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花了70亿,“抠门”的李想把钱花哪儿了?
科技

5年花了70亿,“抠门”的李想把钱花哪儿了?

2020年07月14日 18:47:46
来源:连线Insight

李想可能是新能源车企创始人里,唯一一个拥有“抠门”人设的。

在新能源造车这样一个重投入的风口行业,每笔融资都是数亿美金,在资金充裕的时期,很多新能源汽车会大手笔进行营销。

很多人还记得蔚来汽车2017年底那场豪掷八千万的新车发布会。除此以外,创始人李斌还重金投入运营蔚来体验店,在美国建立自动驾驶研发中心,在人才上也给予高薪。

而理想的情况让不少人感到意外。李想多次反复在公开场合强调自己的“抠门”,严格控制成本和费用,喜欢精打细算过日子。

由此产生了不少金句:

(理想)作为第三次创业,对经营性现金流抓得很严;

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

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也不是我们缺钱,节约是一种氛围……

相比于蔚来等其它玩家快速而强势的扩张,理想的速度并不快。李想的“抠门”风格,影响了理想的进攻速度。

少有人知道,理想是国内最早注册成立的新造车公司,如今蔚来已经上市且位列头部,产量高、车型丰富。小鹏汽车也拥有好几款车型,在2019年销量超过1.6万。

相较而言,理想汽车则比较慢,2019年4月,理想汽车旗下首款车型理想ONE正式上市,12月份,理想ONE才开始正式交付,目前理想只有这一款车。

不过,它的表现还不错,自交付以来,累计销量达到10677辆。

理想汽车第10000辆理想ONE下线

理想的节奏在变快,今年6月完成了D轮融资,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李想曾说,他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

雄心勃勃的理想汽车,需要更多资金打开更大的天地。

李想要赢、想赢,2015年离开汽车之家后,他曾总结自己15年的创业之路是“输多胜少”,强调自己最在乎的就是输赢。

如今希望寄托在了理想身上。李想曾承诺要在2019年第四季度完成新车量产交付,2020年销量达到10万量,2025年达到100万辆。

不服输又“抠门”的李想,能实现这个目标吗?

“抠门”是李想的风格

李想很现实。

2018年10月,北京演艺中心的发布会现场,在一阵掌声之中,李想出现在舞台中央,身着深色衬衫和牛仔裤,带着标志性的憨厚笑容。这是理想ONE第一次和大众见面,发布会办得很简单。

没有花里胡哨的内容,不拖泥带水,全程只用了不到50分钟,不谈情怀,也不打感情牌,在整场发布会中,李想讲的全部是关于理想ONE的产品亮点。

在发布会的末尾,一句“明年见”,在2019年也如期得以兑现。2019年4月,理想ONE上市发布会在江苏常州制造基地举办,但这一次则更为简陋,在众车企的发布会之中,甚至可以用“寒酸”来形容。

而今,李想回顾起造车的过程,也自称“对自己是几乎变态的成本和效率要求。” 而这场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上万的订单。”

理想汽车2018年的发布会截图

对成本的把控,是这位创业老手在多次创业之后的经验。他很少谈“理想”,而是选择直面现实。

李想创办的“显卡之家”在1999年制定的广告收费标准是每万次曝光收费10元,靠广告收入,每月大概能赚到8000元左右。后来他放弃高考独立创业,成立泡泡网,2004又创办汽车之家,2013年带领汽车之家在纽交所上市,他一度被称作“京城IT四少”之一。2015年创办车和家,致力于打造新能源汽车。

虽然每次的创业经历有所不同,但在这些经历当中,他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在无数的问题中寻找机会,每天的工作排列重点,只做那影响90%结果中前3件的重要事情,剩下的问题选择忽略。

理想汽车亦是如此,它没有那么理想主义,而是一步一步走,每一笔钱都要精打细算。没有激进的扩张策略,懂得进击,也会选择放弃,把钱花在刀刃上。

李想的习惯是先去解决主要问题,而那“影响90%结果的事情”,在造车方面,无疑是研发和工厂,除了这两方面,在其他方面的花销则能省则省,因此,理想汽车一直没怎么做大手笔的广告。

造车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在行业内,也不乏烧光几十亿融资却最终倒下的案例,近期在破产边缘徘徊的拜腾就是其中一个。

7月5日晚间,李想在朋友圈转发一篇名为《300人吃掉5000万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腾怎样烧掉了84亿?》的文章,并评论称:“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住在一起。”

李想提到,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的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别说外人不明白了,就是大部分同事也需要五年才能理解这一切。选择和时间做朋友。”

他曾透露,在理想公司内部,无论是服务、销售、开店还是投放,都要拿出数学模型,“如果没有,那我认为这件事没有想明白。很多时候我们花了1块不该花的钱,后面可能要花3块钱来弥补前面造成的问题。”

甚至理想汽车名称由原本的“理想智造”变更为“理想”,理由也是四个字变两个字,能够降低车标以及线下店灯箱的制造成本。

“也不是我们缺钱,节约是一种氛围,我们内部都在讲阶段,这是从0到1的生存期。”抠门儿,也因此成为了李想的标签。

但也正是这家公司对惨淡现实的直面,让它在寒冬之下,能够走到现在。

2019年我国新车销量持续了负增长的趋势,同时新能源汽车也出现了首次下滑。再加上2020年的疫情影响,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测2020年中国汽车销量将下降10%至20%。

在行业普遍遇到资金难题之时,曾经低调的理想汽车,在现金流上变得瞩目起来。

随着理想汽车2020年1季度正式量产后,理想汽车单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净额为-6300.7万,理想汽车的交付放量之下,经营现金流预计也将会转正。加上2020年的D轮融资,理想有10.3亿美元现金及储备。

理想汽车离理想更近了些。

2、钱到底花在了哪?

理想汽车融了不少钱。

从2015年到2020年,理想已经经历了9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120亿元。

美团创始人王兴先后为理想汽车投入超过8亿美元,包括C轮融资时王兴个人领投的近3亿美元、D轮融资时美团领投的5.5亿美元。

理想汽车融资历程

今年4月,李想提到理想还没有动用到C轮融资,并声称理想用10亿美金就能做到盈利。这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要知道,2017年才成立的拜腾已经烧光近90亿元(约12.7亿美元),李斌则说过,造新能源车至少需要200亿元以上。

来看看理想汽车目前的财务状况。招股书显示,2019年,理想实现营收2.8亿元,今年一季度实现又实现营收8.4亿元,但目前整体还在亏损中。

2018-2019年,理想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和24.38亿元。2020年一季度亏损幅度收窄,为7711万元。合计亏损超过40亿元人民币。

理想的钱,具体都花在了哪里?递交招股书的前几日,李想在朋友圈提到,过去五年,理想花了十亿美金(约70亿元人民币)。其中20多亿元的研发投入,20多亿元用于工厂和生产资质的购买。除此之外,花钱的还有自建的20个城市的销售服务体系,以及五年的人员和管理费用。

从更细的维度来看,招股书显示,2019年,理想ONE量产前就产生了大笔的批准确认及测试费用。2019年全年,理想的经营费用总额为18.6亿元人民币,其中研发费用为11.7亿人民币;2020年Q1的的经营费用为3亿元人民币,经营费用率为35.5%,其中研发费率为22%。

理想汽车还没达到李想4月份所说的用10亿美金实现盈利的目标,但能够看出它确实在成本方面有所控制。

从花钱的地方来看,相比在销售、管理上投入诸多的蔚来汽车,理想在这一方面是比较克制的。李想提到过,理想汽车北京研发中心每平米的租金费用仅为一元多,营销团队的人数也比不上其它新能源车企。

坚信苹果、特斯拉“精品战略”的理想,截至目前只有理想ONE一款车型,这款车型还是2018年发布的。

另外,理想选择了增程式电动车方向,区别于纯电动,增程式是插电式混合电动,即动力系统是由一台汽油发电机和电动机组成的。这导致理想电动车的制造成本低于其它玩家。

不过,接下来理想的投入可能要更多了,这也就意味着,理想的亏损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2020年,对理想而言是扩张之年,而这无疑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

李想已经定好了几步棋。

首先是实体门店,将今年的开店数量从全年开20家,改为全年开60家。李想曾提到,一个城市有或没有理想汽车门店,市场占有率相差8倍,实体门店能大大提升汽车销量。除此之外,售后服务网络也将在年底前拓展至100个城市。

理想汽车青岛金狮广场零售中心

因产品单一饱受质疑的理想,还需要扩展更多新产品,计划开发包括中型和紧凑型SUV车型在内的新车型,并计划在2022年推出一款全新高级电动SUV。

理想还需要一张自动驾驶赛道的入场券。相比之下,小鹏汽车早就将智能化作为研发重点,进行了芯片之外的全栈自研。蔚来在中美设置了智能驾驶研发团队,开通了NIOPilot智能辅助驾驶系统。

李想表示今年要提前启动L4自动驾驶的研发,涉及10亿规模级的投入。在此之前,理想的智能化投入一向比较受限,团队人数不到50人。据36氪,理想已经为自动驾驶团队开放了近200个招聘名额。

这一切,都需要极大的资金投入。理想汽车距离盈利还有一段时间。

尽管如今不算上市的最佳时期,但理想不得不快跑一步。IPO能否成功,决定了资金储备能否进一步扩大,这也将是影响理想今年扩张的关键因素。

理想和蔚来,谁将更快实现盈利?

两年前递交招股书的时候,李斌44岁,如今39岁的李想走上了相似的道路。

但理想和蔚来,无论是创始人还是汽车、企业文化,都呈现出极大的不同。

相比李想,李斌有着高学历,北大毕业,创业之路更加顺风顺水,曾带领易车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被称作“出行教父”。蔚来在创立之初就吸引众多明星资本注资,在资金上曾十分充裕。

与“穷孩子有穷孩子的活法”的理想汽车不同,蔚来一直是“富养长大”。

曾有蔚来员工透露,蔚来普通员工出差标准高的时候曾达到每人1500元左右的酒店,两人一间则可以住3000元一晚的酒店,基本上可以订五星或者超五星酒店,而且出差之前并不需要打申请,“直接订机票走就行”。

车型方面,与其他新势力包括蔚来选择纯电动不同,理想ONE是一辆“增程式混动”汽车,即电池驱动电机行驶,电量不足用燃油机补电。

这种模式的优点也在于能够解决续航焦虑、低成本用车、保证最佳燃油效率等,这让理想在销量上有着不错的成绩。

但也有缺点,在普遍以纯电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增程式混电在前期更不受投资人看好,李想也曾表示在早期碰到过融资障碍。在消费者端,相比纯电,增程式混电更加难以向消费者解释。因此,在今年四月,李想宣布把理想 ONE“增程式电动车”的定位,改为“插电混动”。

在制造方面,与蔚来代工不同的是,理想是自建工厂。理想第一款车型采取的是位于江苏常熟的自建工厂进行生产。根据官方披露,理想汽车常州基地设计年产能10万辆,涵盖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车间。

理想汽车常州制造基地

自建工厂可以做到完全自控,不确定性因素更低。目前来看,优质的车企必定都有自己的工厂,更重要的是可以提高产品的毛利率。

蔚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蔚来一共向江淮支付了2.71亿元人民币的代工费,共售出车辆31913辆,即平均每辆车的代工成本为8500元。江淮每代产一辆蔚来汽车,后者都需要寄予一定的费用,如果减去这个成本,毛利率必然会上升。

但是自建工厂的前期投入较大,对于新能源车企来说,在销量并不高的情况下,自建工厂是一笔巨额的投资,生产线需要一定的销量为其支撑,在销量不足时,代工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随着销量的提升,最终自建工厂是有必要的。

资金方面,理想汽车作为后来者,在亏损金额方面,要低于蔚来汽车。

其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2019年和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3个月里,理想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和2.33亿元,净亏损逐步收窄。

而蔚来的净亏损则更高,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净亏损额为96.39亿元;2019年全年净亏损额114.13亿元。2020年一季度,蔚来净亏损额为16.92亿元。

在收入上,2020年Q1,蔚来总收入13.72亿元,同比下降15.9%,而理想汽车2020年Q1总收入8.52亿元。

从一季度的数据来看,收入上,蔚来比理想多了5.2亿,在亏损上,蔚来则比理想多亏了近15亿。从这一点上来看,理想在盈利能力上更具有优势。

不过,蔚来在销量上一直位居国产新能源车企第一名,近日,蔚来汽车公布了6月份的交付数据。在6月份,蔚来共计交付了3740辆新车,同比上涨高达179.1%,这也预示着蔚来二季度的营收也将大幅度增加。

2020年,对两者而言,依旧是持续进攻的一年。

理想汽车今年的开店数量提升至60家店,售后服务网络也将在年底前拓展至100个城市,并会扩展更多新车型。蔚来在今年1月曾宣布,计划在2020年内将门店增加至200家,还将新建超过50座换电站并投入使用。

在盈利的问题上,也正如李斌所说,特斯拉已经亏了十几年才走出来,而蔚来走向盈利的时间会比特斯拉更短,对坚持走高端化路线的蔚来,以及正在进击的理想来讲,目前盈利或许不是第一目标。

蔚来上海中心店

理想控制了成本,但牺牲了品牌知名度。即使交付超万辆,但理想汽车的知名度依然和特斯拉、蔚来等新能源车企有一定的距离。

不过,蔚来这两年,过的也是“苦日子”,这5年时间,蔚来融资额超400亿,但因对资金把控的不到位,也一度陷入裁员、管理问题、融资受阻的风波,如今股价在逐渐上扬,前景渐渐明晰起来,但亏损仍是短板。

李斌现在也变得和李想一样“抠门”了起来,关掉了部分烧钱的体验中心,开始精打细算过日子。

蔚来和理想上市后,外界将聚焦在这两家国产新能源车企未来的发展,两者未来的扩张和投入将会呈现什么样的态势?谁又将先一步实现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