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英国人会大肆向中国走私鸦片?这和晚清时人们的一个恶习有关
热文

为何英国人会大肆向中国走私鸦片?这和晚清时人们的一个恶习有关

2020年07月16日 13:13:32
来源:历史控LS

文/文定

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为获得更多的原料产地和产品销售市场,西方列强虽然尝试运用各种手段打开中国市场,倾销本国工业产品,但其在鸦片战争前相当长时期内的对华贸易中却一直处于不利地位。中国自给自足的封建经济仍占主导地位,对外国工业品的入侵有着顽强的抵抗力,使西方国家输入中国的毛织品和金属品等主要货物很难在中国找到销路。另外,中国输往国外的商品如茶叶、生丝、土布等因国外市场需求量的不断扩大而逐年增加其出口数量,因此在长期以来的对外贸易中,中国一直处于出超的有利地位。为了打破对华贸易的逆境状态,英国资产阶级选择用鸦片作为打开中国大门的武器。

18世纪20年代,英国殖民主义者开始经营罪恶的鸦片贸易。英国鸦片贩子将鸦片偷运到中国,每箱毛利最高时可达一千银元之多。而对于英国殖民者来说,鸦片走私的重要意义还在于它带动了英国——印度——中国的“三角贸易”,使英国可以赚取更大的利润。巨大利益的驱动,使西方殖民主义者将道德与良心抛到九霄云外,不遗余力地进行鸦片走私的罪恶勾当。

1729年,清政府颁布了第一道禁止贩运、禁止吸食鸦片烟的诏令。后来乾隆皇帝也发布了禁烟令。嘉庆皇帝更三令五申,严格禁止鸦片贸易。但由于官僚队伍的腐败,贪污受贿成风,走私到中国的鸦片越来越多,嘉庆年间已高达四千余箱。

鸦片,又叫阿芙蓉,俗称大烟,盛产于孟加拉等地,是用罂粟汁熬制而成的一种可供吸食的麻醉品,可做药品。人们一旦吸食上瘾就很难戒掉,长此以往会使人骨瘦如柴,精神委靡,身心俱损,痛苦万状,如同废人。虽然鸦片早在唐代就自阿拉伯传入中国,但直到17世纪,吸食的恶习才由南洋传入,中国人也才开始流行用烟枪灼火吸食。由于吸食鸦片成瘾很难断绝,而且严重危及身心健康,因此鸦片贸易实际上是一种罪恶的毒品贸易。

19世纪初,英国走私鸦片的范围从珠江口外逐渐扩大到东南沿海,甚至北及直隶和奉天海岸。据不完全统计,在19世纪最初20年中,英国每年平均自印度向中国输入鸦片4000余箱,30年代后迅速增加,1838—1839年更激增至35500箱,占当时英国输入中国货物总值的一半以上。

1800—1840年,英国偷运进中国的鸦片不下42万箱,从中国掠走的白银至少在3亿元以上。英国在印度的殖民政府,按鸦片成本300%以上的税率征税,每年收入税款达100万英镑左右,鸦片税成为殖民政府的一项重要财源。肮脏的鸦片贸易,对于英属印度政府、东印度公司以及鸦片贩子都有利可图。英国在印度大量销售棉纺织品,以购买印度种植的鸦片,然后再用印度的鸦片换取中国的丝和茶,运销本国及世界各地。在这种三角贸易关系中,鸦片起着特殊的作用,使英国资产阶级从中获取了巨额利润。

鸦片贸易在给英国资产阶级带来巨额利润的同时,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严重危害,不仅严重危害中国的国计民生,而且直接威胁着中华民族的生存。一方面,鸦片在中国泛滥,给中国的封建社会经济带来严重祸患。随着鸦片输入数量的激增,中国在对外贸易中出超的有利地位迅速转向不利,大量白银外流。从19世纪30年代起,仅英国每年以输入鸦片就从中国掠走白银高达数百万元。

大量白银外流的结果,直接造成了“银贵钱贱”的加剧。农民的实际负担无疑比从前大大增加了。中小商人在经营中的负担无形之中增加了百分之五六十以上。白银外流、银贵钱贱的另一个影响是:各地方银两短缺,拖欠应该上缴国库银两的现象日趋严重,这又必然影响了清政府的财政收入,以至于清政府有时连支付军队粮饷也感到困难。

鸦片大量输入的结果,是使已经停滞不前的封建经济遭到进一步摧残,造成了市场萧条,工商业凋敝,城市经济日益萎缩。一个时期的社会购买力是有限的,手中的钱用来吸食鸦片的份额多了,用于购买其他物品的钱必然减少。林则徐经过社会调查后记载了如下的情况:苏州之南濠、湖北之汉口,皆商业发达之地,“近来各种货物销路皆疲,凡二三十年以前,某货有万金交易者,今只剩得半之数。问其一半售于何货,则一言以蔽之,曰鸦片烟而已矣”。

南濠、汉口如此,其他地方,特别是江南商业比较发达的地区,受到鸦片泛滥的影响应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当时苏州、汉口等著名工商业都市,各种货物销量甚至比二三十年前减少了一半以上。银价上涨,各地税收困难,国库储备越来越少,国库日益空虚,财政更加拮据,清政府财政陷入严重困境。

鸦片的大量输入,不仅毒害了许多人的精神与肉体,也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鸦片战争前,中国吸食鸦片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向清朝统治者奏报:开始的时候,只是个别顽劣奸商,偷偷购买吸食。后来渐渐波及到一些富贵者的子弟及城市中的富豪,再后来便是一般平民百姓有的也吸食鸦片了。据云,“现今直省地方,俱有食鸦片烟之人,而各衙门尤甚,约计督抚以下,文武衙门上下人等,绝无食鸦片烟者,甚属寥寥”。

上自官府缙绅,下至工商优隶,以及妇女、僧尼、道士,都在吸食鸦片。烟毒也逐渐浸及农村,一些省份不仅有进口的鸦片,也开始种植生产土烟,祸及的面更加广泛。有人悲愤地说:“请君莫畏大炮子,百炮才闻几个死?请君莫畏火箭烧,彻夜才烧二三里。我所畏者鸦片烟,杀人不计亿万千!”鸦片的输入与泛滥,也加速了本已经日薄西山的清王朝的腐败与衰落。上自大清皇帝、督抚大员,下到负禁烟缉私之责的官吏兵丁,直接或间接从鸦片走私中贪污受贿、谋取私利者,数不胜数。负有把守国门重任的粤海关,一项人所共知的职责,便是无偿地为皇帝搜罗进口宝物珍奇,另外还要每年向皇帝贡奉白银十五万两。

这笔巨额款项的来源之一,便是出自粤海关从鸦片走私中大量受贿。非但如此,装运皇帝每年向粤海关及各地督抚索取贡品的“贡船”,也往往成了运送鸦片走私的得力工具。沿海的清朝官兵,染指鸦片走私者屡见于中外文献。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中国人在道义上抵制的直接后果是英国人腐蚀中国当局、海关职员和一般官员。浸透了天朝的整个官僚体系和破坏了宗法制度支柱的营私舞弊行为,同鸦片烟箱一起从停泊在黄埔的英国趸船上偷偷运进了天朝。”清政府腐败的官兵为收取贿赂而放任鸦片走私,这又必然加重了清政府的腐败与衰落。

另一方面,鸦片的毒害也严重摧残了中国人的身心健康。鸦片吸食者,最初是一些官吏、士绅、地主、商人以及依附于统治阶级的差役、兵丁等,后来鸦片吸食者范围逐渐扩大到社会各阶层,普通百姓也开始吸食鸦片。据估计,1835年中国吸食鸦片的人数高达二百万以上,鸦片流行地区也蔓延至内地十几个省区。由于中国吸食者日众,而且相当数量的人染上烟瘾,他们在生理上和精神上受到极大摧残,致使国民体质迅速下降,尤其是官吏、兵丁吸食鸦片直接造成了中国军队战斗力的丧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