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美女、私人飞机,深圳地产商美国隐秘往事
财经

赌场、美女、私人飞机,深圳地产商美国隐秘往事

2020年08月05日 19:07:25
来源:豹变

2010年后,中国房企掀起一轮出海狂潮,大潮退去后,调查了5年之久的洛杉矶腐败案曝光,撕下了当年海外地产投资大潮下的另一幅面孔。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豹变”

ID:baobiannews

作者:沈斯可

十几个穿着蓝色制服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带着一条搜查犬,突袭美国洛杉矶博伊尔高地的一处住所。现场缴获12.9万美元现金,除了放在西装口袋和T恤里的,还发现了3个中式红包,封皮印着四个烫金大字“大吉大利”。

几个小时后,联邦特工在邻居和媒体的注视下离开,同时带走了几个袋子和盒子,其中一个袋子上贴着“筹款”的标签。

这一幕并不是什么好莱坞大片,而是2018年11月7日一早发生的真实画面。

时任洛杉矶市议员的何塞·惠泽尔(Jose Huizar)正是这个住所的主人,神秘的中式红包将背后的关系指向了大洋彼岸。

自此,洛杉矶市议员与一些中国开发商的钱权交易浮出水面,19次拉斯维加斯赌场之旅,89万美元的奢华酒店、昂贵餐点、性服务消费,26万美元的赌场筹码……

抢滩海外

2010年后,中国房企涌向美国抢滩海外,带着在中国的造楼热情,去改变美国城市天际线。

2011年1月5日中午10点30分,美国洛杉矶环球影城旁的地标建筑——喜来登环球大酒店里,一身黑色西装的深圳商人黄伟,从美方手中接过一把拴着红绸的巨型金钥匙。

他高兴的把钥匙举过头顶,用不太标准的英文连说几句:“Thank you,thank you,thank you very much。”

▲深圳新世界集团董事长黄伟。图片源自公司官网。

同样的一幕金钥匙交接发生在9个月前,洛杉矶市中心的万豪酒店。

黄伟和他的深圳新世界集团先后以6000多万美元和9000万美元出手,收购了美国知名酒店,也引发了洛杉矶当地对中国买家的热议。

赶上了中国地产行业的“黄金十年”,新世界在深圳通过旧改项目迅速起家。旧改项目难度不小,出身采购员的黄伟能在深圳地产江湖搞得风生水起,自然有他的门道。

随着国内进入调控周期,飞速增长的楼市逐渐回落,地产去库存压力攀升。不少地产企业把视野投向了海外。

经历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欧美房地产市场已经触底,这正是抄底海外资产的好时机。而国内生活水平跨越式增长,推动了一波海外置业、移民热潮,其中的机会也吸引着中国开发商们。

2011年,一手做大万科的地产大佬王石,把企业交给身后人,潇洒赴美游学,这背后除了个人规划,王石曾透露与万科的国际化有关。

到2013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跨越式增长,万达、万科、绿地、碧桂园等10余家内地大型房企,开始了他们的海外布局计划。

疯狂如万达,2012年一出手就是26亿美元收购美国影院运营商AMC公司,两年后中标洛杉矶比佛利山的威尔谢尔大道9900号项目地块,王健林打算投资12亿美元,进军好莱坞。

那之后,王健林开始全球“巡演”,登上世界顶尖学府哈佛、牛津大讲堂,所到之处必言万达国际化和“2211”工程,其中一条就是,到2020年企业年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来自海外的收入至少要占30%。

出手阔绰还有诸如海航、安邦等,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1180号、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写字楼、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大楼等统统收归囊中。

抢滩海外,美国是中国房企的投资首选;而在美国,气候宜人、华人众多的洛杉矶又成了必争之地。

比如,绿地拿下了洛杉矶中心区大都会项目,包括三栋公寓楼和Indigo酒店,成为当年中国房企在美国最大的地产收购项目。而泛海控股在洛杉矶市中心也拿下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三塔楼。

中国房企一窝蜂涌向美国,带着在中国的造楼热情,对美国建筑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造、加高,一栋栋建筑拔地而起,直逼天际。

2020年,FBI一份长达172页的报告,将调查了5年之久的洛杉矶腐败案曝光,也让外界探到了当初中国地产企业海外疯狂投资的一些隐秘角落。

惠泽尔收受的逾150万美元贿赂及其他利益中,有2/3来自中国开发商。结合报告披露的涉案细节、搜查令,以及外媒报道可以看出,深圳新世界集团、深圳合正集团、上海绿地集团、泛海均有卷入。

奢华赌场之旅

免费旅行、豪华餐饮、赌场筹码、“按摩服务”,以及性骚扰案,都由中国开发商付费、摆平。

黄伟对高楼有偏爱。

2004年,他在深圳中心区投资了高达200米的标志性写字楼新世界中心。

这种摩天楼热情也延续到了美国。两次收购完成后,黄伟想将原本14层的万豪酒店加高到77层,建筑洛杉矶市最高的大楼,原本20层的洛杉矶喜来登环球酒店计划加建到31层。

中国房企一路高歌猛进,动辄数亿美元、超高层的建筑计划,也在美国媒体上引发了“中国开发商改变洛杉矶天际线”的讨论。

相对于中国“就是干”的快速平地起高楼,美国物业建设通常会有很多的计划和准备工作,不同的文化背景、政策法规要求,增加了很多变数。

黄伟的加高计划并不顺利,由于高层限制,其改建申请在推行过程中受到了一些阻碍。

而时任洛杉矶市议员、规划土地使用管理委员会的主席惠泽尔对洛杉矶市的土地规划有很高的话语权。

▲惠泽尔。图片源自个人twitter。

于是,惠泽尔成为中国地产商们的突破重点。

通过一位洛杉矶华裔官员陈纾桦(Raymond Chan),黄伟与惠泽尔相识。陈纾桦是洛杉矶建筑及安全局(LADBS)负责人,之后又被任命为经济发展副市长,曾被洛杉矶市长称赞:协助推动了洛杉矶的开发潮。

如何攻克惠泽尔这关?

2013年2月至2017年6月,惠泽尔开始频繁乘坐私人飞机飞往拉斯维加斯赌场玩乐。每晚3.8万美元的拉斯维加斯大道上豪华五居室赌场别墅、25.95万美元的赌场筹码以及一些按摩、特殊服务,19次的旅行总费用达到89万美元(不含赌场筹码)

▲惠泽尔等人兑换赌场筹码画面。图片源自起诉书。

FBI调查显示,为这些奢华旅行付费的正是深圳新世界集团。

比起免费旅行的直接贿赂,在此期间,新世界集团还通过更隐晦的方式为惠泽尔解决了一件大问题。

2013年6月,惠泽尔被此前的职员起诉性骚扰。彼时是换届的关键期,性骚扰丑闻直接影响着惠泽尔在2015年的市议员连任。

陈纾桦为惠泽尔找到了性骚扰事件的经济外援——黄伟。2013年12月,陈纾桦向黄伟转发了一封邮件,附件是“惠泽尔连任竞选捐款表”。随后几个月,黄伟一直安排下属与陈纾桦沟通捐款事宜。

由于黄伟是中国人,不能直接参与美国官员的筹款活动,双方另辟蹊径。

2014年,新世界旗下某公司开设了一个尾号0407的银行账户,并存入60万美元。FBI调查发现,新世界控股公司与惠泽尔同为账户户主。惠泽尔以此为担保金,贷款57万美元。后来证明,这笔钱被用于性骚扰诉讼的和解。

最终在中国地产商的经济支援下,惠泽尔顺利解决丑闻并成功连任。

黄伟帮了惠泽尔大忙,自然也通过惠泽尔得到了很多便利,譬如儿子南加州大学的入学申请、员工的美国签证、停车场土地纠纷等。当然,最重要的高层扩建计划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

在双方助理的电话交谈中,黄伟助理曾强硬表示,“希望一切(改建申请批准)能在惠泽尔的卢卡斯旅行之前完成,否则黄伟将会要回他60万美元的担保金。”2018年6月,深圳新世界集团递交了洛杉矶酒店扩建改造申请。

惠泽尔助理也表示,“惠泽尔会尽一切力量帮助推进黄伟的计划。”

▲FBI查获12.9万美元现金。图片源自洛杉矶检察官官方推特。

最终一次赌场筹码兑换,让这场交易暴露。

2015年,FBI收到拉斯维加斯“伙伴”的提示,惠泽尔兑换的筹码源头来自于中国的一家开发商。腐败案由此撕开一角。2017年FBI开始对惠泽尔进行调查。

“中国朋友在!”

如何能让这种权钱交易持续?惠泽尔需要中国开发商继续捐款帮助他和妻子赢得选票。

短线的钱权交易并不满足双方的胃口。

于是,一个保证惠泽尔妻子继任市议员的PAC(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计划开始。如果计划成功,这种官商勾结的权钱交易或将再持续12年。

2020年是惠泽尔市议员任期届满年,惠泽尔计划帮助自己的妻子瑞秋继任其代表权力的位置,延续这些钱权交易,而他也将走上更高的位置。

涉案官员坦白,这个计划离不开中国开发商的支持,惠泽尔助理在电话中告诉瑞秋:“计划下一个12年吧,我们将操控一切,现在我们已经筹集到300万美元的资金。董事长在!中国朋友在!”

FBI调查显示,惠泽尔通过说客利用职权威胁或引诱企业捐款,多个中国开发商参与PAC计划。

▲2018年FBI搜查后带出几个纸箱。视频截图。

惠泽尔助理曾在与新世界集团执行董事的电话中明确表示将采取手段阻止未参与捐款的开发商的项目推进,“G公司(中国某开发商)没有给我们提供经济支持,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帮助他?我们不要再搭理G公司。”

除了直接收受贿赂外,惠泽尔还通过高中母校的基金会敛财。

瑞秋是这个基金的募捐人,要帮助学校筹措资金。而学校的募捐清单显示,中国地产公司深圳合正集团、深圳新世界集团等均参与募捐。

深圳新世界集团黄伟捐款2万美元,深圳合正集团、掮客陈纾桦各自捐款1万美元。

而之前被“穿小鞋”的G公司也出现在了募捐清单上,捐款金额为2万美元,由新世界集团的执行董事转交。由于报告披露的细节不足,尚不能确定其中代号为G的公司是哪家中国开发商。

惠泽尔案发后,绿地、泛海迅速出面撇清关系,否认与腐败案有关。

7月1日,深圳新世界集团也发布声明否认参与行贿,称77层高楼项目为依法依规申报,不牵扯任何非法利益交换。

有意思的是,国内披露的一些贪污受贿案中,也出现过深圳新世界和黄伟的身影。

为了使一个项目获得更多的土地开发面积,黄伟将200万港币好处费放在纸箱中送给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原局长;为了解决项目用地红线规划重叠问题,他用塑料袋送出去50万港币。

想在旧改项目中获得拆迁维稳、消防、治安方面的关照,黄伟又给时任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局长送出10万港币现金。

历经国内地产江湖熏陶洗礼的深圳新世界,在这些操作上熟门熟路。

三张演唱会票

为了使交易更加隐蔽,袁富儿通过给一个皮包公司支付聘金和咨询费,来向惠泽尔行贿。

没有出来否认的,只剩深圳合正集团。

这家公司与惠泽尔的勾连,要从三张演唱会门票开始说起。

蒋(George Chiang)是洛杉矶著名的房地产经纪人和顾问,认识许多中国开发商。2014年,陈纾桦和蒋合作,二人一直为中国地产商与惠泽尔搭桥,作为权钱交易的掮客,其中就包括深圳合正集团。

2014年8月末,深圳合正集团就旗下酒店《美国残疾人法案》的合规问题向惠泽尔求助,在未见面的情况下,惠泽尔仅用6天就解决了这件事。

在陈纾桦发送给惠泽尔的简讯中写到:“合正集团酒店《残疾人法案》合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他们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不久之后,合正集团送给惠泽尔3张Kate Perry的演唱会门票作为回礼,总价值1000美元

自此,双方灰色交易的口子被撕开。

进一步的交易由合正集团主动发起,合正集团董事长袁富儿表示希望在经济上长期支持惠泽尔,由蒋向惠泽尔转达。

2014年11月,在蒋的推动下,蒋、袁富儿、惠泽尔及妻子、助理在合正旗下的酒店会面,达成合作意向,深圳合正集团为惠泽尔提供经济支持,惠泽尔帮助推进合正集团LUXE酒店的重建计划。

现年57岁的袁富儿,当年也是闯荡海南淘金地产的一份子,1996年在深圳成立合正集团,通过旧改项目迅速发家。虽然在国内相对低调,但行事风格颇为老辣,2018年悄无声息中要约收购控制了一家港股的壳公司。

2013年,袁富儿把目光投向海外。仅一年时间,便收购了洛杉矶市中心LUXE酒店,该酒店正好位于湖人队主场斯台普斯中心(Staples Center)对面。

▲合正集团改建LUXE酒店的效果图。图片源自合正集团官网。

“袁富儿是个篮球迷,他去斯台普斯中心看球赛时看上了这个地方。”《洛杉矶时报》2016年的一篇报道披露了合正拿下项目的一些细节。

也是那篇报道的最后部分透露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买地两年后,合正集团还在忙项目的授权,没有正式开工。

而FBI的调查拼凑出更多内情。

惠泽尔要使合正集团在洛杉矶的LUXE酒店改建项目顺利拿到建筑许可证,因为该项目位于一个地震带上,改建计划遭到了很多反对。惠泽尔通过各种手段向规划部门和市长办公室施压,多位工作人员表示惠泽尔曾要求他们在听证会上对该项目投赞成票,最终2017年9月合正集团扩建项目被批准通过。

惠泽尔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在过后与蒋的电话中他兴奋的说到:“你和合正的袁富儿通话了吗?有告诉他这是我帮了大忙吗?”在得到确定的反馈后,惠泽尔连说“酷、酷、酷,太棒了”。

而袁富儿也需要支付相应的报酬。

为了使交易更加隐蔽,袁富儿通过给一个皮包公司支付聘薪和咨询费,来向惠泽尔行贿。

2016年,合正集团与A公司签订一年的合作协议,聘用A公司提供房地产咨询,以每月固定11000美元的方式向A公司支付咨询费。A公司每月要向合正集团提供市场分析报告。

而根据调查,这个分析报告实际上来自蒋。蒋每月将分析报告递交给惠泽尔,惠泽尔转交给A公司,最终提交合正集团,利益输送被伪装成了两个公司之间的合作。

此外,合正集团还负担了惠泽尔及其家人的中国旅行、演唱会门票以及一些杂费。

这场合作只持续了6个月,最终因为惠泽尔被调查而结束。

结语

十年前,中国地产大佬们开始“抢滩”海外,所到之处都是大手笔,让一批世界地标换了新主人,凶猛之势堪比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日本。

2017年,出海狂欢盛宴走向终章。潮水退去之后,不为人知的真相慢慢浮现。

那些高杠杆刺激下的买买买,在外部风向掉头以及国内监管趋严后,风险敞口越来越大,不少企业最终自食恶果,安邦、万达、海航不得不甩卖减负。

2017年,也正是洛杉矶腐败案调查的开始,隐秘的钱权交易败露,撕下了当年海外地产投资大潮下另一幅面孔。

房地产巨大的诱惑滋生了灰色的利益链,一些中国开发商把国内的商业习惯运用到海外,通过各种手段输送利益,以确保项目顺利推进,最终又一次重创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信誉

信任的建立很不容易,而坍塌却往往只在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