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伯钧手下2000人马,为什么杀不了只带了一个警卫班的楚云飞?
热文

钱伯钧手下2000人马,为什么杀不了只带了一个警卫班的楚云飞?

2020年07月16日 09:50:36
来源:老周的深度军事

李三万

摘要:在《亮剑》中,楚云飞手下的一营长钱伯钧叛变投敌,楚云飞只带了一个警卫班去一营,为什么拥兵两千之众的钱伯钧却杀不了只带了一个区区警卫班的楚云飞?

在《亮剑》中,楚云飞手下的一营长钱伯钧叛变投敌,楚云飞只带了一个警卫班去一营,为什么拥兵两千之众的钱伯钧却杀不了只带了一个区区警卫班的楚云飞?

大家都知道,楚云飞的358团与李云龙的独立团是不一样的,那是有国民政府正规编制的,五千人马在当时绝对可以是一个旅,甚至有些部队一个师也不过五千人,然而楚云飞358团还就是一个团,原因就在于当时军队,不少都是原来割据一方的军阀部队,和国民政府互相之间关系复杂,都是人治而非法治。楚云飞出身大户人家,有志军旅,是阎锡山爱将,又上过黄埔,是蒋校长高足。在当年的中国,有这两位大佬级人物罩着,在山西绝对能算一个角了,虽然说《亮剑》也是个神剧,但还讲点合理性,楚云飞的背景也没有脱离实际,那么带个五千人的团,也是有可能的。

别看楚云飞跟李云龙惺惺相惜,但在政治站队立场上,可一直是准备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这样的人拉队伍,蒋校长很放心!而且不得不说,楚云飞是个人杰,还是个真心要打鬼子的人杰,那么他带的队伍,自己非但不吃空饷喝兵血,还自己倒贴钱养兵,这是真正心怀抗日报国之志的人,拉队伍是真心打鬼子,这样在部队里多少还是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部队官兵基本的是非观肯定要好于一般军阀或地方部队。

钱伯钧却还是老脑筋,还抱着老军阀的观念,感觉自己这个营还是能带走的,所以就想以这个营为资本投靠日本人,事发后才发现不对,电视剧和原著虽然都没描写钱伯钧原来在一营如何笼络人心之类,但想来一定发是有的,而且平时也应该有一群连排级军官围着他这个大营长奉承,他才会有可以拉走部队的错觉,但真要动起手来,就算围攻楚云飞时被打死的都是他心腹,那也没几个人。到最后他就只带了一个部下跑路,这个部下还被楚云飞几句话就骂了回去,自己则被楚云飞一枪毙命。

这里面还有一个情况,就是钱伯钧其实没有杀楚云飞之心,说到底他不敢,所以并没有杀楚云飞的准备,只不过想拉走部队。楚云飞突然来到一营,他才迫不得已动手,结果营部直属部队吃不掉楚云飞带的警卫班,这可不一定是楚云飞警卫班都是自动武器的原因,还是一营大多数人对楚云飞没有杀意,打得不坚决,喊炮兵开炮,炮兵直接说那是团长不肯打。钱伯钧为什么事先没准备专门围杀楚云飞的“死士刀斧手”呢?就是因为当时日本人招降都是借汪伪政权来招降的,而汪伪政权招降,又多用“曲线救国”的借口,其实很多人并不认可这个借口,并不愿意真的把事做绝,他们只是没出息,求个苟活而已,拉走部队只是原本军阀有奶便是娘的墙头草习惯,杀长官反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就是完全不留后路,把事情彻底做绝了。所以,不少人并不愿意这么做。

钱伯钧显然无此魄力,所以说,不存在钱伯钧两千人马杀不了楚云飞的事,这两千人马不是钱伯钧的,而是楚云飞的!钱伯钧最多也就是在一营的连排军官中拉拢几个心腹,根本不敢把反水的事告诉全营官兵,全营都在李家镇的话,别说围杀楚云飞,恐怕被楚云飞一声断喝,反过来向钱伯钧开枪都有可能,因为钱伯钧根本控制不住这两千人。

独立团保卫干事朱子明是被俘后,在日军凌迟的酷刑威吓下,才叛变的。而钱伯钧则是主动向日本人投怀送抱。钱伯钧叛变,主要是对自己的待遇不满意。他所掌管的一营是358团的头号主力营,358团全团五千人马,一营就有小两千人马,占了大头。而此时,李云龙的独立团才一千多人。所以,钱伯钧觉得自己应该当团长,对于营长一职很不满意。

日本人不知道怎么和钱伯钧勾搭上了,派出郑谦一作为代表和钱伯钧谈判。日军开出的价码是“皇协军团长”。不过,营长钱伯钧和副营长张富贵要的是比团长更大的官——旅长甚至师长!毕竟,他一个营两千人马比八路军一个团的人数都多。而且皇协军的编制一直很虚,五六百人就是一个团!皇协军一个师,也就两千人。所以钱伯钧的要求也不算过分。

例如伪兴亚同盟军总司令王胜武,下辖六个师,总兵力才四千三百人。伪剿共第一路军总司令李英,下辖三个师,总兵力才三千五百人。日军这么做,也是因为对自己有好处。不费一枪一弹,收编一支队伍,给个师长总司令啥的官,怎么算都是赚了。

为了配合钱伯钧部叛变,日伪军向大孤山搞了一次扫荡。在粉碎日军这场扫荡的战斗部署会上,楚云飞要求二营开一个口子,放伪军进来。一营、三营、四营把伪军包围起来打,然后二营担任阻击日军增援的任务。但一直联系不上一营,楚云飞也隐隐觉得有些问题,就带着一个警卫班去钱伯钧营部查看。按照一个班12人,再加上几个副官,楚云飞最多就带了十来个人。可是,就是这十来个人,愣是抗住了钱伯钧营部直属部队的进攻。这是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钱伯钧手下的一个炮兵已经说出来了——那是团长啊!一营绝大部分官兵都是不愿意投降鬼子当汉奸的,再要他们杀团长楚云飞,那更是不可能。就算钱伯钧叛变成功,这个营的两千人马估计也会散去一大半。

还有,楚云飞是团长,一营的士兵都认识他,平时威望也很高,钱伯钧事先肯定没和全营士兵说要离开358团去当汉奸,突然要这些士兵向楚云飞开枪开炮,思想上肯定转不过弯来。

楚云飞是358团的大老板,他一出现,分号掌柜一营长钱伯钧的号召力可就有限了,这也是楚云飞敢带着一个警卫班就硬闯一营营部的原因,尽管已经怀疑钱伯钧要搞事情,还敢这么做,楚云飞对自己部队还是有点自信心的。果然,开打之后,大部分一营士兵都是懵圈和观望,毕竟大多数不明真相,毕竟当汉奸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

当时的晋绥军已被日军撵出了山西的主要地盘,连阎锡山都只能把二战区长官部安放在晋南偏僻的“克难坡”,楚云飞的部队也都是在贫瘠之地,团部能驻扎个镇子就算不错了,同样,钱伯钧的营部驻地也大不到哪去,也就是说,他在李家镇营部,最多是营直属队或一个连的兵力,两千人马那是全营总兵力,不可能拥在一起群殴楚大团长。即便是营直属队和警戒连队,敢朝楚云飞开枪的也是少数,因此钱伯钧除了少数亲信手下之外,能够纠集起来动手的人马实在有限,否则楚云飞五分钟就被干掉了。退一步说,钱伯钧实际也是做贼心虚,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甚至未必真想把楚云飞置于死地,一方楚云飞面是把团长搞死了不好向手下交代,军心混乱容易影响投敌的“大事”;一方面是没有主义之争,毕竟有着多年的兄弟情份。还有,真干掉了楚云飞,阎锡山和晋绥军也不会放过他。

一边是不想下死手,一边则是没有退路必须坚守待援,心态不同战斗力自然也不同。楚云飞带的警卫班都是一水的冲锋枪,人数虽然不多,但火力很猛,一营的士兵斗志又不坚决,恐怕大多数人都是装装样子,朝天放枪的肯定不少。

枪炮声一响,附近的晋绥军和八路军自然会有反应,都是跟日本鬼子周旋多年的老部队,对枪声的敏感度是非常高的。楚云飞只是没想到李云龙会来的这么快,骑兵连半个小时就赶到了。

早有准备的李云龙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天上掉馅饼的好机会。李云龙早就知道钱伯钧的一营在和日军勾搭,只是碍于钱伯钧是楚云飞的老部下,没有确凿证据贸然告诉楚云飞,反而还会有挑拨离间之嫌,所以李云龙干脆不告诉楚云飞,就等着一营投日,名正言顺出兵把一营给解决了,这两千人和装备,李云龙可是一直眼馋着。

所以,这里一打枪,就马上出动了,他的骑兵连半个小时就到了钱伯钧所在的李家镇!实在太快了!楚云飞的警卫已经炸塌了后墙,准备冲出营部。就在此时,独立团的骑兵连赶到了。钱伯钧的一营顿时就崩溃了,在混乱中,被八路军缴械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