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个交易日涨六成 都市丽人多位高管频繁增持背后的意图

15个交易日涨六成 都市丽人多位高管频繁增持背后的意图

2020年09月20日 09:48:23
来源:新京报

近一个月以来,处于转型中的“中国内衣第一股”都市丽人高管们频繁增持股份。一般来说,增持股份是上市公司提振市场信心、增强投资者信念的重要手段之一。从近期的股市表现来看,其高管增持股份的效果已有所显现。在业内人士看来,都市丽人高管增持公司股份不排除现实形势所迫的因素。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本来业绩不佳的都市丽人雪上加霜,但其转型计划仍在继续推进。

近一个月三位高管增持公司股份

9月16日,都市丽人发布公告称,公司主要股东及主席郑耀南于9月14日按每股约0.6876港元的平均价格,从市场上购买了100万股公司普通股。在此之前,郑耀南于9月4日至9月9日以及9月11日,以每股约0.5656港元的平均价格从市场上购买了共532.1万股公司普通股。截至目前,郑耀南共购买了632.1万股公司股份,总金额约369.72万港元,购买股份约占都市丽人已发行股本总额的0.28%。

都市丽人执行董事张盛锋通过全资拥有的信锋国际有限公司,先后于8月31日至9月3日,9月7日至9月8日,分别以每股约0.4745港元、0.5544港元的平均价格从市场上购买了468.7万股、165.3万股公司普通股,总金额约91.64万港元,购买的643万股股份约占都市丽人已发行股本总额的0.28%。

另外,香港联交所最新资料显示,都市丽人执行董事兼副总裁吴小丽也于9月14日增持了公司100万股股份,每股平均作价0.6876港元,总金额约68.76万港元。此次增持后,吴小丽持有都市丽人7.91亿股,持股比例为35.14%。

都市丽人在公告中并未对高管频频增持公司股份的原因进行解释,只表示几位高管近期增持股份,表明其对公司及附属公司的前景抱有信心。

一般而言,增持股份是上市公司提振市场信心、增强投资者信念的重要手段之一。从都市丽人近期的股市表现来看,高管增持股份的效果已有所显现。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都市丽人在8月18日至8月31日的收盘价一直在0.42港元/股-0.44港元/股区间徘徊,其中8月25日报收0.42港元/股的股价,是都市丽人今年至今的最低股价。随着都市丽人高管不断增持股份,截至9月18日,都市丽人报收0.7港元/股,较8月25日股价涨幅已达66.7%;较高管开始增持股份的8月31日股价,涨幅为60%。

高管增持背后,都市丽人近年业绩“闹心”

在业内人士看来,都市丽人高管增持公司股份,不排除现实形势所迫的因素。突如起来的疫情让零售业遇冷。对于以线下门店为主要业务模式的内衣企业而言,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

在维多利亚的秘密分公司陷入破产管理后不久,有着“中国版维密”之称的都市丽人在7月初被曝出将关闭90%门店的消息,甚至还登上了微博热搜。随后都市丽人官方对“关闭90%门店”的说法予以否认,表示只是在疫情期间暂停了部分店铺营业。截至5月,都市丽人直营及加盟近6000家门店已全部恢复营业。

尽管关店风波是场闹剧,但都市丽人业绩下滑却是事实。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6个月内,都市丽人收入13.33亿元,同比下降39.7%;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3546.6万元,这是都市丽人近年来表现最差的半年度成绩单。都市丽人在半年报中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自营门店及加盟商门店所在的主要购物区人流量受到限制,对业绩产生了重大影响。其实,在此次疫情暴发前,都市丽人的业绩困境就已显现。

成立于1998年的都市丽人,经过十余年的布局打拼后,净利润开始逐渐飙升,在港股上市后的第一年即2015年,都市丽人净利润达到迄今为止的最高值,为5.4亿元。2016年,都市丽人净利润出现首次下滑;到2019年,都市丽人交出了上市后的首份亏损年度报告。数据显示,都市丽人2019年的净利润为-12.98亿元,同比下降了443.4%。

“内忧外患”下,转型谋生机

有分析指出,都市丽人近年来“闹心”的业绩表现,受到了内衣消费市场变化的影响。近年来,主打“舒适度”的无钢圈内衣迅速发展并被消费者接受,这让早期主打快时尚性感内衣的都市丽人备受冲击。事实上,都市丽人首现净利润下滑的2016年,也是无钢圈内衣迅速成长的一年。

女性群体对内衣消费意识的转变,对都市丽人业绩造成了直接影响,而女性消费者购买渠道的多样化,则令都市丽人措手不及。在“高光”时刻2015年,都市丽人曾提出“万店计划”,这一年都市丽人的门店数量达到高峰,为8058家。过激的门店扩张策略让都市丽人在2016年的存货同比激增43.77%至11.51亿元,约占当年总资产的30%。此后,都市丽人的存货在2017年至2018年间也未曾低于11亿元。

郑耀南在2019年年报中坦言,虽然过去快速的网络扩张令公司取得了市场领导地位,但各个加盟商的零售和补货能力良莠不齐,加上国内贴身衣物市场的销售渠道多元化、产品质量及产品组合方面的结构性调整,导致公司的直营店及加盟店存货囤积,从而影响了公司整体盈利。为扭转业绩下滑态势,都市丽人从2019年下半年起着力转型,都市丽人自称为“二次创业”。

今年疫情的暴发加重了都市丽人的困境,但并未改变都市丽人对转型计划的推进。在发布2020年中期业绩预告时,都市丽人表示会持续推进转型计划。

促销、降价、清库存,“押宝”实用性、多渠道

都市丽人的转型主要从产品、渠道、供应链以及清理存货等方面着手。其中,解决高库存难题、清理存货是都市丽人转型的一大重点。都市丽人早期“跑马圈地”后留下的后遗症是库存积压难题。为清理库存,都市丽人提出了聚焦经典款产品、通过各种销售及分销渠道进行合理折扣、快速开设超过100间工厂折扣店等措施。据悉,今年618电商节,都市丽人在京东、天猫商城等电商平台推出了大量优惠折扣,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其中在京东全品类销量同比增长150%,在天猫全品类销量同比增长81.16%。

有分析指出,对于一家公司而言,多渠道、大力度的折扣和促销,会对产品形象造成损耗,使产品在消费者心中的地位下滑,不利于公司长期发展,并非长久之计,效果也不一定显著。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都市丽人存货为7.4亿元,较去年年底上升了9%。

对于都市丽人而言,以促销、降价的方式清理库存,似乎是在饮鸩止渴。这些旧存货虽然在短时间内可以变成收入,但最终会影响公司产品乃至整体形象,进一步压缩公司利润,令都市丽人转型的最终目标大打折扣。

事实上,从目前来看,都市丽人的转型突围,更多把宝押在了转变产品定位与拓展销售渠道等方面。在产品定位上,都市丽人舍弃了以往的性感形象,向实用、功能和性价比高的产品转变。为契合产品定位的转变,都市丽人还签约新代言人关晓彤,从而正式向年轻市场发力。今年8月,都市丽人就以“实用性”为主打理念,推出了一系列秋冬新品。

在销售渠道拓展方面,都市丽人则加大了对电商渠道和腾讯小程序的投资,以弥补线上渠道的发展短板。截至今年上半年,都市丽人在电商渠道的发展已有一定成效。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都市丽人的电商收入为3.82亿元,同比增长18.14%。此外,都市丽人在一些主要电商平台的5月及6月销售,同比实现了34.7%的增长。都市丽人表示,今年下半年将加大跟主要电商平台天猫、京东和唯品会的合作,以维持或超过2020年上半年电商业务的增长。

另外,线下渠道方面,都市丽人在关闭亏损门店的同时,开设了以“家庭生活理念”为主题的购物中心门店,并以新形象开设或翻新第七代门店。目前,首家都市丽人旗舰店已在东莞开业。都市丽人方面表示,该旗舰店模式还将在其他主要城市逐步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