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还没同意,美议员联名反对!TikTok交易或还有变数
财经

特朗普还没同意,美议员联名反对!TikTok交易或还有变数

2020年09月17日 22:30:00
来源:国际金融报

在经过40多天的艰困谈判后,短视频平台TikTok在美国营运的方案出现新进展。美国甲骨文公司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的技术提供商”。

该提案类似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数据合规的方案。但这并不是这项备受瞩目的竞购案件的收官篇章。

9月17日,字节跳动称,有关甲骨文成为TikTok技术合作伙伴的最终协议签署,还需获得中国和美国相关部门的批准。

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于8月28日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修订了有关向外国买家出售某些技术的规定。根据规定,更新后的清单包括数据处理、语音和文本识别。商务部和科技部表示,这些改革旨在将技术出口管理规范化和保护国家安全。而TikTok的独家算法也属于这一目录范畴。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表示,他还没准备正式同意有关甲骨文和字节跳动旗下TikTok的交易提案,他会在美国时间9月17日上午听取协议内容。

白宫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早些时候告诉记者,将“很快作出决定”。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说,安全和所有权问题是最重要的。

协议需中美相关部门批准

根据多家媒体在9月16日的报道,字节跳动已决定将TikTok的全球总部设在美国,以防止特朗普禁止该视频应用程序在美国的使用。

该计划显示,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将继续作为其大股东,而甲骨文将是少数股东。而其他潜在的美国投资者,例如与微软发起联合竞购的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也将拥有少数股权。

熟悉谈判过程的人士强调,该计划的具体细节可能会发生变化。

独立第三方将担任新公司的独立董事,而字节跳动将继续控制TikTok及其核心算法。消息人士称,为了缓解美国对“国家安全”的担忧,TikTok的美国数据将存储在美国,而甲骨文将作为数据服务提供商。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TikTok总部一直在美国,洛杉矶设有TikTok全球规模最大的办公室。

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周一在接受CNBC采访时说:“我们还致力于将TikTok Global创建为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并提供2万个新工作岗位。”

不过,字节跳动当天表示,不会将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出售给微软或甲骨文,该公司也不会将源代码提供给任何美国买家。

此前,美国CNBC援引姆努钦的话报道称,TikTok出售的最后期限是9月20日。

路透社援引美国前国家安全官员和监管律师的话说,字节跳动要说服白宫允许其保留TikTok的多数股权,势必会面临一场艰难的斗争。

美议员联名反对合作提案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面临着国会两党议员的压力。

美国鹰派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cro Rubio)等6名议员9月16日联名致信特朗普,反对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提案。

他们在联名信中写道:“新方案不会让数据和算法脱离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控制,也不能解决TikTok带来的国家安全威胁问题,这明显背离了特朗普8月6日行政令中的要求。部分出售或者可信任合作方模式,都不足以保护美国人民以及美国国家利益,无法避免行政命令中所详细陈述的严重风险。”

这一联名信由卢比奥领衔,他也是去年底呼吁美国政府调查TikTok配合中国审查内容的第一人。在卢比奥的信件上联合签名的参议员包括提利斯(Thom Tillis)、史考特(Rick Scott)、康宁(John Cornyn)、威克(Roger Wicker)、沙利文(Dan Sullivan)等人。

这也不是美国参议员第一次公开反对TikTok与甲骨文合作。

特朗普的支持者、鹰派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9月14日晚间致信姆努钦,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拒绝TikTok的交易。霍利认为新方案完全无法接受,违反了特朗普行政令。他坚持要求出售或彻底封杀TikTok,并强调字节跳动无意放弃对TikTok的控制权。

周三晚间,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也另外去信特朗普,主张甲骨文和字节跳动现行交易“没有满足总统行政命令的主要目的”,而且“构成严重国家安全风险”。

除了共和党,民主党参议员维登(Ron Wyden)15日下午发表声明说,让甲骨文成为中间人并不能保护美国的安全。更糟糕的是,甲骨文在收集和出售美国人的私人数据方面有着糟糕的记录。

甲骨文创始人艾里森同特朗普的关系非同寻常,早已众人皆知。

就在6名共和党议员向特朗普发出联名信后,特朗普对字节跳动计划保留TikTok在美国运营中的多数股权的计划提出质疑。

Check Point US East软件小组工程主管Mark Ostrowski表示,拥有技术合作伙伴关系和对平台的控制权完全是两码事,因此美国政府原本存在的担忧仍然存在。

记者 袁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