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弹爆炸75年之后,广岛的“黑雨”受害者终于可以获得赔偿
热文

原子弹爆炸75年之后,广岛的“黑雨”受害者终于可以获得赔偿

2020年08月01日 11:28:10
来源:全现在

字数 2385

阅读约5分钟

作者丨波窝

下周,美国轰炸广岛将满75周年。在哀悼开始之前,7月29日,日本广岛地方法院肯定了84个人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身份,他们终于可以享受免费医疗在内的多项福利。

诉讼在五年前提起,84名原告的年龄从70岁到90岁不等。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地区,广岛的秋田町和佐伯区。但这一场诉讼背后,抗议、收集证据等活动已经持续了40多年,当年出生的婴儿已经垂垂老矣,不少人已经逝去。这是生者与死者的接力,一个幸存者收集了163个装有黑雨受害者证词的棕色信封,他去世后,另一个人就继续这项使命,走访社区、收集故事。

这一次,法院赞成84名原告的观点。法院宣布判决后,原告律师举起“全面胜利”的横幅。

法庭外,原告律师举起“全面胜利”的横幅(来源:Telegraph)

不被认可的黑雨

广岛县原子弹黑雨委员会主席高野正明79岁了。他体力不错,仍然可以在广岛的山上种地,采摘黄瓜和茄子,并诚恳地对植物道谢。

75年以前的一个夏日,4岁的高野正明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强烈光线,城市中巨大的传出爆炸声。几个小时后,天上飘下前所未有的大雪,那是如同纸片、钞票大小的灰烬。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上空投下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瞬间造成7万多人死亡,3天后,第二颗炸弹在长崎上空爆炸,又造成4万人死亡。爆炸引发大火,龙卷风般的火焰席卷整个城市。许多幸存者浑身都是水泡;尸体堆满了街道。

79岁的高野正明 (来源:Manichi)

在高野正明所在的村庄上空,一场黑色的大雨紧接着大雪落下——爆炸产生的热流向上蒸腾,形成积雨云,半个小时之内受到辐射的碎片随黑雨降落。“雨下得很大,油腻腻的,”他说。孩子们穿着短袖和短裤,浑身黑乎乎的,地里的芋头也一篇闪闪发光。

70年后,当地的幸存者松宫丰子向广岛和平纪念馆捐赠了自己当年的衬衫,其中依然能检测到放射性物质——铯137。那是一件体育课穿的衬衫。16岁的女孩坐在女子高中的一间教室里,爆炸后被困在废墟里,她记得黑雨渗下,打湿她的衣服。

她多次用洗衣板搓洗衬衣,但核辐射留下的黑斑顽固不去。70年后,广岛大学的辐射物理学的清志摩教授在这件衬衫上检测到了核辐射。

广岛原子弹爆炸后形成的蘑菇云

那天开始,高野正明一家出现腹泻、高烧等症状。核尘埃与黑雨先后落在土地和植物上,落在居民们取水的河流里,后来那些人患上与辐射有关的疾病,包括癌症、白内障等。高野正明的母亲在50多岁的时候死于胃癌,邻居里早逝的也不在少数。

1976年,政府颁布了原子弹幸存者救助措施,受害者可以得到每个月300美元的补助。但接受补助的人必须符合政府设置的条件,他们需要提供将疾病与核爆炸联系起来的医疗证明,在广岛或长崎爆炸后的两周内都在爆炸区2公里范围内,与至少10名受辐射的幸存者近距离接触,或在官方指定的放射性尘埃区。

不少黑雨受害者的申请被拒绝,高野一家就在其中——他们当时并不在这个“指定区域”内生活。他们表达了自己的不满。1980年12月,时任东京大学校长的加屋诚司主持了“原子弹受害者对策基本问题圆桌会议”,这项会议结束后,与会成员向政府提出一项补偿原则,即“追加指定原子弹受害地区应有充分依据”。

这个原则下,从前的受害者认定条件继续执行,不少罹患绝症的黑雨受害者无法得到补偿。随着时间流逝,幸存者们身上出现的癌症等慢性病也越来越难难与辐射联系起来——于是健康每况愈下的老人们不得不双线作战,一边治病,一边证明病因。

在2015年发起的诉讼里,一位79岁的原告在爆炸发生4年后患上手臂淋巴炎症,此后又患上了中风;另一位82岁的老人患过胃癌、肠癌,近些年心脏又出现问题,在接受手术之后,他回到法庭作证,"我不能默默地看着我小学时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他说。

导演今村昌平在1982年拍摄电影《黑雨》,讲述广岛一位淋过黑雨的女性的人生。

“我希望真相得到认可,”高野正明说。

益田雨图

将高野的村庄拦在补偿之外的元素里,最重要的是一幅名为“宇田雨区”的地图。这幅地图在原子弹爆炸一个月之后由一名姓宇田的气象观测员绘制——这是一片以核爆点为核心,扩散出的椭圆形区域。

这份地图在40多年之后才受到质疑。1983年,退休不久的气象研究员益田信义开始调查广岛的黑雨。他开始收集当年的记录和备忘录,寻找黑雨的线索。

调查的结果远超他的预料,不少当地人打来电话,说自己也曾暴露在黑雨之中。1987年6月,他们在广岛县佐伯市的雪东小学举行公听会。本来预计二三十人参加的会议,最终来了200多人,连调查表都不够用。

益田信义的调查结果与宇田雨图出现不同。爆炸核心地区的雨并不大——有强大对流的地区并不会下雨,附近的马蹄形区域却有降水。在两次实地调查之后,益田信义发现黑雨的面积起码是宇田雨区的四倍,他将这个新划定的区域被称为“益田雨区”。

每年的8月6日,历任首相都会在广岛与原子弹受害者见面。1987年8月,中曾根康弘首相会见原子弹受害者时,有原子弹受害者向他介绍了 "益田雨区 "的情况,并问他这些报道是否符合 “充分的科学合理依据”。中曾根回答说:“如果有科学和合理的依据,我不介意扩大指定区域。”

松宫丰子捐赠的满是辐射斑点的学生衬衫

后来,清志摩教授在这些地区采集了沙子样本,这片马蹄形区域的沙子有不同程度的辐射,这证明了益田信义的结论。“我想尽可能揭露事实,”清志摩说,他的祖父在原子弹爆炸中丧生,父亲在核爆后不久进入市中心时也受到了辐射。

如今,清志摩和益田信义的成果都得到法院的认可。广岛地方法院在判决中说,这84名原告在原子弹爆炸后因辐射而罹患疾病,他们应该获得与其他原子弹受害者相同的福利。判决书责令市县政府向原告提供 "原子弹受害者 “的证明,给予医疗补助,每月价值约300美元。

在新闻发布会上,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政府还没有决定是否对该裁决提出上诉。他说:"我们将由各部委、广岛县和广岛市对判决进行详细审查,以决定采取进一步行动"。

搜索公众号“全现在”,朋友圈也不走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