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退市整理期首日一字跌停仅13万资金出逃

暴风集团退市整理期首日一字跌停仅13万资金出逃

2020年09月22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昔日影音“王者”,创下54个交易日内共39次涨停的“妖股之王”暴风集团,如今成为首只跌幅20%的退市股。

9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首日,暴风集团简称变更为“暴风退”,开盘暴跌20%一字跌停,全天换手率0.05%,仅13万资金出逃。而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尚有6.35万股东。

6万股东陷泥潭

此前9月18日晚暴风集团公告称,9月21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30个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根据《关于创业板风险警示股票和退市整理期股票交易制度安排的通知》,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期间,价格涨跌幅限制比例为20%。

和乐视网类似,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第二条的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暴风集团退市后,将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

因未与相关审计机构签署协议、尚未完成聘任首席财务官的工作等原因,暴风集团至今尚未能完成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中报的披露。因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今年7月8日起,暴风集团被暂停上市。

根据最新一份披露的财报,截至2019年9月30日,暴风集团仍有6.35万股东。

9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首日,暴风集团开盘便暴跌20%,全天一字跌停,资金出逃机会渺茫。截至21日收盘,暴风集团报收1.18元/股,总市值仅剩3.9亿元,尚不及高光时刻400亿元市值的零头。全天换手率0.05%,仅13万资金出逃。

光大证券仍陷35亿诉讼

回顾暴风集团的陨落史,并购MPS是绕不开的一桩大事,冯鑫入狱也是由此导致。而这桩失败并购,也将相关金融机构拖入漩涡。光大证券,便至今仍身处35亿元诉讼泥淖。

2016年2月,暴风集团、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分别出资2亿元、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并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用于收购境外MPS公司(MP&SilvaHolding S.A.)65%股份,大举进军体育产业。然而,被收购后,MPS很快陷入了严重的经营危机,现金流也出现重大问题。2018年10月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

MPS暴雷直接导致2019年2月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时,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浸鑫基金两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关联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由此向光大资本提起民事诉讼。

2019年3月20日,光大证券公告称,拟对2018年度计提负债14亿元,对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亿元,合并计提减少公司利润总额约15.2亿元。

2019年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公司及董事长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合计约为7.5亿元。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据媒体报道,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同年9月,暴风集团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冯鑫因此陷入牢狱之灾,暴风陷入“无主”境地行将退市,光大证券也因此至今仍陷于35亿元诉讼泥淖。

2020年8月8日,光大证券披露的《关于下属公司诉讼及仲裁进展的公告》显示,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光大资本向招商银行支付31.16亿元及自2019年5月6日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并承担部分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等费用;向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金4亿元,支付2018年1月1日至实际履行之日投资收益并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总金额合计超过35亿元。截至公告日,两个判决均仍在上诉有效期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