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总裁“姐姐”:霸道与柔软、野心与成长 | 风眼对话

2020-07-16 19:27:15风眼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郑媛 编辑 于浩

编者按:

一档选秀成团节目在这个夏天引起了前所未有的探讨和关注。与以往的选秀节目都不同,这档节目的女主角都是30岁以上的女艺人。

当观众Pick自己喜欢的“姐姐”时,《乘风破浪的姐姐》这档节目让我们看到了女性角色的嬗变,引发了人们对于女性独立、成功、美丽的探讨,对女性本身在职场所面临的困境的关注。

在科技互联网领域,也有一群这样的CEO “姐姐”,她们是总裁,是妈妈,也是“Lo娘”,做过国企员工也当过网友眼中的“工具人”。比起明星,她们更像是年轻人在职场、生活中的参照坐标。

在一个女性从业者占少数的场域,这些“姐姐”是如何打破针对女性的刻板印象,实现成长和进步的? 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邀请了几位有故事的互联网行业女性创始人,分享了她们的创业、成长经历。

穿Lo装的CEO:我想让更多人知道,不要以外表来评判一个人

“有一次去见投资人,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第一次见到穿得像小公主的CEO’,后面的谈话完全变了方向,聊裙子贵不贵,问我为什么不去做二次元的产品,自始至终都没回到创业项目上。”

坐在“微光”的办公室里,张侠说道,“很多人会从外表来评判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穿成这样,那你那可能是玩票的”。

如果见多了穿着干练、千篇一律的职业女性管理者,张侠的确不太符合普遍认知中的CEO形象,眼前的她穿着卡其色的复古Lolita洋装、精致小皮鞋,编着栗色的粗麻花辫,戴着一顶和发色相称的窄沿帽子。这是她每天上班的日常装扮。

即便在地铁上碰见这样穿着的年轻女孩,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更不用说在一个以高强度工作著称的互联网公司了。

为什么会穿Lo装上班,张侠的回答很简单,“因为好看,所以我穿,精致美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以前当产品经理没人管我穿什么,现在自己当老板更没人管我了”。

她还有上百条不同样式的裙子,这些Lo装也伴随她从互联网公司职员一路成为了公司CEO,如今她所创立的社交平台“微光”拥有2500万注册用户。

张侠是一个接地气的CEO,在公司没有人叫她“张总”,偶尔有不熟悉的人叫她“张总”时,她会哈哈大笑然后说,“别张总,叫我‘翅膀’就好”。“翅膀”来自她的网名“伊卡洛斯之翼”,来自希腊神话中的故事。在她的微博底下,网友称她为“翅膀太太”,“太太”是Lo圈对资深玩家的一种称呼。

来源:受访者供图

创业之前,张侠做了10多年产品经理,在灰黑T恤、帆布鞋为主色调的快节奏互联网公司里,张侠有些特立独行,“大家提起我就会说,‘就是那个谁,穿Lolita的产品经理’”。

亮眼的不仅是她的裙子,工作上对接技术、运营、设计时游刃有余,常担任最具挑战性的创新性项目负责人。2015年,张侠多了一个头衔——视频弹幕网站Acfun的产品VP,后来升为了Acfun的COO。

对于爱看动漫、爱打游戏、喜欢产品工作的她来说,A站这个职位像是量身定做的。“我接手A站时,CEO把移动团队的研发、运营、市场全交给我一个人管,太舒服了!”

在这个岗位上,张侠找到了令自己满意的掌控感,她上任后的半年,A站移动端的日活用户数就翻了五倍以上,“也没花什么钱”,她有些自豪地说道。

在A站时,她注意到了用户用弹幕交流的活跃需求,对互联网产品有敏锐的认知让她觉得这将会是一个突破口,一个可以边看视频边聊天的产品,是“微光”的最初设想,那时她已经35岁。

身为资深产品经理的她自然懂得怎么说服投资人,“当时甚至没有一个产品DEMO,我就带着几张图纸一张嘴,和投资人聊了几个小时之后,他说别找别人了,我投你”。就这样,“微光”拿到了来自经纬中国的种子轮投资。

但就像对“裙子”的偏见一样,对身为女性本身的偏见也发生在她的创业过程中。曾有一个投资人以过来人的语气告诉她,女性创业者大多半途而废的案例。当某些刻板成见已经形成,后面的再亮眼的业务数据都会被忽略掉。

并且,在当时社交并不是一个好做的领域,蛋糕基本被微信、QQ、探探、陌陌划分完毕,多闪、马桶MT、子弹短信等社交软件兴起又消失。

张侠在微博抱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业界很多从业者包括投资人对于“社交”的理解就是“是否能方便约X”,“认识一个聊得来的朋友”这种需求在他们脑子里压根不存在。

“在很多陌生人交友平台上,女性被当做一种资源来使用,而且都倾向于那些能创造内容,有社交优势的用户,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她希望创建一个为80%的普通人服务,同时女性在里面也能受到尊重的社交平台。

现在,她每天会花两三个小时泡在“微光”里和网友“冲浪”,陪用户聊天,扮演”沙雕网友“给用户讲鬼故事。“丰富的精神世界是创作的来源,知道什么是美,才有可能去创造美”,和这些普通网友一样,游戏、番剧、电影、音乐也占据了她下班后的时间。

表面看来,张侠是一位“不务正业”的CEO,但是越多的热爱和兴趣,越能让她在不同阶段清醒认识到自己想要什么。“我想让大家知道,爱好可以变成很强的驱动力。”

她还记得自己在第一封求职信里写道,“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要去争取,我不想像顾长卫电影《孔雀》的姐姐一样,蹲在西红柿前无声的流泪。”

科技物流公司掌门人:对手不会因为你是女性就让你赢

1997年,单丹丹从南航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南京机场货运中心负责航空物流,1700元是她当时拿到的月薪,也是当时一般应届生工资的三倍。这是一份令她父母满意的工作,高薪、稳定、体面。

20多年后,单丹丹是整车运输科技物流公司福佑卡车的创始人兼CEO,也是商业世界里寥寥无几的女性科技物流公司掌门。

在单丹丹身上,你能感受到一种显而易见的反差:这个传统物流领域杀入互联网科技行业公司背后的创始人,是一个来自南京的小个子女生,说话时语调柔和婉转、平易近人,但她同时也是一位热爱挑战、杀伐果决、不留退路的CEO,“以柔克刚”是员工对她的评价。

单丹丹告诉凤凰网科技,当时拿着同龄人三倍工资的她在提出辞职时,父亲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加以要挟。因为辞掉这份高薪、体面的工作,超出了当时大部分人的认知。“他觉得自己奋斗、创业就是为了让我有安稳的生活、体面的工作。”

父亲最终无法说服这个喜欢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女儿,最后的结果是父女重归于好,并且在经济上支持了女儿的创业。

来源:受访者供图

2007年,从机场辞职的单丹丹在南京创办了传统物流公司福佑物流,并在三四年时间内做到了细分领域的第一。从某种程度来说,当时的她已经实现了大众眼中的财务自由,而自此开始,单丹丹从国企员工成为了一个连续创业者。

福佑物流之后,单丹丹进入了互联网领域创立了类似“大众点评”的O2O项目,但以失败告终。这次创业失败之后,她意识到自己擅长的是物流,用互联网改造物流行业可能是新的机会,于是再次回到熟悉的物流领域,在2015年创立了福佑卡车。

在单丹丹的讲述中,福佑卡车在早期没有什么被投资人看好的要素——“公司从南京北上刚刚立足,CEO也不是名校毕业,我还是个女的”。

她曾遇到过直言不投女创始人的投资者,“可能他们觉得女性创业有后路,老公养也不丢脸,投资人肯定希望你不要有后路;另外,女性会面临家庭的期盼,野心不够大,这些可能都是创业减分的地方。”

而事实上,单丹丹不是一个会给自己留后路的创始人。福佑卡车最早创立于南京,单丹丹决定将公司搬到北京时,公司的一位合伙人并不同意。当时福佑卡车拿到了300万美元融资,合伙人想要留下100万作为失败的退路,“我说我得全部带走,我会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再回来,不给自己留后路”。

结果证明,来到北京是正确的,从跟德邦物流负责人亲自谈下第一笔订单,福佑卡车发展至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整车运输科技运力平台,累计获得了来自中银投、经纬中国、君联资本、钟鼎创投、普洛斯等机构的7轮股权融资。

作为女性创业者,单丹丹对行业有更细腻的觉察。亲自到物流市场信息部、卡车停车场探访,是她对公司管理层的要求。每隔一段时间她自己会去北京马驹桥找物流中心的工作人员、卡车司机聊天沟通。她见过卡车司机“没有尊严”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她决心用技术来改变这个行业的原因。

细腻的另一方面,是她对自我成长的要求。父亲的创业基因、小时候训练长跑的经历,都让她在创业路上不断调整、进步。“不管是家庭主妇、公司员工还是CEO,只要热爱学习,不放弃成长,我觉得做什么都行。”

在成为CEO的同时,单丹丹也是一位母亲,母亲的身份与工作的博弈无时无刻在发生。

她坦言,她带着团队从南京来到北京,一度和儿子分隔两地,周五赶最晚的航班回南京,周日再回到北京。“我来 (北京) 的那一年,他期末考试是全班第一,后来每况愈下”。现在,儿子想参加奥数比赛,她也无法像别的妈妈一样陪着孩子去各地打比赛。“那就算了呗,我就告诉他 (儿子) ,你应该全面发展”,单丹丹打趣道。

如何改变社会对女性的偏见,似乎是所有女性创业者都会被问到的问题。

我没办法打破偏见——我无法改变我是一个女性,就像我也改变不了我个子不高的事实,改变不了的事就没必要再去操这个心。唯一办法就是把业绩做好,对手不会因为你是女性就让你赢。与其抱怨,不如找找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当哪一天不再强调 CEO或者职场人员性别的时候,就是真正平等的那一天,做出成绩才会得到尊重,这对男性女性来说都一样。

“奇葩说”辩手&女老板:拿出数据证明你有平权的能力

“蜜芽集团创始人兼CEO、千人公司女老板、奇葩说辩手”,在抖音上,八零后CEO刘楠这么介绍自己。

在外界看来,刘楠是一位商业世界“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位陕西省文科高考第三名的学霸,十年前不顾父母反对辞掉了在世界500强外企的工作,她所创立的垂直母婴电商平台蜜芽一路拿到累计5轮融资,她自己也凭借公司业绩,进入了马云创立的商界大佬齐聚的“湖畔大学”。

来源:受访者供图

从北大新闻系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外企,每天画着精致的妆容在五星级酒店里进行商务活动的工作,却让她感到自己活在“彩色泡沫”中,一点儿也不快乐——刘楠曾在《奇葩说》上这么形容在外企工作的那两年。

女儿的出生促成她步入新的职业生涯。2010年辞职后,出于对女儿母婴用品的需求,刘楠满成为了母婴论坛里的“意见领袖”。“当时就有不少妈妈跟着我一起买买买,于是我就想,我能不能开一家店,让妈妈们放心购买呢?”

就这样,刘楠开起了淘宝店,以“甜蜜的萌芽”为寓意取名为蜜芽宝贝,自家的客厅也成为了店铺的发货仓库。靠着在“宝妈”群体中的口碑相传,蜜芽宝贝创下两年四皇冠、销售额超过三千万的业绩。

2013年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决定投资蜜芽,2014 年蜜芽的独立网站上线,公司逐步走向正轨。现在,蜜芽已经完成从一家跨境电商平台到一家品牌管理公司的升级。刘楠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目前蜜芽用户数已达5000万,90%的用户都是年轻妈妈。

刘楠创业的10年,也是中国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的十年。蜜芽宝贝也一度站在了跨境电商的风口,最得意的时候,她曾在一年内拿到三轮融资。

在外人眼里,履历漂亮、背景优渥的刘楠并不是一个没有后路的创业者:父母是大学老师、丈夫是外企高管。而父母对女性的期待,无非是一份稳定不折腾的工作。

刘楠告诉凤凰网科技(微信搜:iFeng科技),创业故事并不如外界看到的那样光鲜。她回忆道,在2012年冬天,她带着只有7个人的团队在仓库里拣货打包,工作到后半夜是经常的事,“仓库没有供暖,墙壁也不保温。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抱一个电暖气才能工作下去,但即使有电暖气,脸和手还是会被冻伤。”

直到有一次,刘楠把快递员送来的大几十箱纸尿裤,一箱箱搬到客厅里,父母终于对她表达了不满。“他们说,在外企干得好好的非要做生意,还把自己折腾得这么灰头土脸,家里又不缺我挣的那份钱。”

不仅仅是父母,还有部分投资人也表达了对刘楠的不看好。在刘楠的经历里,虽然蜜芽在短短4年的时间里就完成5轮累积融资额超20亿元的融资,但刘楠也在融资过程中遭遇过歧视:“在找投融资时,有的投资人从来不投女性作为CEO的项目。”

对于这种几乎无处不在的性别偏见,刘楠表示,“我们是用业务的数据而非性别去融资、去做生意,从这个角度讲,比性别更大的差异是人与人之间个体的差异。”

在创业初期,刘楠错过了很多和女儿相伴成长的时间。她回忆道:“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早上出门笑着跟女儿说‘拜拜,妈妈去上班了’,但当我走出家关上门就开始流泪,工作已经几乎占据了我的全部生活。”

但她也逐渐发现,女性创业者同样可以善用优势。“每个女人都值得拥有属于自己的丰富人生,你不要完全被孩子和家庭束缚住你的工作和生活。因为你要先成就自己,再成就孩子。”

作为一名女性创业者,公司又主要服务于年轻妈妈,刘楠对于女性身份有着更深切的体会。“首先,女性要先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第二,你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第三,你要用拿出数字性的结果来证明你有平权的能力。”

刘楠告诉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科技) ,在蜜芽,管理层的女性占比达到了70%。在她看来,女性在职场有男性不具备的特点,工作时更细腻、考虑问题全面,在工作中更低调、务实。女性管理者会更人性化,具有亲和力,也更容易获得员工的信任。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 iFeng科技 ”。

责编:刘毓坤 PT03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