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香港反对派议员留任立法会,未来只有两个选择
资讯

多数香港反对派议员留任立法会,未来只有两个选择

2020年09月29日 21:17:51
来源:环球网

据香港媒体报道,绝大多数香港“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将留任立法会,只有3名反对派议员拒绝留任。

香港分析人士2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表示,国安法落地后,对“泛民”派来说,“国际战线”和“街头斗争”两条路线都已是前途渺茫,未来一年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种选择,要么转变成“忠诚反对派”,走务实合作路线,要么更加激进,争取社会上激进势力的支持,但后者注定没有前途。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早前决定,2020年9月30日后,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直至第七届立法会任期开始为止。这一重要决定充分考虑了当时香港疫情形势和立法会运作实际情况。然而,香港反对派内部出现分歧,部分“泛民”派议员决定以民调结果决定去留。

29日上午“泛民”派公布民调结果显示,支持“泛民”派议员留任或反对辞职的受访者共47.1%,反对留任或支持辞职则为45.8%,据报道,该民调共访问2,579人,其中739人为泛民派议员的支持者。故此,大部分“泛民”派议员决定留任议员一职。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前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2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泛民”派的决定在意料之中。首先,失去议员席位即意味着会失去立法会提供给其个人和党派政治活动的诸多资源,对其政治前途冲击不小;其次,“泛民”派希望保持自己在社会上的曝光度和关注度,而做“总体辞职”这一政治表态吸引到的关注只会是昙花一现。

刘兆佳认为,此外,国安法落地后,除在立法会以内,这些议员其他的政治活动舞台已大大受限,所谓寻求外部势力支持来对抗中央的“国际路线”已经无法再走,“街头斗争”也前途渺茫。除留守立法会外,“泛民”派并无其他太好选择。

据《星岛日报》此前分析称,对于大多数反对派议员来说,一旦他们对延任展开阻挠,将失去丰厚收入。“泛民”派虽然抛出种种振振有词的解释,但功利主义考虑实在太明显。另一方面,他们也心知肚明,“总辞”取得的政治效果,只会如过眼云烟,仅会在媒体头条刊登一两天,引起的舆论声浪也十分有限。而更大的损失是,一旦拒绝延任,他们将被视为不肯效忠特区,以后如欲再参选返回立法会,有很大几率被取消资格。

大部分反对派议员留任后,未来一年立法会内外的局势将会如何发展?香港时政评论员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泛民”派正面对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一些人走一些人留,但没有“总辞”的现象出现,这样一来,那些指责立法会缺乏代表性的声音也就不攻自破了。

他预计,接下来立法会内外的反对派可能会彼此配合,继续探试国安法的“水温”,但像去年那样大规模的行动应该已不太可能。因为诸如黄之锋等“头目”也都对国安法有所忌惮,退居“二线”躲在后台。没有组织动员,也就不可能有太大规模的行动。

而刘兆佳则认为,未来一年将是“泛民”派议员面临抉择的关键时期,将决定香港的反对派到底能否重新找到定位,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从反对派的角度来说,既不能太激进,否则明年选举被取消资格(DQ)将是大概率事件,但若是太“平和”,又会导致其支持者的不满。所以,反对派内部“留守派”和“揽炒派”的矛盾未来或将有所激化。

“我想未来香港的反对派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转变成‘忠诚反对派’、‘建设性反对派’,利用未来一年,修补和中央之间的不信任,走务实合作路线,这需要很大政治勇气;第二种是继续被激进路线绑架,但这条路注定不会有前途。”刘兆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