的资金面收紧。”外资银行固定收益分析师李艳军告诉记者,“央行之所以引导利率上调,首先是随着5月份以来国内疫情状况的好转,经济基本面形成了支撑,继续降息的意义已经不大。另一个是打击资金空转,比如企业如果将低利率信用债存款到银行,中间可能有超过100BP的套利空间。”

3~5月低利率的信贷资金带来了套利问题,6月初以来,为打击空转套利,央行收紧了流动性投放,银行间资金流动性趋紧,利率开始大幅反弹。

最近的利率波动让市场捉摸不定。6月29日~7月2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隔夜利率分别是1.01%、1.78%、1.97%以及1.75%,可以看出利率先是大幅上升了67BP、9BP后下降了12BP。

6月28日~7月1日银行间质押式隔夜回购加权利率1.06%、1.06%、2.30%以及2.03%。可以看出中间大幅上涨了124BP后下降了27BP。

5月份以来,信用债发行环比大幅缩量。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这一方面源于“补年报”带来的季节性影响;另一方面,由于当月资金利率中枢抬升,债券二级市场收益率大幅向上调整,各券种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多数上行,取消或推迟发行的债券比例增加。

在债券市场上,7.5%以上的票面利率被认为是“高息债券”,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出债券发行的难易程度。根据Wind统计发现,6月票面利率在7.5%以上的信用债共有22只,包括4笔企业债,14笔公司债,1笔中期票据,1笔短期融资券,2笔可交换债。而4~5月,利率在7.5%以上的信用债数量分别为17只、8只。

6月出现取消发行潮,下半年或趋稳定

Wind数据显示,6月份信用债取消发行或推迟的只数达82只,规模为687.90亿,创年内新高,6月信用债总发行量为13476.85亿元,取消或推迟发行率为5.1%。

对比前5个月的数据则更为明显,1~5月份取消发行或推迟的为245只,规模为1993.55亿元。换言之,仅6月份取消或推迟发行的信用债占据了上半年涉及金额规模的25.64%。

债券发行计划为何会取消或者推迟?从相关公司的公告中,只能读到“近期市场波动较大”“市场情况变动”等字眼。比如原计划发行20亿元私募债的仁怀市水务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6月29日提出了推迟发行,公告表示“由于近期债券市场波动较大,为合理降低发行利率,控制公司融资成本,决定延期发行本期债券。”

“发不发债主要还是看企业是不是真的缺钱,现在利率波动比较大,如果不缺钱的可能会观望一下。”李艳军指出,“如果是融资规模20亿元的债券来说,融资成本如果走高50BP,三年期债券下来利息可能要多3000万元,算下来还是一笔较大的支出,因此有的发行主体推迟或取消了债券发行。”

盘和林表示,“近期信用债利率反弹幅度较大,发行人短时间内难以适应融资成本,而且在大幅波动的市场环境下,票面利率也难以合理把控,特别是对票息、对利率较为敏感的高评级主体债券,取消发行也是为了避开这段波动时期,如果资金利率维持稳定,市场发行节奏应该也会逐步恢复。”

招商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投资者不确定后市调整时长和幅度,导致无法给一级新券正确定价,只能选择观望;同时现券交易换手率下滑与收益率上行并存,说明投资者交易积极性遭到考验。一级市场的痛点毕露,若调整持续,恐怕对发行人债务结构产生冲击。

天风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认为,展望后市,2020年下半年整体信用债到期规模较大,债券发行人发行新债滚续需求依然较大,未来信用市场发行环境主要取决于整体资金面。预计后续资金利率将保持稳定甚至进一步下行,因此,信用债发行环境料将保持稳定,市场发行节奏也将逐步恢复。

李艳军也指出,“下半年若疫情不出现大的变化,预计基本面还会继续改善,对于企业而言,仍有流动性缓解的需求,整体压力还是比较大的,预计下半年信用债利率不会大幅上升,会逐步保持在一个较为稳定的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