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星时光欲上精选层 名表授权即将到期 成为一大风险因素

瑞星时光欲上精选层 名表授权即将到期 成为一大风险因素

2020年09月29日 00:32:48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卡西欧、爱彼……众多名表的销售商宁波瑞星时光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星时光)准备上精选层。

瑞星时光做代理销售,毛利率不高,保持在30%以下。需要注意的是,瑞星时光多款名表销售合同期限将在今年底到期,包括卡地亚、江诗丹顿等名表。实际上,瑞星时光的主营业务收入正是来自这些名表销售。

瑞星时光在风险提示中也提出,若销售点在授权到期后不能续签,将对业绩构成影响。

多款零售协议于年底到期

日前,瑞星时光的精选层申报稿已获受理。瑞星时光一直从事高档进口钟表、珠宝等销售。卡地亚、欧米茄、江诗丹顿等知名手表销售商背后均有瑞星时光的身影。从公司收入比例来看,钟表收入占到了九成以上。2017~2019年,其钟表业务收入分别为2.9亿元、3.6亿元及4.7亿元。

瑞星时光卖得最好的还是卡地亚、欧米茄、江诗丹顿这三大手表品牌,销售收入位居前列。尽管钟表行业最近两年的销售状况整体下滑,但瑞星时光并没有行业表现那么糟糕。2017~2019年,瑞星时光的营收分别为3.05亿元、3.82亿元、5.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31.6万元、3165.2万元、4927.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瑞星时光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据了公司收入的近半壁江山。2019年,金鹰集团、厦门磐基大酒店有限公司、德基广场有限公司、镇江市八佰伴商贸有限公司、宁波城投这五大客户合计贡献收入2.39亿元。

实际上,瑞星时光销售钟表需要和授权方签订零售授权协议。钟表行业内,大多数国外知名钟表品牌的所有权集中在少数大型集团手中,历峰商业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瑞星时光则从历峰商业有限公司获得授权。然而,根据公司正在履行的零售授权协议情况,不少合同就在今年到期。比如,卡地亚品牌的授权方历峰商业有限公司,瑞星时光在江苏省镇江市、南通市、宁波市的部分销售点位,合同到期时间是今年12月31日。而像在江苏省扬州市的点位,2016年12月31日则是合同到期日。江诗丹顿的授权情况也类似,厦门市思明区的一处销售点位是今年12月31日到期。萧邦、欧米茄等品牌手表销售点位的授权也是在今年底到期。

历峰商业有限公司还是瑞星时光第一大应付账款单位。截至2020年3月31日,账面余额为1611.65万元,占应付账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68.29%,款项性质为货款。

董事长和董秘被口头警示

实际上,瑞星时光依赖品牌授权的问题在其挂牌时就已遇到。根据公司于2016年7月披露的补充法律意见书,公司部分品牌手表销售未获得品牌商授权,这也说明了当中的风险。

瑞星时光的律所经过核查后表示,公司虽尚未获得品牌书面授权,但合同实际履行情况良好,产品来源合法,公司未获得授权销售相关产品的不存在合同纠纷和侵权风险。

在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看来,当授权期终止,无法继续销售就会面临收入增长停滞,“可能会被问到如果无法展期是否会影响业务收入、多大程度上会影响业务收入以及获得授权的可能性。”

瑞星时光在风险提示中坦言,若销售点在授权到期后不能续签,将会对公司短期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瑞星时光在精选层增发募集资金是为解决公司的资金需求。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尚存在向关联方拆入资金,余额为3350万元。向关联方拆借资金,也是因为瑞星时光融资途径单一。

值得一提的是,在申报精选层的过程中,瑞星时光还出现了信披违规的情况。

今年7月15日,全国股转公司监管一部对瑞星时光及公司董事长任涛、董事会秘书田珊珊采取口头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公司于今年6月22日向宁波证监局报送了股票公开发行并进入精选层的辅导备案材料,并于今年6月29日获得受理。

然而,公司未及时披露向证监局申请公开发行并进入精选层辅导备案公告及受理公告,后分别于今年6月29日、2020年7月7日补充披露。公司董事长任涛、董秘田珊珊未能保证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

不过,瑞星时光表示,这并不属于不得进入精选层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