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天化日刺杀封疆大吏,惊动了慈禧,官方说是个人报复,你信吗?
热文

光天化日刺杀封疆大吏,惊动了慈禧,官方说是个人报复,你信吗?

2020年07月16日 11:30:00
来源:浩然文史

《投名状》剧照

2007年,由香港著名导演陈可辛执导、著名演员李连杰等人主演的电影《投名状》上映。这部电影,翻拍自1973年香港名导张彻执导的邵氏电影《刺马》。这两部作品虽然在情节上存在较大差异,但都是以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刺马”案为原型的。那么,“刺马”案究竟为何爆发?它的背后隐藏了怎样的政治斗争?

《刺马》中狄龙饰演的马新贻

、奇案“刺马”

“刺马”案里的这个“马”是谁?

同治九年(1870年)七月,两江总督马新贻在回署衙途中被一个叫张汶祥的刺客刺杀,次日身亡。这就是后世所熟知的“刺马”案。

成功刺杀马新贻后,张汶祥没有反抗和逃脱,而是非常冷静地选择束手就擒。这起看似普通的刺杀案,震惊了晚清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并派重臣曾国藩来审理此案。案件前后审理了长达一年多,最后张汶祥被剖腹挖心,他的儿子也未能幸免,惨遭杀害。

受重视程度之高,审理时间之长,刺客表现之异常,都让这个案子更加扑朔迷离,所以被后世称为“奇案”。那么,是什么让张汶祥以身犯险,只身一人去刺杀两江总督马新贻?

二、刺杀迷因

这位马新贻(1821-1870年),是山东菏泽人,道光二十三年的进士,跟李鸿章同榜。他平定过太平天国起义,屡建军功。在担任浙江巡时,兴修水利,重视人才,发展当地教育,教化民众。在调任两江总督后,他提出“不求速效,但求实际;不求利多,但求患减”的思想,兴修当地水利工程,同时剿灭当地的匪患,总之就是很得民心。

《投名状》中的庞青云(原型马新贻)

从马新贻的种种作为来看,他还算恪尽职守。那么刺客张汶祥为什么要杀这样的好官呢?他与马新贻有什么私人恩怨?

张汶祥被捕后,按照他的供词,他是河南河阳人,后来加入太平军,被清军俘虏后逃脱,流落宁波,勾结当地海盗。他曾向马新贻伸冤情未果,马新贻还镇压了海盗兄弟。这就是他刺马的动机。

《投名状》剧照

但是,按照清末作家徐珂的《清稗类钞》中的说法,这个案件似乎还有另一个版本。马新贻曾被身为捻军的张汶祥俘虏过,张汶祥打算投靠清廷,便放了马,然后跟朋友曹二虎与马新贻义结金兰,并率众投靠了马新贻,成立山字营。在屡立战功后,马新贻平步青云,但与张汶祥、曹二虎两兄弟逐渐产生隔阂,还想霸占曹二虎的老婆,就设计杀了曹二虎。为了替曹二虎报仇,张汶祥就萌发了刺杀马新贻的念头,将马刺杀。

徐珂的说法听起来很有意思,为“刺马”案添加了几分传奇色彩,更成为《投名状》的素材来源。但是别忘了,《清稗类钞》是野史小说,它的可信度并不高。

三、政治博弈下的悲剧

后世认可比较多的一个说法是这样的:“刺马”案是满清中央皇族同汉族地方实力派相互博弈的产物,马新贻是晚清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在马新贻就任两江总督之前,担任这个职位的,正是靠镇压太平军起家的湘军大佬——曾国藩。

曾国藩像

曾国藩领导湘军打败太平天国,收复了东南的半壁江山,也正是因此,势力越来越大。所谓树大招风,面对地方官僚,尤其是汉族官僚的势力不断壮大,慈禧太后不得防备曾国藩。当时传言湘军在攻克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后,私吞了天国的国库,还有人纷纷劝曾国藩效法赵匡胤,黄袍加身,自立为帝。这更加重了慈禧对曾国藩的戒心。

《一代妖后》中的慈禧

曾国藩真的有这种想法吗?他是“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的传统士大夫,绝无二心。尽管如此,慈禧仍把他从两江总督的位子上调走,接替他两江总督职务的正是这个马新贻。

慈禧的目的,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把曾国藩调离他盘根已久的两江地区,削弱实力。而新上任的马新贻又极力打压当地的湘军势力,还在慈禧的秘旨授意下,调查湘军的财政,这一下子激化了他与湘军集团的矛盾。就在这个时候,张汶祥突然冒出来,刺杀了马新贻。当然,这个说法如果细细推敲,证据链也不完善。但更多涉及当事人心理的内容,恐怕永远也不会有“真相”了。

《投名状》中的姜午阳(前排左一,原型张汶祥)

事后,朝廷派江宁将军魁玉等人审理此案,后命漕运总督张之万会审张汶祥。由于朝廷对案件审理有所怀疑,加上案件拖时过长,于是派曾国藩审理。最终认定张汶祥勾结海盗,刺杀朝廷要员,将其凌迟处死。巧合的是,此案结束后,曾国藩又重新担任了两江总督。

从当时的政治形势来看,清政府刚刚镇压了太平军,最需要的就是社会的稳定。同时,西方列强的威胁也时刻压在朝廷的头上。对于曾国藩这样的封疆大吏,满清权贵既要时刻防范,又不得不倚仗他们兴办洋务,对付洋人,维护自身的统治。再说,曾国藩等汉族官僚手握重权,又盘踞在东南赋税重地,以慈禧为代表的中央政府难以将其拔除。因此,满清中央政府和地方官僚集团,即使在政治上存在冲突,也不会真的撕破脸。

两江总督

文史君说

对于“刺马”案而言,无论是张汶祥的真实身份,还是他刺杀马新贻的真正动机,由于缺少许多线索,加之审理时相关官员的异常操作,它最终成了“奇案”。不过,从“刺马”案背后我们不难发现晚清政局的混乱和动荡。“刺马”案的审理结果,更像是中央政府同地方官僚之间的妥协。那位精明实干、深得民心的两江总督马新贻,也就成为那个时代官场上勾心斗角的一颗棋子。

参考资料

赵尔巽:《清史稿·马新贻传》,中华书局2015年版。

徐珂:《清稗类钞》,中华书局2017年版。

彭长卿:《清末刺马案》,《紫禁城》1988年第5期。

(作者:浩然文史·河南师大春秋学社)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