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清债务在望,罗永浩下一个角色是什么
科技

还清债务在望,罗永浩下一个角色是什么

2020年09月28日 07:40:00
来源:钛媒体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决赛之夜,罗永浩宣布其始于2018年底的6个亿债务已还清近4个亿。

作为一个例证,人民法院报经与丹阳法院核实,“罗永浩欠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370万元”一案已在执行过程中达成执行和解,并在今年6月全部履行完毕。通过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人民法院报发现目前已无和罗永浩相关的执行信息。

不过另有媒体报道,虽然罗永浩被解除限制消费令,接替其担任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等法定代表人的温洪喜,却仍旧身负37个限制消费令。

对罗永浩而言,尽快还清个人债务,也许并不是一件难事。对锤子科技而言,似乎也在等待老罗重操旧业。

三方面收入来源,罗永浩还清债务大头

最近两年,罗永浩只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还债。而从2018年底的6个亿债务,到目前已还清近4个亿,罗永浩可能已走出最危难时刻。

那么,罗永浩是如何还清这近4个亿的债务呢?其在微博作出了如下的解释说明:

其实这4个亿还了将近两年,还包括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8亿。另外的两个多亿,是参与做另一家公司赚的钱,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两部分构成的。

根据罗永浩的说法,能在近两年还清4个亿的债务,主要靠三方面收入来源:

“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8亿”:这应该是指此前锤子科技与字节跳动间达成的手机团队加入和知识产权交易所得;

“参与做另一家公司赚的钱”:有媒体援引罗永浩公关团队说法,这里的“另一家公司”即小野电子烟;

“做直播电商赚的钱”:罗永浩在今年4月加入直播带货大军,并且担当“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

对于余下的2个亿债务,罗永浩预计未来一年“差不多还完”,而直播带货无疑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罗永浩表示,其直播带货节目即日起调整为一周三播,“希望新年前后能做到日播,相信这也会加快还债速度”。

告别老罗的坚果手机,关注度不比从前

罗永浩靠直播电商努力还债的同时,被字节跳动收入麾下的坚果手机,其关注度却不比从前。

很大程度上来说,锤子科技或坚果手机的品牌,之所以能“出圈”,靠的是老罗的“网红”代言。而在罗永浩告别坚果手机后,这一品牌的公众关注度自然会大打折扣。当然,依旧有一定比例的数码科技用户在继续关注着这个手机品牌。

根据前锤子科技COO、现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的说法,除了罗永浩以外,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均加入字节跳动,原坚果品牌名称和英文品牌名称“Smartisan”也都得到保留。

少了老罗相声助阵的坚果手机,注定只能靠产品说话。

在加入字节跳动后,吴德周带队的新石实验室于2019年10月发布坚果Pro 3和Smartisan OS 7.0。

字节跳动时代登场的首款坚果手机,依然有可圈可点之处,即便罗永浩针对产品设计和系统问题直言“我不会买”。

而在寡头化现象愈加突出的中国手机市场,“小而美”手机产品的销量之路注定坎坷,何况坚果手机还失去了一位营销天才和灵魂人物。

坚果Pro 3上市之后相对平淡的市场反应,也就不难理解。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手机产品并不是坚果品牌和锤子平台的全部。

在锤子在线商城,可以发现其已发展成综合型的电商平台,涵盖官方自营的坚果手机、配件和品牌周边产品,抖音热销、抖音文创、大力智能家教灯等字节跳动系服务或产品,以及第三方的数码3C、家用电器、家居生活、服饰箱包、美妆个护等等品类。

一方面,新石实验室承担着字节跳动的硬件中台工作,着力于包括智能手机及教育硬件等在内的智能硬件产品研发及销售;

另一方面,锤子科技的平台资源,同样要为新东家贡献最大的商业价值,故而引入了字节跳动系的服务或产品,以及更多的第三方品牌及其产品。

但不可否认的是,字节跳动能否长期沿用坚果品牌和锤子平台,关键还是要看其手机产品能否实现真正的市场突破。

就在近期,有网友曝光了疑似坚果5G新机的工程图,如下所示:

“白色真的不好做。一旦实现,值得期待。”Smartisan产品经理朱海舟在微博表示。吴德周同样在微博暗示,新一代坚果手机即将到来。

对于新一代坚果手机,不知罗永浩又会做出怎样的评价。

彻底还清债务后,罗永浩是否会重操旧业?

不少锤粉和罗粉,一直在期待罗永浩能重操旧业,回归科技行业,完成未竟之业。有网友就发出这样的言论:

作为乔布斯的唯一灵魂附体者,罗永浩是注定要回归锤子的,正如当年乔布斯在羞辱的离开苹果多年后的王者回归一样,罗永浩的回归将会给数码IT行业带来石破天惊的新局面。

理性看待,在彻底还清债务后,罗永浩是否会重操旧业呢?

一方认为,罗永浩直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告别锤子科技,例如其微博认证依旧是“锤子科技CEO”,直播带货不少都是数码科技产品,最近在《脱口秀大会》舞台同样身着带有锤子Logo的上衣等;

只要老罗彻底还清债务,依然会回到自己热爱的数码科技甚至是智能手机行业,同时继续着自己未竟的工匠梦想;何况老罗对硬件系统以及效率工具有着独特、深厚的洞悉和造诣,而这同样可以很好匹配现在和未来的智能手机和数码科技产品发展趋势。

另一方则认为,锤子科技这些年的遭遇已然给罗永浩以沉重的打击,他不可能再贸然杀回数码科技甚至是智能手机行业;

罗永浩应该明白,锤子科技想要在智能手机市场真正站稳脚跟,光靠其个人魅力、情怀营销以及对产品的执念,是远远不够的;何况现在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中小品牌厂商想要存活下去更是难上加难,你罗永浩又何必再趟这趟浑水呢?

两派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最后的决定权肯定还是归罗永浩。

在未全面还清债务前,罗永浩将继续在直播带货的道上一路狂奔;而在全面还清债务(包括解除温洪喜的限制消费令)后,罗永浩也要三思是否重操旧业。不管是在未来选择从事哪一领域,期待老罗都能成为这个行业的一盏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