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回港再拿98亿弹药!价格战已成“持久战” 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财经

中通回港再拿98亿弹药!价格战已成“持久战” 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2020年09月29日 10:19:4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9月29日,中通快递(纽交所股票代码:ZTO,港交所代码:2057.HK)正式在港股挂牌上市,上市首日中通快递高开11.93%,报244港元,市值超2000亿港元。中通快递也成为第一个同时在美国、香港两地上市的快递企业,更是港股物流板块市值最大的企业。

自2002年在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90号宣告成立,从首日业务量57票起步,到2019年双11期间,全网单日订单量突破2亿件、并成为全球第1家年业务量突破100亿件的快递企业,中通快递这18年,是极具代表性的中国民营快递史诗级发展的一个缩影。

中国快递业规模已经连续六年位居世界首位,还将在较长时间下保持年增量100亿件已成行业共识。

这个傲人的数据背后,是以中国民营快递军团为“顶梁柱”的近30年的发家史和成长史。

自2016年中国主要民营快递企业“通达系”申通快递(002468.SZ)、圆通速递(600233.SH)、中通快递、韵达股份(002120.SZ)和顺丰控股(002352.SZ)全部登陆资本市场,开启“二次创业”,四年间,中国快递江湖风云迭起。

作为“通达系”里起步较晚的快递公司,中通快递究竟如何能够后来居上,连续4年业务量稳居市场第一?以中通回港二次上市、通达系多家上市公司市值创历史新高的2020年为新起点,中国民营快递军团还将在中国快递江湖和资本市场续写怎样的新故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盘点了中通快递18年成长史,并系统梳理了国内主要民营快递上市公司近4年来的业务数字竞赛和资本市值变化,试图庖丁解牛,解构中国快递市场资本局: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草根创业,桐庐军团创造世界快递奇迹

9月29日上午9:30,中通快递正式于香港联交所(简称“港交所”)主板上市,股票代码为2057。

中通快递(2057.HK)今日首日上市高开11.93%报244港元,盘前成交1.68亿港元,最新总市值为2070亿港元。该股IPO定价218港元,获6.69倍认购,国际发售获大幅超额认购,公司所得款项总额约98.1亿港元。

中通快递港交所上市“云敲锣”现场

图片来源:中通快递提供

此次的香港上市仪式放在了位于上海青浦区的中通快递集团新1号楼三层报告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注意到,上台“云敲锣”的嘉宾全部来自中通网点代表和快递员代表,以及各岗位员工和客户代表,而中通快递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低调落座,并未上台“云敲锣”。

赖梅松在之后的现场致辞中表示,2016 年走出国门在纽交所上市,为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中国快递的窗口;今天,怀着感恩之心回国,在香港上市,对中国经济和中国快递充满信心。

赖梅松同时表示,中通在港交所的股票代码是 2057,20 代表 2020 年,57 正好是中通成立第一天的业务量,这是两个新起点的碰撞,开启了中通新的征程。

资本市场活跃背后,依照2020半年报业务数据,截至今年二季度,“三通一达”四家公司合计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份额的“半壁江山”(63.06%)。其中,中通快递市占率首次突破20%达21.5%、韵达股份市占率为16.61%、圆通速递市占率为14.57%、申通快递市占率为10.38%,可以看到,中通快递规模优势愈发明显,与第二、三名的市场差距进一步拉开。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双11期间,中通快递成为全球第1家年包裹量突破100亿件的快递企业。

2020年因疫情改变的特殊经济环境,中国快递行业增量更有可能是史无前例的。

就在9月1日,中通快递迎来了2020年的第100亿件快递。相比于2019年达成100亿件,今年仅用时8个月零1天,再次刷新记录。

据赖梅松判断,仅中通一家2020年的订单量就会超过150亿件,也就是说,中通今年的增量有可能相当于美国的体量。

显然,“三通一达”每年所承载的数百亿包裹的运转,不仅创造了中国的快递奇迹、电商奇迹,更是一个世界奇迹。

据国家邮政局官方数据,2019年,全国快递业务量超600亿件,快递业务收入超7000亿元,占GDP比重达0.76%,行业收入增速是全国GDP增速的4倍,中国快递业规模已经连续六年居世界首位。

9月10日,国家邮政局邮政业安全监管信息系统实时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第500亿件快件诞生。仅用时8个多月就完成500亿件快递业务量,不仅显现了我国快递发展的蓬勃活力,也彰显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强劲韧性和巨大潜力。根据预测,2020年全年快递业务量将突破750亿件。

中国快递业务量从0到10亿件,用了26年时间;从10亿件到100亿件,用了8年时间;而从100亿件到200亿件,仅用了1年时间。这背后的指数级增长离不开中国民营快递的发展。

而不同于当下的“精英创业”环境,中国民营快递始于1993年,尤其“通达系”这支创造中国快递奇迹、乃至世界快递奇迹的快递军团全部出自草根。

“三通一达”四家公司创始人不仅来自同一个县,还源于同一个乡——浙江省桐庐县歌舞乡。他们的家乡桐庐县也因此被中国快递协会授予“中国快递之乡”的称号。

就在回港上市前夕的9月中旬,赖梅松在客户开放日活动上回顾创业史时仍然感慨直言,(中国)快递就是一部农民的创业创新史。

争霸数年,市场第一攻守战

中国民营快递始于1993年,而中通快递诞生于2002年。

在中通之前,申通(创建于1993年)、韵达(创建于1999年)、圆通(创建于2000年)均已起步。在决定创办中通之前,赖梅松还特地去温州考察了申通网点。甚至中通名字来源的灵感也来自于申通:“‘申’字代表上海,‘中’字代表中国。”

为什么一家起步较晚的公司能在短短时间做到行业规模最大?尤其在寡头竞争格局下,中通如何持续保持规模优势?对此,虽然赖梅松没有公开接受采访,但在回港上市前夕、今年9月中旬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亲自回答了这个问题。

赖梅松将过去18年创业历程分为几个阶段。

2002年到2009年,正是中通最初创业的那几年,赖梅松将其定义为“追随”阶段,也是中通“求生存”的第一阶段。

之所以将时间线拉到2009年,是因为这一年是快递行业的分水岭,在这之前,快递行业处于灰色地带。2009年10月1日,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简称“新邮政法”)正式颁布实施,确定了民营快递的法定地位和作用,这也意味着民营快递终于摆脱“黑快递”的身份,正式获得法律地位和认可。

也正是从那时起,快递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赖梅松及其团队预判,未来“有钱人”会来做快递,投资资本会进入快递行业。

“我自己讲以前城里人不做快递,有钱人不做快递,基本能找到工作的人不做快递。所以快递就是一部农民的创业创新史。”赖梅松感慨。

事实上,纵观过去十年,资本在物流行业的确发挥了重要推动作用,除了阿里、京东等巨头亲自下场,押注国内物流领域主要头部企业的红杉中国、钟鼎资本也都是自2010年开始聚焦物流领域。

自此之后,嗅到历史市场契机的中通开始施行区别于传统快递加盟制的“股份制改制”,简言之,就是把重要节点城市的转运中心从多个利益主体合并成一个共同利益体。

2010年,中通快递启动“全网一体化”发展战略,在行业率先成功完成全国网络股份制改革,形成了三个统一:决策权统一,人事权统一,财权统一。

也正是从2010年到2016年,中通的增长可以说是行业里面最快的。在这期间,快递江湖的“头把交椅”历经空前的激烈争夺,几经易主。

众所周知,作为民营快递的“老大哥”,2015年之前,申通快递一直被公认稳居市场第一的位置,而这种局面在2015年开始被打破。

在历经多次坊间传言后,2015年10月,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在一次活动中首次公开发声,明确圆通市场份额跃居行业首位。这也是民营快递史上“市场第一”的位置首次被改写。

但很快,“宝座”再次易主。

据2016年中通赴美招股书披露,2015年,中通快递业务量为29.5亿件,占据中国快递市场份额14.3%,这与当时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圆通速递(14.7%)几乎持平。在此背景下,2016年底,中通一举坐上了中国快递的头把交椅,并一直延续至今。

“从2016年开始到现在,我们每年的业务增量绝对值也是行业第一。我们从当初6%的市场份额(做)到2019年的19.1%的市场份额。”赖梅松在2020年9月中旬的客户开放日上回忆说。

也正是这一年,2016年10月27日,攻势迅猛的中通快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响开市钟,成为继阿里巴巴之后中国企业在美国规模最大的IPO。

谈及18年来中通从追随、追赶到连续四年稳居市场第一背后原因,赖梅松还提到了中通倡导的“公平,效率,结果”的管理理念。这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因素。虽然这个理念看似放诸四海而皆准,但对于中国“通达系”过去以“散、乱、差”为刻板印象的加盟制而言,却实属可贵。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区别于其他通达系企业,中通2018年还提出加盟制快递的组织架构是“联邦制”的新概念,作为快递加盟发展的一种迭代。

按照中通给“联邦制”的定义,加盟制与联邦制最大的差异在于生成性基础的差异。加盟制是引入外部参与者的合作共创,组织的存在优先于合作成员间的链接,是外生性的弱链接,是纵贯的直线管控。联邦制则是组织内部的体系裂变,成员链接同步于组织的建立,是内生化的强链接,互为链接与组织规模之间的是顺滑共生的,是扁平化的网络分布。

这种迭代的核心在于,草根创业出生的通达系,过去因为没有能力去架构一个体系,只能和别人成为组织关系、磨合成规则,在混乱中发展。而当通达系发展到当下如此大规模,已经不甘心弱控,从内心想去做强控制。这些相对来说都是中通这几年持续摸索出的、较为独特的加盟管理方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赖梅松谈及管理之时,也对比了中国快递江湖“直营”和“加盟”两种模式。

时至今日,尽管市场对于中国快递“加盟”或“直营”的看法已不再对立,对于“低端”和“高端”、“重模式”和“轻模式”也都不再存有那么大的偏见。但不可否认的是,在资本市场,不同模式的估值依然有着巨大的差别。

回到中通本身,在赖梅松看来,无论哪种模式,快递的流程都是一样的:收,转,运,派四个流程。那么中通要做的是什么?同样是加盟制,除了价格战,中通何以能够后来居上?

“网点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派件派好,把揽收的客户服务好。我们中心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转运环节上的时效和路由的优化上尽可能比同行做得好。”赖梅松说。

赖梅松透露,事实上,过去三四年(2016年至今),中通网点明确只要能够做好三件事情:第一,如何激发最前端快递员的内生动力,让他们收入比同行高,实施的路径就是处理好存量和增量的关系;第二件事是中通站点要去做末端建设,近几年中通大力开设菜鸟驿站和兔喜快递超市,目前已经有很多末端门店,大大提升了网点的代收时效,节省了成本,提升了效益。

“第三件事情就是我们认为网点的能力建设非常重要,中通从过去到今年(年业务量)大概会做到170亿件左右,这个跟网点的能力建设是分不开的。”赖梅松说。所以中通在网点的人员设备和场地建设方面是有硬指标的。

就此而言,要想解构中通后来居上、连续四年稳居市场第一的黄金法则,的确不能仅靠对“价格战”的理解。或许正如广发证券所总结,产能底盘和管理哲学才是中通成为“长跑冠军”的杀手锏。

中国快递资本局:无声的较量

中通归港二次上市背后的原因,一方面,从宏观环境来说,正如此前多位投资人士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所表示,中概股在美股市场的市值普遍低于国内预期,且越来越严格的外部审核也给到新经济公司很大的压力,而中美经贸间的摩擦也使得美国市场的外部环境对中国新经济公司表现出了普遍的不友好。规避潜在的或者说已经到来的风险,创造更多元的融资渠道已势在必行。

对于中通而言,概莫能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美股上市四年,虽然中通持续在国内保持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但股价表现一直乏善可陈,头两年甚至历经低迷,2016年上市首日即破发。

尽管近两年中通股价渐有起色,以2020年为例,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中通快递美股股价整体涨幅超30%,但近3月,中通股价却下跌了17.41%。与之对应,美股上同属航空货运与物流板块的UPS、联邦快递,近三月股价分别实现了55.78%、92.87%的涨幅。如何在华尔街讲好故事,始终是摆在中通等中国快递企业面前一件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

而回归港股,对企业来说,无论如何都更接近经营市场,投资者有一定的认知基础,有利于提升投资者的信心和整体的流通性。

不过,除此之外,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中通归港二次上市,背后更深层次原因还在于——中国快递资本局,这更像是一场无声的较量。

尤其,当前,中国快递行业竞争加剧。不只是“通达系”之间的市场争霸战,顺丰切入电商件、京东物流向第三方开放、拼多多引入东南亚极兔快递……行业厮杀带来的价格战最终演变为巨头生态加持下的资本之间的竞争。

而价格战导致各家上市公司的利润同样开始出现分化,并已传导到现金流。

就2020上半年数据来看,中通、韵达、圆通、申通扣非净利分别同比变化-10.67%、-52.87%、+8.15%、-95.94%;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同比变化-45.55%、-79.95%、+12.13%、-149.16%。

从现金层面来看,中通的类现金余额仍远高于同行。

广发证券在今年9月发布的一份研报中就此认为,快递行业价格策略具有短期性,经营性净现金流和类现金余额的分化是龙头突围的强信号。

在广发证券看来,在不考虑外部融资的情况下,经营性净现金流决定了快递公司继续扩张的潜力和参与价格战的韧性。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中通的类现金余额是圆通、申通、百世总和的85%。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通的市场地位就已经绝对安全。

相反,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电商快递领域处于寡头竞争、龙头厮杀的最后阶段,“剩者为王”或将越来越近,这就势必引发空前的恶战。中通位居第一,更将直面多方疯狂反扑。只有不断想方设法拉开第一名与其他几名的差距,确保稳定市场份额的同时,获取更大的规模效益。

也正如在2020半年报中,鉴于目前市场竞争环境,中通重申将“获取市场份额”作为战略重中之重。为此,公司调高了全年业务量指标,并调低调整后净利润。其决心和用意不言而喻。从这点来说,中通渴求更多资金来深挖自己的护城河。

而在不久前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的一席话更为未来可能的市场分化留下足够大的悬念。

“中国快递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样,每一家都是百分之十几、二十的市场份额,这是不现实的。现在美国、日本三家企业的市场都是90%以上,我相信中国一定也会诞生市场份额30%乃至超30%的快递企业,这是必然的。”赖梅松说。

而事实上,在现阶段的规模之争中,“通达系”其他各家、甚至顺丰也加入其中,力度空前。

相关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包括顺丰在内,通达系平均单票收入同比下滑均超过20%。下半年下滑趋势延续,其中,韵达8月快递服务单票收入为2.12元,同比下滑33.75%。这背后虽然也包含科技创新和精细化管理的“成本领先型”竞争策略,但价格战之激烈程度,从中也可略窥一二。

关于市占率之争,另一个明显的财务表征在于,今年上半年,“三通一达”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均有所下降,韵达、申通尤甚,主要原因在于韵达、申通对加盟商的让利,以及对加盟商流动性的支持,两家公司上半年营运资本均同比增长逾9亿元。换言之,这是总部让利加码,支持各网点价格战抢占市场。

就目前行业竞争来看,快递企业的市场份额和利润依然好比“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同时,各家也深谙“现金为王”的道理,毕竟“钱袋子”深浅直接决定“弹药”是否充足。

在此背景下,无论是中通港股二次上市,募资98亿港元;还是申通、圆通在今年9月分别获阿里33亿元、66亿元增持,都是“广积粮”、准备大干一场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9月24日晚,圆通速递最新公告称,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获证监会受理。圆通速递本次定增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

在接连“弹药”补给下,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曾经错失市场第一位置的圆通当前内部士气十足,目标“争二望一”。并且不止准备应战价格战,圆通在底层大数据建设、航空机队扩张上,同样加足马力。

而这也正是价格战之外,另一场同样必须依靠资本才能拿到入场券的“装备竞赛”。

正如中信证券在今年9月的一份研报中所指出,固定资产的建设也将是重要的竞争领域。优秀的企业将持续加速资本开支,拉大与后面竞争对手的差距,凭借更加先进和优质的产能,享受更低的成本,从而去抢占后面竞争对手的份额。

具体到2020各家快递企业半年报数据,上半年,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的资本开支分别为39.87亿元、22.20亿元、23.69亿元、8.8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61%、16.02%、103%、10.56%。从新增固定资产原值来看,中通、韵达较2019上半年明显扩张。

赖梅松透露,目前为止,中通已经是行业里拥有自主产权厂房最多的公司,是拥有自有车辆和自动分拣设备最多的公司。而中通还在大力加大基础设施能力建设。

今年是历年来投入最多的一年,有可能是前两年的总和。”赖梅松说。过去中通能够从后面走到前面,其实也是因为中通站点是始发中心跟目的地中心的链接,比同行做得好,支撑了其高速增长。

而在中通提交的港交所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募集资本用途,首先,依然是基础设施及产能发展,如购买土地使用权,建造现代物流部件,购买运输车辆,增加及升级分拣中心机器等。其次是赋能网络合作伙伴及加强网络稳定性,包括激励加盟商投入资源、为加盟商提供融资支持等。

圆通也明确,最新定增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拟用于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运能网络提升项目、信息系统及数据能力提升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多功能网络枢纽中心建设项目包括义乌、南京、石家庄、重庆、成都、昆明、潍坊、广州、杭州、淮安、海口、揭阳、南充、上饶、哈尔滨共15个多功能转运枢纽建设。

这些真金白银的投入背后,各家都以期通过资本开支构建长期壁垒,而核心目标仍直指市占率。

谁是真正的“快递之王”?

中国快递时代的寡头之争已然越发明显。就在中通回港上市的头一天,依然有“通达系”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明年或许很快将迎来“决战之年”。

这并非危言耸听。

从上市公司市值来看,几家主要快递公司分化已然明显。

在2020年这个较为特殊的年份,一方面,疫情加速电商渗透率,线上消费新动能激活快递产业加速发展;同时高端品牌销售渠道的重塑,伴随消费分级,二类电商、直播电商崛起,高端消费线上化成为新趋势,为快递行业持续带来业务增长空间。

在此背景下,无论是顺丰的下沉,还是通达系的“产品分层”向高端市场迈进,业务量都取得了一定新的增长空间。Wind数据显示,顺丰控股、韵达股份、中通快递、圆通速递、德邦股份5家快递上市公司市值在2020年都一度创下历史新高。

但另一方面,叠加市场充分竞争、成本管控不力、品牌识别度下降等内外部因素挤压,部分快递企业的获客能力持续下降,低质效的快递产能正加速出清,头部企业之间在包裹绝对增量、市场份额及快递综合服务能力等方面也正呈分化趋势。申通快递、百世集团市值就在2020年9月创下历史新低。在2020年6月一度创下市值新高的韵达股份,9月急转直下,三个月市值蒸发超300亿。

作为当前行业份额第一的市场老大,赖梅松在回答券商提问有关未来5-10年的风险和机遇、以及行业格局的演进时,他首先强调:“要有定力。”

据赖梅松表示,中通从创业初期到2015年,只做一件事情:如何把快递时效效率做到极致。但从2016年开始,中通开始自建生态。

也正是在今年9月16日中通快递集团的客户开放日上,赖梅松携一众高管出席,介绍了包括中通快递、中通快运、中通云仓科技、中通商业、中通国际、星航联盟、中通科技、中通金融、中快传媒等在内的集团生态圈各板块业务。

正如赖梅松看来,中通1.0版本是已经把快递的规模做到最大。然后,中通希望用5年的时间,在综合物流方面有突破。希望中通5年能够从领先优势到绝对优势,10年到生态优势。

快递未来的竞争一定不是快递的竞争,一定是全链路的竞争,一定不是单打独斗,而是打群架,因为只有你的业态更丰富的时候,在整个物流板块你的资源才会充分利用。”赖梅松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赖梅松对生态的重视,一方面是为适应市场需求的衍变,以及追求规模效益的最大化,但同时或许也离不开阿里、京东、苏宁、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近年对物流领域的频频渗透。巨头们的集群式打法、生态圈构建,或多或少都会带来一些启示,并会直接给快递企业带来一种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冲突感。

这种冲突感在阿里身上或许最具代表性。

2020年以来,阿里接连入股韵达、又增持申通和圆通,最终集齐“通达百”股份。

中信证券认为,作为电商平台的阿里虽然希望物流费用越低越好,但是其前提条件是服务不会受到影响,也即快递价格的良性下降。考虑到今年通达系竞争过于激烈,价格下降已经有非理性成分,甚至对快递服务质量也产生影响,中信证券认为随着阿里在通达系公司中的股权占比持续提升,其后续有望推动行业整合。

一方面,推动行业的兼并收购,减少玩家数量,提升行业服务质量,避免恶性价格战;同时,驱动通达系实现差异化定位,不同公司专注航空、国际、仓配、快递、时效、散件等不同细分领域,减少同质化竞争。

显然,在这样的背景下,中通“30%+”市占率的雄心和生态布局背后,目标直指“快递之王”。

但诸侯争霸,谁都不愿轻易放弃做“王者”的机会。如果抛开市占率,仅仅从市值来看,目前顺丰无疑是遥遥领先的。就在今年8月,顺丰市值一度突破4000亿元关口。而从生态构建来看,顺丰的雄心同样不输中通。

甚至,从生态布局来看,凭借阿里“淘系”巨大的商流引力和对“通达百”的悉数入股,加之菜鸟网络的数字化管控,似乎某种层面阿里也能称得上是“快递之王”了。

就此而言,“快递之王”仍然留有悬念。

青桐资本投资总监霍婷洁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快递行业规模庞大,综合业务覆盖面、服务质量、整体单量、营收规模、利润总额都可以作为“王”的衡量标准。而在目前国内快递行业整体规模快速发展、业务结构逐渐完善利润体系逐步清晰的情况下,行业的评价体系越来越复杂。

例如,综合用户服务体验、准时程度,公众反馈更多还是顺丰占优;而作为中国快递国家队的中国邮政,却依然是证件、卡票的关键服务商。中通作为现阶段最大单量的公司,也同样是单票收入最低的一家(极兔快递的出现可能会有新的局面改变)。“阿里系”几家快递公司凭借阿里庞大电商体系的快速成长,形成巨大行业联盟;京东物流作为京东体系自有快递,则是电商直营快递的表率。

在霍婷洁看来,快递行业的红海,使得行业内参与者各施所长,成长迅速。顺丰在同城物流、特种物流等细分赛道发力,中通则在自有市场内快速扩大规模;极兔通过降低单价,用极短时间打入中国市场,成长迅猛……各家都在自己的基础上快速发展,说明市场尚未达到规模饱和与结构平衡,各家公司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未来的快递之王,大抵是需要在综合业务能力覆盖面广、利润体系健康、业务体量庞大、客户服务到位的前提下,才能够称之为‘王’。”霍婷洁说。

在此之前,虽是诸侯征战,仍是大业可期。

记者手记丨 一份质朴

因为疫情的缘故,此次的中通香港上市仪式放在了位于上海青浦区的中通快递集团新1号楼三层报告厅。

对于外界来说,或许或多或少会认为“云敲钟”会有些遗憾。但实际上,因为可以在“家里”庆祝,赖梅松反而觉得高兴。

这很质朴。

作为从大山走出来的中国民营快递巨无霸,“通达系”的掌舵者们相比其他上市公司老板,可能会更多一些低调和乡土情结。以致于在香港上市前一晚,赖梅松在上海中通集团大楼餐厅内,小范围宴请部分公司高管、上台敲钟代表和员工代表所吃的鱼,都一定是来自他们的家乡桐庐。而赖梅松觥筹交错间脚下所穿,也依然是他觉得最舒适与最合脚的那一双布鞋。

这种侧写,映射在资本市场,其实同样重要。无论此前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如何光鲜亮丽,其实都比不上真正的价值认可和价值创造来得实在。而新一轮中概股回归,中通“归港”,道理亦是如此。

另一方面,中国民营快递27年,很多消费者已经像熟悉“水电煤”一样熟知这些快递公司品牌了。消费者们其实并没有那么关心这些快递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股价、市值、价格战这些。他们更关心的,可能就是实实在在的网购和寄件时候的快递时效和服务。从这个角度而言,从大山走出的中国民营快递巨无霸们,无论现在和将来如何纵横捭阖、叱刹风云,确实应该时刻保留着一份纯真和质朴,不忘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