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价“名牌口红”何来:直播带货背后的造假生意
科技

超低价“名牌口红”何来:直播带货背后的造假生意

2020年08月14日 06:21:44
来源:澎湃新闻

根据做工细节好坏之分,以几毛钱至5元钱不等的成本,就能造出一支正品需要三四百元的假口红。经过造假者的分销,这些假口红通过微商、直播带货、网店、线下门店等渠道流入市场。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暗访调查发现,在日化产业旺盛的广东汕头市潮阳区,口红造假成为“公开的秘密”。YSL (圣罗兰)、Dior(迪奥)、Armani(阿玛尼)、Lancôme(兰蔻)、Estee Lauder(雅诗兰黛)、TOM FORD(汤姆福特)等品牌口红在此均可灌装生产。

造假者进够色粉、油脂、蜂蜡、香料香精等原材料,通过打版、调粉、模具灌装、冷冻成型、包装等程序,造出一支支假冒名牌口红。多名造假者声称,他们做的“货”都是一比一仿制,做工细节经得住细看。他们给记者的样货中,仿制的口红与正品外型相差无几,底部也有防伪喷码。

记者收到的各类样货,涵盖MAC、Dior、YSL、雅诗兰黛、纪梵希、兰蔻、爱马仕、TF等品牌热销款口红,正品价格从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记者收到的各类样货,涵盖MAC、Dior、YSL、雅诗兰黛、纪梵希、兰蔻、爱马仕、TF等品牌热销款口红,正品价格从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高额的利润,让造假者继续铤而走险。一些销售者通过抖音平台直播带货,将购买者导入电商平台。这些抖音账号往往晚上直播卖货,第二天相关账号即被废弃。

抖音方面表示,针对“低价售卖正品口红”的现象,根据平台规则规范已对4000+个达人账号实施封禁电商权限处罚,对200+个商家进行了清退罚没保证金。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是全球第二大化妆品市场,近年来市场规模年均增长率达10%以上。化妆品假冒伪劣和非法添加问题,是消费者关注的热点。今年以来,国家药监局四次通报,停止销售了237个批次的假冒化妆品,涉及多个知名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6月29日颁布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条例》在打击假冒伪劣和非法添加化妆品方面作出一系列新的规定,保证产品的可追溯性,避免形成监管盲区。

“幽灵”直播间里的低价口红

“券后价39元、临(保质)期销售、工厂直销、质量保证。”张玉清(化名)被一个名为“@小牛牛”,售卖“TF”口红的抖音账号吸引。

抖音账号@小牛牛 直播低价售卖TF口红,导入电商平台后,价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最终消费者收到货发现为假口红。

抖音账号@小牛牛 直播低价售卖TF口红,导入电商平台后,价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最终消费者收到货发现为假口红。

价格是正品的“十分之一”,商家所展示口红膏体、外观包装和看起来正品一模一样。点击直播间的链接,跳转到的电商平台购物页面,张玉清下了单。

但收到货后,她仔细辨别,发现猫腻:“香味有点冲,银色的口红管子也有斑驳黑点,外包装印制的字样歪着。”张玉清让品牌专柜工作人员查看后,验证了自己买到了假货的猜测。

张玉清遇到的情况并非个例。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在抖音上,与张玉清遇到的类似账号不少,多个账号通过短视频展示、介绍可“券后低价”购买品牌口红,晚上进行直播带货。

“限时限量,券后39,直播间来秒。”抖音账号@dy312phsz368 发布的短视频中,展示了包装精美的Dior热销款色号口红。账号页面介绍,晚上8点半到11点半,粉丝可在直播间下单。

多个账号的直播时,真人往往并不出现在镜头中,只是不断有声音传出,强调口红的低价和正品质量。针对低价,他们往往给出的解释是:临期(保质期)售卖,但保证货品质量。粉丝跳转到电商平台,领取优惠券,最终购买价格只需正品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蹊跷的是,这些晚上直播的账号宛如“幽灵”,直播完第二天,便会注销或关停。消费者收到货后,发货地址多显示为广东汕头市潮阳区。

8月12日,针对“低价售卖正品口红”的现象,抖音方面表示,平台已经完成了专项打击,通过品牌关键字、低价等维度回扫商品,并利用同人团伙,近似图片、LOGO、达人、直播间等技术手段识别假货,根据平台规则规范对4000+个达人账号实施封禁电商权限处罚,对200+个商家进行了清退罚没保证金。

除了直播带货,在贴吧、微博、网络论坛等处检索“低价口红”,澎湃新闻发现,有大量留言或者网帖声称出售低价名牌口红,甚至直接标记“仿制、高仿”。

以“低价口红”检索发现,有大量网帖发布“一比一”仿制口红的内容,多位联系者声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在广州白云售卖。

以“低价口红”检索发现,有大量网帖发布“一比一”仿制口红的内容,多位联系者声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在广州白云售卖。

在一个名为“伊人微商网”的网站,发布有大量含带“高仿、口红、原单、A货”字眼的网帖,多位联系人声称,货源质量保证,“一比一”仿制。昵称“美婷美妆”的微商在其微商相册发布有诸多低价口红的图文,“香奈儿限量红管口红,25元/支;TF银管07号口红,55元/支;雅诗兰黛倾慕口红,35元/支;MAC铝管透明口红65元/支”。

一名微信昵称为“美婷美妆”的微商相册,声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区,相册发布有各类低价仿制口红。

一名微信昵称为“美婷美妆”的微商相册,声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区,相册发布有各类低价仿制口红。

其对澎湃新闻称,他们家工厂在潮阳,但在广州做生意。和其他家做的仿货一样,他们之间彼此做法、用的原材料差不多,主要是口红管的质量、做工会不会留痕、匹配度高不高。“上百支拿货,MAC可以给到17元,黑管Dior给到23元,红管看量多少。”

一名自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区的微商向记者展示自己仿制的口红做工细节。

一名自称“货”来自汕头潮阳区的微商向记者展示自己仿制的口红做工细节。

在记者表示想要进厂看看情况后,对方坚决表示,“生人”不带。

“接头”看货:广东小镇多有制假现象

广东汕头市潮阳区,位于汕头西南部,是当地工业强区。

在潮阳区和平镇,记者以“批发代理,寻找优质货源”为由找到当地一位从事化妆品代工生产的马姓老板。

对方介绍,潮阳区做化妆品生意历史悠久,和平镇分布的企业较多,但其中“鱼龙混杂”。在利润驱动下,当地一些人从事化妆品制假售假生意,口红便是其一,“大牌的都能在这里造出来”。

和平镇从事化妆品生意,熟悉当地造假行情的马姓老板带记者参观制作口红的机器配件。

和平镇从事化妆品生意,熟悉当地造假行情的马姓老板带记者参观制作口红的机器配件。

他坦言,自己曾经做过假,但后来收了手。前几年当地造假现象比较普遍,最近几年,外地警方不断来此打假,打了很多窝点,“前一阵,警察抓了一百多人”,他的几个朋友都已经被抓。

该马姓老板带记者参观了生产BB霜、口红、乳液、睫毛膏等化妆品的加工车间。他介绍,相比于其他化妆品,做口红比较简单,一次性买上几台配套机器可以用许久,其他程序便是调和色粉、灌装、冷冻成型及包装。

马老板工厂车间的空气中各类色粉味道混合,半蛇皮袋色粉堆放在角落,旁边的搅拌桶中装满用色粉和油脂等调和后制成的鲜红色口红膏泥,一排灌装模具沾满口红膏泥,被随意丢在台子上,脚下则是一台快速冷冻成型的机器。

搅拌桶中满是已经按比例调和好色粉、油脂等原料的鲜红色口红膏泥。

搅拌桶中满是已经按比例调和好色粉、油脂等原料的鲜红色口红膏泥。

在和平镇,记者走访发现,制售假口红在当地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一番试探后,租车行老板、滴滴司机、小吃店老板均向记者推荐了在当地做这种生意的“老板”。

一名为“陈文忠”的“老板”同意在车里与记者“接头”:他带的一个红色塑料袋中装了20多支YSL、Dior、兰蔻、雅诗兰黛、阿玛尼等品牌的假口红。“都是自家厂子产的”。陈文忠称,风声紧,第一次做生意的陌生人不会带到工厂,“接头”这种风险大的事情也是因为来人要的货多才做。

为了打消记者顾虑,他让人拍了两段工厂工人包装口红的视频。视频中,几百个“YSL小金条”口红管放在框内,几名工人戴着手套挨个查看冷冻成型的口红管壁,看是否有膏体沾附,并最终包装塑封。

“黑管TF25元;小金条限量版25元;MAC经典14元;MAC磨砂15元;爱马仕43元;TF梅红限量版26元;小银条23元;纪梵希红皮34元;纪梵希羊皮32元。”陈文忠报出了批发价。

相比于“陈文忠”,从事口红制假生意的“哆哆美妆”、“cm化妆品”、“美婷美妆”几家“老板”则较为谨慎,声称只能寄样品看货,不能见人。几经兜转后,“哆哆美妆”将装有两支MAC口红的小包装盒放在和平镇一个名为“吴军人楼房中介”的地方。

在该处,记者注意到,地上随意放置着十余个未贴快递条码的包裹及黑色塑料袋。翻开其中两个包裹和塑料袋,其中一个装有二十余个雅诗兰黛口红,另外一个装有三十余个兰蔻口红。

该处吴姓负责人起初声称并不清楚镇上人放的包裹里有什么,“大家随便放,行个方便”。但此后记者拿出“陈文忠”给的口红样货后,他和前来取货的另外一位男子开始看起了做工。称做工不错,比他们镇上大部分人做得好。

记者观察发现,“吴军人楼房中介”疑为当地一个假口红流通的集散地,每天下午至晚上,不断有人前来送、取货。无一例外,这些包裹均在外观上看不出内容,只会标记简单的字母和数字符号,送、取货的人不会多加停留。

制假成本可低至几毛钱,带“防伪喷码”

多名“老板”提供的样货中,包含MAC、Dior、YSL、雅诗兰黛、纪梵希、兰蔻、爱马仕、TF等品牌热销款口红,这些口红正品价格从近200元到400多元不等。

如“纪梵希小羊皮口红半哑光唇膏,306 法式红”官方指导价345元;“TOM FORD 烈焰幻魅唇膏口红,黑管15 WILD GINGER 肆意姜橘”官方指导价450元;“迪奥烈艳蓝金唇膏传奇红唇优雅哑光口红,999 传奇红唇”官方指导价330元。

制假者做出的TF口红。

制假者做出的TF口红。

但熟悉当地制假生意的前述马姓老板及部分造假者声称,这些正品几百元的品牌口红在潮阳区生产成本从几毛钱到几元钱不等。“普通货更低,专柜货5元钱封顶。”一位制假者说。

低廉的生产成本使得制假者获得高额的利润,不惜铤而走险。

制假者做出的爱马仕口红,这些口红成本从几毛钱到5元钱不等。

制假者做出的爱马仕口红,这些口红成本从几毛钱到5元钱不等。

潮阳区制售假口红的线索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警方侦查发现,以潮阳区为生产源头,当地制假分子在全国各地分别购进制作口红所需的各类色粉、蜂蜡、油脂、香料等原材料以及压粉机、吹瓶、口红管、冷凝机、模具、塑封包装机等器械,按照比例调和后加热融化,打成膏泥灌装,最终冷冻成型,包装成正品销售。

此外,制假者会通过一些隐蔽途径,从一些品牌化妆品内部人员处获知某一段时间市场上销售的化妆品喷码大概是什么号段,然后喷上与正品同步更新的喷码。

记者调查发现,整个制假售假链条中,从生产到流通各个环节,分工明确。有专人负责买卖原材料、“打版”、开拓市场、生产、分销。从潮阳出来的假口红,一般流向广州白云、浙江义乌等地。

拿到货后,“中间商”一方面是分销给下游其他小的经销商,另一方面自己直播、开网店销售。在这个过程中,还会有专门的人做推广。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是全球第二大化妆品市场,近年来市场规模年均增长率达10%以上。化妆品假冒伪劣和非法添加问题,是消费者关注的热点。今年以来,国家药监局四次通报,停止销售了237个批次的假冒化妆品,涉及多个知名品牌。

而关于口红造假的案例,近年来屡见不鲜。

2019年11月,浙江诸暨警方通过销售末端的网店经营者顺藤摸瓜找到位于广州白云的假口红生产源头,起获大批仿制Mac的口红。2017年4月,南京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特大网络化妆品造假案,查获假冒成品4000余件,其中便含有多个知名品牌口红。

良性健康的市场环境也为多方所期盼。

在监管层方面,国务院今年6月29日颁布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条例》在打击假冒伪劣和非法添加化妆品方面作出一系列新的规定,如要求化妆品生产经营者建立并执行进货查验记录制度,保证产品的可追溯性。

此外,针对网购化妆品,考虑到线上交易模式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为避免形成监管盲区,条例有关规定将化妆品质量安全的责任承担主体落地。“谁的产品谁负责、谁销售的产品谁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