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宇打脸实录
科技

罗振宇打脸实录

2020年09月27日 22:54:15
来源:贝克街探案官

作者:贾沛霖

提起罗振宇,所有人都知道他那“三寸不烂之舌”,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罗振宇已经创立了一个属于他的知识付费帝国。

借助着知识付费的东风,罗振宇和他自己所创办的思维造物公司已经在大江南北如火如荼。而思维造物公司的盈利能力一直也让外界十分的好奇,但是到了2020年9月25日这天,这份好奇完全转变为了现实,那就是罗振宇已经赚的盆满钵满。

罗振宇不仅想打造属于自己的知识付费帝国,而且想借助着此次东风,让自己的知识变现更进一步。于是在9月25日晚间,思维造物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在说明书中,罗振宇的思维造物准备在创业板挂牌上市。计划发行不超过1000万股股票,准备募集的资金超过了10亿元。

这样的雄心壮志,以及赚钱能力让人叹为观止。但是所有人也都在对罗振宇的IPO大业有疑问,那就是罗振宇虽然在知识付费帝国中呼风唤雨,但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所说出的话也被打脸频频。

两个老罗

如今,论起在互联网圈子中最为盛名的两个老罗,那肯定非罗振宇和罗永浩莫属。

罗振宇依靠知识付费及三寸不烂之舌而在互联网圈中闻名。而罗永浩更是可以称作罗振宇的“前辈”。早在2000年后,罗永浩就凭借着自己的伶牙俐齿,在新东方课程以及后来的巡回演讲中引领了当时还不算成熟的互联网圈子中一股潮流。

2012年,罗振宇创办了《逻辑思维》节目,这才频繁出现在网络视线中。在罗振宇刚刚出名的第二年,就曾经对罗永浩大加赞扬。

2014年,罗振宇在一次网络演讲节目中对罗永浩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当时正值罗永浩即将发布锤子第一代手机Smartisan T1,而罗振宇则说道,自己曾经和一帮搞投资的人在一起吃饭,中间谈到了将要发布的锤子手机,当时整桌人只有他看好罗永浩。

罗振宇接着说道:“他们反对罗永浩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罗永浩此前没做过手机,软硬件都不熟悉,失败肯定是必然的,但是我就不这么认为。”

“我觉得罗永浩是个有势能的人,”罗振宇说道。

现在想来不知道当时的罗振宇是不是在说反话。2014年,那时罗永浩的锤子手机仅刚刚步入市场,虽然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后来的实际表现却并不佳。

罗振宇的“罗永浩是个有势能的人”观点,也得到了应证。罗永浩每次开发布会时口号都十分响亮,“势能”足够大,但是落实到产品上,很多时候适得其反。

罗振宇的这一番毒奶自然得到了应验。在公开表示对罗永浩和锤子手机的赞赏之后,罗振宇的言论就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紧地缠绕在锤子手机和罗永浩的心头。

结果就是罗永浩的锤子手机一直以来都不温不火。

在经历了数年的挣扎之后,2019年,锤子手机不得不卖给了字节跳动,成为了别人的子公司,再也不姓罗。

2016年,罗永浩在发布新款锤子手机时,罗振宇给罗永浩发了一微信:你好好干啊,我们这一波靠吹牛逼起家的就剩咱俩了。

现在,只剩罗振宇了。

打脸的戴威

提到戴威,说不定很多人都恨得牙痒痒。

“什么时候才能退押金?能不能不要那么多套路?”

2018年,在经历逼退滴滴入主之后,戴威和他的ofo一起陷入了困境。

一年间,ofo经历了大大小小数股风波,包括用户挤兑退还押金,拖欠供应商货款,甚至多家和ofo有战略合作关系的供应商,都已经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所有人都明白,戴威和他的ofo,离玩完不远了。

而且经过此役,戴威在投资圈里的名声甚至不如以往。因为他逼退滴滴资方的行为,着实在投资人看来不甚光彩。

但是在罗振宇看来,这未必就是“坏事”。

2018年12月31日晚,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提到了戴威和他的ofo。

罗振宇显然是十分支持戴威的,“他创业办了一个公司,花了上百亿,全部赔光了,欠了好多债,有一千万个债主,还被法院下了限制令,连飞机都不能坐。你觉得这人是不是完了啊?这辈子是不是就交代了?走投无路了?”

但是显然罗振宇的这番言论并不能给戴威带来任何的帮助。

反而在罗振宇发表言论之后,戴威的ofo在2019年初直接变成了半死不活的境地。直到今日,ofo已然成为老赖的代名词。

罗振宇对于戴威的评价不仅如此。他还认为戴威非常年轻,以后人生还有很多种可能。

但是根据罗振宇老师的毒奶能力,估计戴威看到这句话都会“瑟瑟发抖”。

暴风乐视式的寒冬

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都在每年的12月31日举办。

从2015年开始,罗振宇的“被打脸”言论在这个演讲上就频频出现。

最为精彩的,莫过于2015年那次跨年演讲。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成功上市,当时的发行价是7.14元。如果按数个月后的股价来计算,暴风科技的涨幅已经达到了1300%。

这样子的表现不仅让冯鑫和暴风科技赚的盆满钵满,而且还引来了一大批人跟风评论。在这些人的言语中,暴风科技已然成为了一种 “妖股”。而妖股的下场往往都是最终出局。

当时的市场对于暴风是既怕又爱。怕的是暴风哪一天一夜之间从山顶到山谷,爱的是头一批购买暴风股票的人都已经身价翻番。

而另一家与暴风科技齐名的当红互联网炸子鸡乐视也是同样如此。

当时的乐视在贾跃亭的带领下突飞猛进,不仅在多个领域发布自己的产品,而且还宣布了庞大的乐视帝国计划。2015年4月14日,作为乐视帝国计划中的重中之重,贾跃亭第一次提出了生态模式来进军手机行业。

随后,乐视在2015年取得了亮眼的业绩报告。乐视实现了业务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了90%,净利润增长了57%的优异表现。

而罗振宇也在2015年底的跨年演讲中,针对乐视暴风讲了自己的认知。

“暴风影音和乐视是中国市场中的一个新物种,不能用传统的是非,是不是正确和错误的眼光来看待这样的新物种的存在。”

罗振宇表示:“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欢迎不欢迎、满意不满意,这样的物种就这样来了……这个新物种的存在一定会改变我们的环境。”

但是随后罗振宇的演讲就如同毒奶一般,迅速打了罗振宇自己的脸。

在2016年初,暴风就多次由于各类问题而收到诉讼文件,并且由于投资失误,多次出现了业务下滑。

而乐视的下场则人尽皆知。现在贾跃亭远在美国,成为了著名的老赖。

不知道罗振宇翻到以前的讲稿,会不会感到脸很疼。

除此之外,罗振宇被打脸的次数还数不胜数。

2014年,在谈到一家北京当红的卖煎饼店黄太吉时,罗振宇认为这是一家标新立异,代表着全新商业模式的传统店面,大加赞赏,甚至出席了活动。

“意味着过去我们这个商业世界所有的观察角度全错。”

但是好话说完没过多久,黄太吉过于注重营销和网红效应,而忽视了产品本身质量。在经历融资、营销一条龙后,黄太吉就因为口味和质量被煎饼市场迅速地淘汰,迅速地销声匿迹。

罗振宇“新商业模式”纯属笑谈。

而罗振宇在公开场合关于未来行业发展和导向的言论,更是无一应验。

人工智能、时间成本、未来互联网企业工作模式,这些在罗振宇说得神乎其神的概念,最终都成了历史吹过的风沙。

纵观罗振宇的知识变现之路,虽然如今罗振宇靠着知识付费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围观人每逢看到罗振宇被打脸的那一刻,还是颇为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