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高管接连落马 茅台被指以酒谋私长期存在:销售系统成重灾区
财经

13名高管接连落马 茅台被指以酒谋私长期存在:销售系统成重灾区

2020年07月13日 18:46:49
来源:北京时间

总市值达2.2万亿元。

近日,贵州省纪委监委通报称,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张家齐,茅台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李明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

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表示,茅台公司“以酒谋私利益链长期存在”。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其中,仅2019年就先后有8名集团原高管被逮捕,罪名均涉及“受贿罪”。

值得注意的是,7月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李太明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披露出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的一串“受贿清单”。裁判文书显示,身为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之妻的李太明,为茅台酒经销商在签批零售茅台酒、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名牌手提包、手镯、珠宝项链等财物。2019年12月,贵州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已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王崇琳作出逮捕决定。

对于王崇琳、李太明夫妻双双受贿,中国纪检监察报表示,“暴露出茅台‘近亲繁殖’、家族式腐败等问题同样触目惊心。” 官方通报显示,袁仁国也曾被指“大搞家族式腐败”。2004年至落马,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产自遵义仁怀的茅台酒,是贵州最具地域特色的特产和资源之一,2019年,企业凭借一己之力获得中国白酒市场利润的“半壁江山”。2019年,贵州茅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达到了412.06亿元,而排名第二的五粮液净利润为174.02亿元,不到贵州茅台净利润的一半。事实上,贵州茅台的净利润也已高于其余18家上市白酒企业净利润总和。

一周前,贵州茅台市值首次突破2万亿元,而从1万亿涨到2万亿,茅台仅用时15个月18天。于2001年8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茅台,市值收于88.88亿元,2017年公司股价突破5000亿后,翻倍增长速度越来越快。

酒类营销咨询师蔡学飞对时间财经表示,茅台股价年内再度大幅飙涨主要有三个主要原因,其一,经济下行压力下,整个资本市场需要投资通道;其二,茅台作为高档白酒,尤其在礼品市场具有较强的刚需,而民生类消费品比较安全;第三则是受疫情影响,国内白酒市场为代表的消费板块成为热门。

多位副总被查

官方通报显示,同日落马的张家齐、李明灿,曾于今年2月一同被贵州茅台免职,二人都曾担任过贵州茅台的副总经理。2020年2月27日,贵州茅台发布重大人事调整公告,建议免去万波、张家齐、李明灿副总经理职务。

简历信息显示,李明灿1994年进入茅台酒厂后,从供销公司业务员一步步成长为高管。2015年7月,李明灿任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后又兼任酱香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贵州赖茅酒业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多个重要职位。而张家齐早年并不在贵州茅台工作,他于2011年3月出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直至2020年2月被免。

彼时,在免去张家齐、李明灿副总经理职务领导干部会上,贵州茅台原董事长李保芳表示:“近年来,股份公司班子建设互补性不强、后继乏人等问题逐步显现,调整充实、优化配备已刻不容缓、迫在眉睫。”

资料显示,2015年,茅台同时在位的副总,包括杜光义、杨代永、万波、李明灿、王崇琳等一度达到10人。但截至目前,上述10人中4人被查,除张家齐、李明灿外,还有王崇琳和杜光义,2019年12月,王崇琳因涉嫌受贿被黔西南州人民检察院逮捕。2020年1月20日,杜光义也因涉嫌为他人在获取茅台酒经营权等方面谋取利益而被提起公诉。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副总被调离,如2019年7月,何英姿被调至贵州省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也有副总因病卸任,如2018年7月,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而离职。据第一财经报道,现今,茅台副总人数缩减至4位。而上述10人中,仅剩钟正强一人还在任上。

而在王崇琳被查同时,其妻子李太明在担任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茅台学院副院长助理期间,因涉嫌犯受贿罪,也于2019年年12月25日被逮捕。裁判文书显示,2013年至2018年期间,李太明利用王崇琳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职务便利,为茅台酒经销签批零售茅台酒、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经销商名牌包、珠宝等价值18.82万元财物。

13天市值涨4000亿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销售系统为贵州茅台腐败高发地。从茅台去年至今落马的多位高管来看,有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马玉鹏、原董事长王崇琳、原副总经理雷声、原华东大区经理罗爱军,也有原茅台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12月18日解散,下称“原茅台电商公司”)三位高管。

其中,原茅台电商公司法人及原董事长聂勇被指利用职务便利为全国各地茅台酒经销商在茅台酒销售方面谋取利益,而聂勇在茅台14年的职业生涯中,就以销售岗居多。此前,袁仁国也被指“曾长期把持茅台酒销售大权。”

“腐败高发地带的产生,与茅台酒营销体系异化导致的价格背离有关。茅台过去的代理制严重依赖个人的资源调配,比如说总经理,他个人对市场费用投放、及给经销商的额度配置就有绝对的自主权,在高价、供需不平衡下,这个决定权就容易形成腐败。”蔡学飞表示,除此之外,过去的代理制效率缓慢,各个中间环节还会出现囤积、炒作、中间商赚差价等各种问题。

此前多年,茅台公司“双轨制”的销售模式,让茅台酒出厂价、零售价和实际价格出现巨大落差,而真实的市场价格和厂家规定价格的差距,也让进入产业链的经销商、炒酒客囤货再度拉高价格。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报道,2018年初茅台酒出厂价从819元提升至969元,500ml的53度飞天茅台酒的终端定价则从1299元/瓶提至1499元/瓶。但除了厂家要求的市场价1499元外,53度飞天茅台酒还有一个根据供需关系形成的市场价。彼时,飞天茅台酒商超、专卖店的价格为1900-2400多元。

此外,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茅台集团“在确定经销商过程中,主要看经销商跟当地党政机关是否熟悉、是否有关系和背景。茅台集团还曾热衷推出各种各样的特供酒、纪念酒、定制酒,刺激特需市场、特定群体的畸形需求,“喝的不买、买的不喝”,这都助长了企业的不正之风。”

不过,贵州茅台正在加快信息化渗透和直营模式布局。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贵州茅台共砍掉640家经销商,而在今年一季度,贵州茅台国内经销商再减少316家,数量为2061家。与此同时,对标新营销体系的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于去年5月揭牌成立。对此,李保芳曾表示,茅台酒重点是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以减少中间环节,平衡利益,平衡终端价格。

除搭建自身直销体系外,2019年开始,贵州茅台加速与天猫、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及物美、大润发等商超展开合作,试图让茅台产品能够直面消费者。2020年6月,贵州茅台共签下22家直销渠道商,在商超、综合电商的基础上,加入酒类垂直电商以及烟草零售连锁。

贵州茅台反腐和扭转多年价格乱象的行为,也被视为推动茅台股价和产品价格上涨的积极因素。截止7月14日收盘,茅台市值已达2.24万亿元,股价为1781.99元,年内涨幅达57.25%。其中,涨幅再创新高的7月份里,不到半月其市值已上涨超4000亿。(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