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局TikTok交易的超级富豪

搅局TikTok交易的超级富豪

2020年09月24日 19:58:45
来源:商业人物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最近令75岁的拉里·埃里森感到激情澎湃的不再是妙龄女郎,而是一桩与TikTok有关的交易案。

过去两个月,围绕这款热门视频应用未来命运的复杂谈判,已成为美国商业史上几无先例的一幕。为了从字节跳动手中拿下TikTok在美国的控制权,政客权贵和商业大亨们频频献计,而身为甲骨文公司老板的拉里·埃里森,可能就是目前最活跃的一个。

在甲骨文出现之前,原本最有希望吃下TikTok(或者可以达成重要合作)的是微软。然而就在微软CEO纳德拉为促成交易在各方面前讲得口干舌燥时,这家IT巨头被遗憾地告知自己出局了。取而代之的,是与总统个人关系更加密切的拉里·埃里森,以及他执掌下的全球软件巨头甲骨文。

虽然业内名头依然响亮,但甲骨文在业务层面登上新闻头版,近年来已是少有的事。就像一个老迈的过气明星,属于它的巅峰时代已经过去。与如今叱咤硅谷的美国科技巨头相比,甲骨文已变得黯淡,如果不是卷入此次TikTok的争夺战,它甚至都快要被媒体遗忘了。

但这并不影响拉里·埃里森仍然是一位大名鼎鼎的超级富豪。

今年4月份公布的《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上,他以590亿美元财富位列第5位。作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之一,拉里·埃里森以“奢侈玩具之王”的绰号著称,并且身边时常香车美女环绕,也干了不少高调张扬的事情。当令人头晕的TikTok收购案刚开始时,或许这位富豪并不认为这会与自己有关,直到与他的老朋友——美国总统搭上了线。

在硅谷,拉里·埃里森是少有的公开支持现任总统的大佬之一,他本人也是共和党的大金主。硅谷所在的加州是民主党的忠实选区,每当身为共和党人的特朗普光临此地时,不乏会遭遇集会抗议。但拉里·埃里森不在此列。今年他在南加州的豪宅中,还隆重欢迎了前来寻求连任筹款的特朗普,虽然此举引发众怒并被近万名员工联名抗议,但埃里森依然我行我素。

美国报纸上不时有尖刻的评论称,甲骨文是“硅谷最让人没有好感的知名公司之一”。这是因为这家已有40多年历史的知名企业,似乎永远都在向白宫示好。这层与美国政府的暧昧关系,是很多其他巨头公司不具备的“特质”。在外界看来,正是与特朗普本人保持的亲密友谊,这次又让甲骨文占到了便宜。

老当益壮的拉里·埃里森,准备要在事业上重整旗鼓了。

“我最喜欢的硅谷创业例子是拉里•埃里森。”写了畅销书《硅谷百年史》的皮埃罗•斯加鲁菲曾在采访中说。

在他的眼中,硅谷充斥着不同寻常的故事,这里集中了一帮“疯子”,他们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却是最疯的。这些人之中,埃里森就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个。

属于拉里·埃里森的辉煌时期,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开始。他是和比尔·盖茨同一时代的创业者,也是硅谷另一个辍学起家的样板范例。1977年,拉里·埃里森与合伙人集资2000美元创办了甲骨文的前身,主要业务是向大型公司和机构推销通用的数据库软件。那一年,他32岁。

这位白手起家的创业者颇具营销天赋。尽管公司起初只有几名程序员,但凭借他娴熟地“自我吹嘘”,仍从客户手中挖到了第一桶金。九十年代兴起的互联网浪潮,给了甲骨文迅速壮大的机会。由于互联网公司普遍对数据库的超大需求,甲骨文进入最赚钱的一段时期。而拉里·埃里森本人,也很快成为全美国仅次于比尔·盖茨的第二大富豪。

随着甲骨文在数据库领域确立起绝对权威,不少日后的科技巨头都成为了它的客户,其中包括阿里巴巴和亚马逊。巴菲特对甲骨文也十分看好,并且掷下重金购入了它的股票。而在公司壮大的同时,拉里·埃里森挥金如土的富人生活也炫目登场了。

与自称只爱打桥牌、并没什么奢侈爱好的的比尔·盖茨不同,拉里·埃里森则兴趣多多。他是一名竞赛帆船的狂热爱好者——这是一项相当昂贵的富人运动。前几年,为了参加一次帆船比赛,埃里森甚至不惜公然缺席甲骨文的全球会议演讲,一时在硅谷科技圈传为谈资。为了玩得尽兴,财大气粗的他还发起创立了SailGP国际帆船大奖赛,这项赛事不仅吸引着全球顶尖选手们加入,而且还出现在了今年好莱坞的最新大片中。

2013美洲杯帆船赛决赛,美国甲骨文队成功卫冕。

图源:视觉中国

除了烧钱的运动,拉里·埃里森购买豪宅庄园也不手软。其中有名的一例是,2012年他从亿万富翁默多克的手中购入夏威夷第六大岛拉奈岛,据称他为此花费了五六亿美元。此外,这位超级富豪也喜欢漂亮女人,在一生之中他有过数任妻子,一度有着硅谷“花花公子”的称号。

商场上的拉里·埃里森则是咄咄逼人,攻击性十足。

他曾经将苹果的董事会成员称作“白痴”,因为他的好友乔布斯就曾被这些人赶出过公司;他大骂惠普CEO是一个小偷,还说Uber和Wework压根“一文不值”——即使这两个项目曾是他的友人孙正义所重磅投资。而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为了与微软竞争,他还曾指使下属去翻对手的垃圾堆,以找出对方的所谓“秘密违规行动”。

就像一只格外好斗的公鸡,埃里森向每一个敢于挑战的同行或挑衅者,常常没什么犹豫便直接开炮。

拉里·埃里森的好友圈,是个全球顶级富豪组成的私密圈子。

虽然商场上与微软是长期的对头,但埃里森却与比尔·盖茨私交不凡。正是在比尔·盖茨的劝说下,拉里·埃里森加入了由盖茨和巴菲特发起的财富捐赠计划,这项计划意在鼓励超级富豪们将自己的财富用于慈善目的。一同加入其中的,还有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和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等。

拉里·埃里森时常出没于名流社交晚宴上。图源:视觉中国

拉里·埃里森曾被苹果已故创始人乔布斯视为“最好的朋友”。在1997年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时,埃里森也加入了苹果董事会,他帮助并见证天才乔布斯创造了后来的商业奇迹。他与埃隆·马斯克同样关系甚笃,当外界频频质疑这位特斯拉的创办者时,埃里森对好友公开表示了支持。2018年底,他还担任了特斯拉董事,并且大手笔买入了几百万股特斯拉股票。

拉里·埃里森在2014年辞去甲骨文CEO一职,但仍保留了董事长的职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批崛起的科技公司中,目前他是仍在掌权的最后几位创业者之一。

甲骨文的后继乏力源于对云计算业务的迟钝。

当2008年埃里森向投资者们讽刺云计算概念时,他没有意识到这个模糊不清的新物种将会带来多大的冲击。由于云软件价格便宜,且无需传统的巨大数据中心支持,因此颇受客户青睐。阿里巴巴在当年便喊出了去“IOE”的口号,其中就包括削减对甲骨文数据库的依赖。而亚马逊也早早开启了自己的云业务。昔日的大客户们纷纷倒戈,但甲骨文却仍沉浸在打包销售软件和硬件的传统业务中,错过了业务转型的最佳时机。

倔强的拉里·埃里森开始带领甲骨文反击。不过就云业务而言,目前甲骨文与微软、谷歌和亚马逊并不是同一量级,这也是微软此次失手TikTok交易而引发争议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TikTok而言,它需要一个能够提供更强大云服务能力的平台;对参与这笔交易的巨头们来说,自己的云基础设施则可以借助TikTok庞大的用户数据而发展。但是拉里·埃里森遭到了一些苛刻的批评——带着强烈企业业务基因的甲骨文,被认为并不适合拿下TikTok这一社交媒体。“除了有钱之外,甲骨文参与这项交易没有任何逻辑可言。这就是拉里·埃里森头脑发热的一次政治投机。”

不过,在取悦特朗普还是华尔街之间,埃里森似乎倾向了前者。而在这场纷繁交织的商业大戏中,特朗普也笃定地表示,甲骨文可以处理好它。这意味着,如果本周末之前没有意外发生,埃里森和甲骨文大概率就手握胜券了。

在推特上,拉里·埃里森只有十万粉丝,而好朋友马斯克的粉丝数则达到3800万。

马斯克要比他小27岁,这可能也是埃里森玩不转推特的原因之一。

与其他兴趣比较单一的老朋友相比,拉里·埃里森的确显得涉猎广泛,无所顾忌。他不仅在帆船和网球项目上一掷千金,而且还想成为职业橄榄球和篮球球队的老板。他是美国作家安·兰德的忠实粉丝,可能是受到偶像“理性利己主义”理念的影响,这位超级富豪便“彻底”释放了天性。

2010年,拉里·埃里森在电影《钢铁侠2》中客串了一位生性风流的亿万富翁——可以算作是本色出演。就在那一年,甲骨文拿下了全球一半以上的数据库市场份额,成为该领域的绝对寡头。甲骨文日进斗金,埃里森也处在巅峰。

钢铁侠+战争机器大战鞭索的主战场,就在斯塔克博览会中的甲骨文馆内发生。

数年之后,这位老一代硅谷创业家遭遇了更多的挑战,甲骨文也在艰难地寻求翻身。就在十几天前,他连上了与特朗普的一通电话,媒体报道称他在电话中向总统坦陈了参与TikTok交易的方案,甲骨文开始浮出水面。

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硅谷老炮,仍在翻江倒海。

参考资料:

戴维·麦卡比,TikTok出价突显了甲骨文对特朗普的公开拥护,纽约时报,2020年9月4日

刘皓琳,斯加鲁菲:中国仍落后硅谷二十年,FT,2016年10月31日

Lex专栏:甲骨文竞购TikTok的模糊逻辑,FT,2020年8月19日

裁员千人,被自己的用户颠覆,掉队的巨人甲骨文做错了什么?,江瀚博客,2019年5月9日

拉里· 埃里森的新游戏,彭博商业周刊,2015年6月23日

理查德·沃特斯、基兰·斯泰西,甲骨文为什么和微软抢TikTok?,FT,2020年8月20日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