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系统让利1.5万亿调研:“贷款利率降幅要比LPR大”
财经

金融系统让利1.5万亿调研:“贷款利率降幅要比LPR大”

2020年07月11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们给中小企业、制造业的贷款利率都在往下走,这是让利的一个重要方向。现在他们的贷款利率在3.8%左右(一年期),比LPR还低50BP。”谈起让利,浙江某国有大行二级分行行长7月上旬对记者表示。

此前的6月17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银行业人士了解到,目前银行尚未接到监管部门让利规模的具体要求,但一些银行已调低了利润增速目标。而让利1.5万亿不会通过行政化拆解指标的方式下达,很可能是市场化的方式:类似于减税降费,通过降低增值税税率等方式实现,金融系统让利则是通过引导贷款利率下行实现,有银行已接到监管要求,贷款利率下行幅度要高于LPR。

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7月10日在央行发布会上介绍,引导利率下行让利9300亿,直达工具和延期还本付息让利2300亿,减少收费让利3200亿。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19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2万亿。一些市场人士粗略地认为,1.5万亿的让利规模占到了上年净利润的75%,这将会对商业银行盈利及股价表现带来巨大的利空影响。而事实上,这一让利规模不仅包含银行,还有其他金融机构。更重要是,这一让利规模并非直接等同于银行利润减少规模。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如果银行负债成本不变,资产端降低利率让利,那银行利润会大幅减少。但是银行的负债成本也在下降,一方面是央行给予了更低的资金成本,另一方面银行存单、结构性存款利率也在下行,因此让利并非是让出1.5万亿的利润。

“今年银行利润增速会有下降,但是应该还是会维持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曾刚称。

银行要发挥利润较多的优势,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甘俊摄

银行具备让利空间

一季度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盈利呈现出巨大的反差。Wind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大幅下滑36.7%,但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0%。“这样的情况下,银行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该行股东大会上坦言。

央行研究局课题组5月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称,一季度银行利润增长主要源自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和管理成本收入比的下降。

“对比来看,银行利润增速较高。”广东南粤银行副行长赵俊宏对记者表示。他认为,这反映出当前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结构性问题:银行很多贷款投入到房地产、融资平台相关领域,而这两个领域受到疫情影响较小。但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是中小微企业,而这方面银行的支持力度不足。

据记者了解,一季度中国银行业利润增速较高还有一定的技术原因,即中国银行业拨备计提增幅要远低于欧美银行业。Wind数据显示,中国五大行今年一季度合计计提拨备约2000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5%。而欧美五大行(花旗集团、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富国银行、汇丰控股)合计计提贷款损失准备27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6倍。

按照会计准则,计提拨备将计入资产减值损失冲减当期利润。因此,中国五大行一季度利润保持正增长,而欧美五大行平均增速为-60%。

赵俊宏表示,银行利润主要用于投资者分红、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利润留存补充资本。某种程度上,利润是银行未来发展的“安全垫”。合理的利润水平有利于银行应对外部风险冲击,尤其是今年三四季度银行不良可能出现反弹。

在疫情影响之下,银行业也受到一定影响:今年一季度银行利润增速已相比去年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不过央行课题组认为,在实体经济面临较大困难、银行利润绝对量较大的情况下,银行让利实体经济存在一定空间。银行要发挥利润较多的优势,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贷款利率下行是主要方式

“让利也是一种逆周期调节手段,对今年特殊情况下的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很有帮助。但是对以利差为主要收入的大部分中小银行而言,让利意味着利润下降,补充资本、消化不良的能力也会下降。”华东地区一位银监局人士直言。

央行行长易纲6月18日在陆家嘴论坛上则介绍,今年以来,金融部门向企业让利,主要包括三块:一是通过降低利率让利;二是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推动让利;三是银行减少收费让利。预计金融系统通过以上三方面今年全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

在前述“一揽子”措施中,引导企业贷款利率下行列在最前面,这也将是最为主要的让利方式。“以前贷款利率定价参考基准利率,但今年改革后存量贷款换锚为LPR。因此,贷款利率的下降并非只影响新增贷款,对存量贷款都会产生影响,是金融体系让利的重要来源。”前述浙江国有大行二级分行行长称。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银行业对公贷款余额为98.4万亿。假如2020年企业贷款增长14%,则2020年底余额达到112万亿,扣除延期还本付息的7万亿普惠小微贷款,贷款利率下降影响对公贷款的规模为105万亿。

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测算称,2019年末金融机构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2%,随着今年政策利率的下调,预计今年末该利率降至5.14%,相应让利8190亿。

郭凯称,利率下行实现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规模大约9300亿,包括贷款利率下行、债券利率的下行以及通过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的优惠利率贷款的发放。

某城商行上海分行信贷审批部负责人介绍:“流动性宽松下贷款利率下降是大势所趋。我们已出台了阶段性调价的政策,现在贷款利率比年初下降了几十个BP,让利的同时也能扩大市场、促投放。”

目前引导贷款利率下降主要通过引导LPR下行实现。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换言之,贷款利率=LPR+固定点差。

“LPR降,那么贷款利率跟着一起降;LPR不降,贷款利率也得降。监管部门窗口指导银行,要求每季度降低LPR点差,因此虽然今年二季度LPR没有调整,但是我们贷款利率也有下降。总之,贷款利率降幅要比LPR大。”某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