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刺杀摄政王始末:要是他被清廷杀了,肯定会是大英雄
热文

汪精卫刺杀摄政王始末:要是他被清廷杀了,肯定会是大英雄

2020年07月16日 13:24:49
来源:历史控LS

文/徐永超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汪精卫

汪精卫(1883--1944),本名叫汪兆铭,“精卫”是他在《民报》上发表文章时起的笔名。因为文章写得好,孙中山对他非常赏识,还让他做了自己的秘书。

早年的汪精卫,是一名热血的革命青年,曾策划刺杀摄政王载沣。可按理说,他只是一介文弱书生,为什么要选择当刺客呢?这和当时的政治形势密切相关。

1905年,同盟会成立。之后,革命党人在全国各地组织反清起义,全部以失败告终。不但了大量的金钱、军火、和革命青年因此失去,还让幸存的会员意志消沉。1909年5曰,陶成章、章太炎等人诬陷孙中山侵吞海外华人捐款,想借机罢免他。尽管他们的要求被黄兴断然拒绝,但得知此事的梁启超依然煽风点火,不但批评同盟会的暴力革命,还说同盟会的领袖 都是贪生怕死的“远距离革命家”。

一时间,反响极为热烈。海外华人 纷纷质疑同盟会:“那么多次起义,你们自己怎么不亲自上战场?死了那么多人,你们怎么一点事没有?”

外界对同盟会的指责,让汪精卫一度陷入消沉。为了挽回信任,他决定刺杀以贪腐闻名的庆亲王奕劻,以证明他们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但当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孙中山、胡汉民时,却遭到了强烈反对,虽历经多次劝阻,汪精卫还是坚持己见。于是,在1910年3月,他与黄复生、喻培伦、黎仲实、曾醒、陈璧君、方君瑛等会员组织了一个暗杀团,打算秘密前往北京,伺机行动。

路上,汪精卫自料此行必死,在给胡汉民的信中,他说自己之所以这样做,一是为了打破清廷的立宪骗局,二来是他受不了长期的斗争,还是做烈士更痛快。

来到北京后,他们在琉璃厂火神庙夹道开了一家照相馆,作为行动的掩护。但因为经验不足,过于招摇,还是引起了当地巡警的注意。又加上奕劻戒备森严,因此迟迟没有得手。这些人商量一番,决定擒贼先擒王,直接刺杀摄政王载沣。

但要刺杀载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摄政王府在地安门鸦儿胡同,载沣要上朝,通过会经过鼓楼大街。一开始,他们打算在鼓楼大街旁边的一堵矮墙扔炸弹,只要载沣一过来,肯定会被炸死。没想到鼓楼大街在修路,载沣没有从那里过。接着,又将烟袋斜街作为行刺地点,因为租不到房子被迫作罢。最终,他们选定将什刹海旁的银锭桥(一说甘水桥)作为行刺地点。

3月31日夜,黄复生、喻培伦前往桥下,想填藏炸药,一连数日,都没有成功。4月2日凌晨,汪精卫再次与黄复生、喻培伦等人再次来到桥下。这时,几个警察和宪兵突然来了,他们赶忙撤离现场。因为搬走没炸弹太沉,事情还是败露了。清廷如临大敌,他们出动所有警探,没过几天,汪精卫、黄复生就被军警所抓获。

审讯时,汪精卫料定清廷一定会处死自己,就在供状中慷慨陈词,大有视死如归的气概。按常理,刺杀摄政王是不赦之罪。但关于如何处置汪精卫一伙,清廷内部却陷入了争执。载沣惊魂初定,非处死这些人不可;肃亲王善耆却力主从轻发落,因为眼下民心思变,又是预备立宪的关键时期,杀了他们,不但招致革命党人报复,还不利于大清的国际形象。

在肃亲王的劝说下,摄政王终于同意饶他们不死。

1910年4月29日,清廷以二人“误解朝廷政策”为由,免除死罪,判处终身监禁,亲属、同党,概不株连。汪精卫算是死里逃了生。

善耆看过汪精卫的供状和诗词,对他的才华非常欣赏,想让汪精卫转变态度,为清廷所用。据汪精卫事后回忆,善耆常常到监狱中,与自己谈诗论词,纵论天下。他不无感激的说:“救我命的是肃亲王。我能免一死,有政治的作用。但是,每每回忆此事,还是会想起清末这位伟大的政治家。”

在善耆的软化下,汪精卫的心态由起初的慷慨激昂,变为低沉消极。且看这首《有感》:

忧来如病亦缠绵,一读黄书一泫然。

瓜蔓已都无可摘,豆萁何苦更相煎。

笳中霜色凄无月,画里江城黯自怜。

莫向燕台回首望,荆榛零落带寒烟。

诗中不但没有了“慷慨歌燕市”的豪气,还将革命党和清廷的斗争,比作兄弟相残,这说明汪精卫的斗争锋芒基本磨灭,思想已经动摇了。如果时间再久一些,他未必还会坚持信念。

汪精卫被捕一年后,武昌起义爆发,很快就波及全国20多个省。为挽回民心,清廷宣布释放一批政治犯,其中有汪、黄二人。1911年11月6日,汪、黄二人被清廷释放出狱后,受到北京社会各界民众1000余人的夹道欢迎。特别是汪精卫,更是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

汪精卫写过一篇《釜薪论》的文章,说革命犹如烧饭,需要釜薪。做釜的,要不惧水火,忍受长期磨炼;做薪柴的却能有瞬间辉煌,汪精卫称自己没有持之以恒的精神,更愿意做轰轰烈烈的薪柴。正是因为缺少韧性,和对民族前途的悲观,二十多年后,这位名满天下英雄却做了汉奸。如果他当年就被清廷处死,名声一定会好很多。

这可真是:

当时慷慨歌燕市,

曾羡从容作楚囚。

恨未引刀成一快,

终惭不负少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