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了8000万的成本?“得到”罗振宇为上市拼了
科技

砍了8000万的成本?“得到”罗振宇为上市拼了

2020年09月28日 07:30:00
来源:36氪

作为知识付费产业第一人,罗振宇在创立《罗辑思维》的那一天,也许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离亿万财富如此之近。

2012年底,罗振宇创办个人知识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那年他39岁。

2020年9月25日,罗辑思维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预披露A股IPO招股说明书。如果顺利,罗振宇的公司上市进程将会加快。这一年,罗振宇47岁。

思维造物拟公开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000万股,占发行后股本比例不低于25%,预期募资金额是10.37亿元。若完成该笔募资,公司整体估值将超过40亿元。

A股上市后,随着吴晓波的巴九灵借壳上市折戟,思维造物将成为A股知识付费第一股。思维造物真的那么好吗?

为上市而生

罗辑思维从诞生之日起,就快速进入了资本拓展的轨道,罗振宇展现了内容之外的资本运作能力,几乎每年都有资本注入。

明星资本和投资人的不断加入,或许也是罗振宇急于上市的重要原因。或者说,从思维造物诞生之日起,可能就瞄准了上市。

2012年底,罗振宇开始打造知识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半年内,由一款互联网自媒体视频产品,逐渐延伸成长为全新的互联网社群品牌。在优酷、喜马拉雅等平台播放超过10亿人次。

罗辑思维推出的短短几个月,2013年3月,就获得了顺为资本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此时,思维造物还未成立。

罗振宇、李天田、吴声于 2014 年 6 月17日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设立时的名称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100万元。

其中,罗振宇以货币出资51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1%;李天田以货币出资29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9%;吴声以货币出资2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20%。

2014年12月,思维造物获得启明创投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2015年10月,思维造物对外宣布完成B轮融资,由中国文化产业基金领投,启明创投等跟投。

2017年和2018年,思维造物迎来了股权增资和变更的高峰时期,创始人罗振宇和李天田的股权不断稀释,其他机构投资者的股权不同程度增加。

2019年,思维造物开始大规模的股份制改造,为最终的上市做最后的准备。

当年3月10日,思维造物有限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采取发起设立的方式,将思维造物有限整体变更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截至 2018年9月30日经审计的净资产作为出资,按照21.6798:1的比例折股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整体变更后,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本总额为30,000,000 股。

发行人的发起人为罗振宇、杰黄罡、李天田、文产基金等 16 名自然人或企业。 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振宇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持有公司46.61%的表决权。其中,罗振宇直接持有30.35%的股权,同时通过杰黄罡间接控制发行人16.26%的股份。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惊叹,净利润其实负增长

思维造物营业收入波动非常大,从业绩等基本��来看并不稳定,盈利能力偏弱。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可能并不是好的投资标的。

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5,635.82万元、73,793.92万元、62,791.13万元和

19,225.57万元,2018 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2.64%,2019 年同比下降14.91%,整体呈现波动趋势。

主营业务中,占比66%的线上知识服务业务和占比19%的电商业务下降较为明显。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公司线上知识服务收入2018 年同比增长 54.77%,2019 年同比下降 18.75%。

2017-2018年,思维造物通过推出《知识就是力量》视频节目并赞助《最强大脑》节目首播等方式加大了品牌投放力度,获得较多新增付费用户,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收入增速较快,造成基数相对较高。

2019年,思维造物开始控制品牌投放和营销支出,强调留存用户。同时业务由纯线上转向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新模式,因此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新增付费用户有所下滑,导致2019年收入有所下降。

由此看出,思维造物业务对于单一渠道投放的依赖太强。一旦收��,就会造成整体业务的显著下滑。

对于电商业务的下滑,思维造物的解释是,公司业务发展重心不断向线上线下知识服务业务迁移,公司电商业务投入及推广力度更向自有版权及知识服务相关领域倾斜所致。

事实上,思维造物在2019年整体营业成本都在收缩,较2018年下降了近8000万。相较净利润水平来说,营业成本收缩非常猛烈。这可能是想在营收下滑的背景下,实现较高净利润。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19年思维造物实现净利润1.2亿元,而2018年只有4700多万元。公司2019年净利润大幅上升的原因系公司对原子公司酷得少年丧失控制权,核算投资收益所致。

在思维造物的利润构成中,要有大量的政府补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公司计入其他收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87.73万元、1,166.67万元和1,426.83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1%、20.68%和 11.71%。

若以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口径计,则公司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2018年下降6.5%。如果营业成本没有断崖式收缩,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还会更大,甚至有可能是亏损。

横向比较,与可比竞品相比,思维造物毛利率和业务收入仅是中部水平,不能算是头部。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图片来源:招股书

思维造物的春天来了?

如果此次思维造物顺利上市,是不是意味着知识付费春天来临?

吴晓波是知识付费上市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年想要通过全通教育实现上市。不过,在全通教育发布重组公告后不久,深交所发问询函,围绕巴九灵对吴晓波个人IP的依赖,以及巴九灵是否与吴晓波名下其它企业存在关联交易等问题,进行了问询。

最终,重组半年,最终没有实现借壳上市。

在借壳上市失败后,吴晓波选择主动申请上市。6月11日,浙江证监局发布的辅导信息企业显示,吴晓波旗下的巴九灵正在接受上市辅导。

相较于吴晓波,罗振宇上市进程更快一些,而且关键问题去个人IP比较成功。对罗振宇来说,未来的难点在于盈利能力的提高。

从行业增长前景看,虽然绝对规模还在扩大,但行业增速放缓。中国在线教育规模以及终身教育规模增速都在下滑,显示这个行业峰值已过。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具体到付费实现转化来讲,也不能乐观。终身教育线上付费用户增速在放缓,终身教育下线付费用户增速一直维持在低位。这对知识付费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

对于思维造物本身来说,在市场规模未来不能大幅增加的情况下,还要面对众多的竞争者,挑战会越来越大。

目前,中国身教育行业市场格局相对分散,尚未出现巨头垄断、寡头竞争等现象。随着市场需求增长,未来社会资本可能会持续进入终身教育领域,行业可能会面临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

思维造物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未来如果公司未能准确把握市场方向及行业政策变化,可能存在竞争力下降的风险”。

思维造物未来的挑战并不小,此次寻求上市,不要只变成一场资本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