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雷军、郭广昌、马蔚华说了些什么 | 绿公司年会干货整理
科技

马云、雷军、郭广昌、马蔚华说了些什么 | 绿公司年会干货整理

2020年10月01日 14:16:31
来源:深响DeepEcho

©深响原创 · 作者|王舷歌

刚刚结束的绿公司年会集结了众多明星企业家,在今年尤其特殊的环境下,他们的思考格外值得关注。数字化转型、新生态圈、战略与组织变革、中国经济恢复的潜力与挑战、中小企业发展问题……诸多议题的探讨给人以机会打开思路,掘金机遇。

我们将活动中的关键思想梳理如下,希望能让未能亲临现场的朋友们也收获一些启发。

阿里巴巴合伙人马云

我依然相信,我们必须要坚持开放,必须要坚持全球化,特别是疫情之后,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门都是要靠自己去打开的,没有门是天然就是开着的。这时候坚持全球化比什么时候都重要、都有意义。现在海南就站在一个新的历史的起点上。自贸港建设,不是简单的海南发展的机遇,更不仅仅是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机遇,而是要担当起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历史责任。

国际化和全球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化更偏向于中国人跟外国人做生意,是双边为主。而全球化是世界各国的大事情,是一个全局的问题。

在今天所有巨大的不确定当中,我认为数字化是确定的,数字化一定会全面改造所有的行业。不是每家企业都要转型,但是每个企业都必须升级,完成数字化升级。现在不要担心跟你竞争了二十年、十年的“老王”,你要担心的是那些你完全不认识、没见过到的 “小李”,这批人从来没出现过,他们没有包袱,他们采用新的技术,敢于创新,敢于用互联网。这些年轻人将是中国的希望,但也可能是在座每个人可能碰上的压力,最后打败各位的不是互联网企业,而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我希望所有的企业今天一定要思考,要利用数据化来升级自己的管理、升级自己的组织、升级自己的产品。

如果今天不准备变革,十年后我相信你一定是数字脱贫的对象。直到今天,很遗憾的是,还有很多企业家依然在讲数字革命是一场危言耸听,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只是简单的工具。我想告诉大家,数字技术将重新定义生产制造,重新定义零售,重新定义技术,重新定义生产资料和一切,甚至很快这个技术将会引发全社会的所有生产关系的变革。

其实未来越是距离技术远的行业,越是还没有被技术改造的行业,机会越大。很多企业其实只要投入更多技术,在人才,在理念上多一点点,获得的收益和价值将是非常确定的。今天你纯粹做一家互联网公司,你未必有回报,但是你今天把自己传统企业变成数字化,你的回报是肯定的。

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关键在于观念,关键在于理念,责任一定在一把手身上,责任不在技术部门,一把手不改变的企业一定不是有远见,有担当的企业。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非洲猪瘟导致中国的猪减少了30%以上,猪价涨了3倍左右。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在鼓励,不少企业也动了脑筋,扩大了规模。由于养猪利润相对比较高,所以好多企业,包括房地产、互联网企业开始投入,现在正在恢复过程中。猪价现在逐步有下降趋势,但今年要降很低不太可能,明年年中或者以后逐步降到正常价有可能的。

非洲猪瘟疫情和新冠肺炎疫情正在让中国养猪业发生根本变化,大型养猪场由于拥有智能化的养殖技术,环保措施、防疫措施更加到位,养殖规模正在逐步扩大,而中小型养殖户则面临较大困难。刘永好指出,虽然两场疫情也给养猪产业带来不小冲击,但数字化和智能化手段的广泛运用,正在不断推升中国养猪行业的发展水平。

中国养猪业在进步在发展,不但规模提升,防病治病能力也在提升,而通过非洲猪瘟防控发现其他的猪病更少了,用药减少了一半或者是更多,这反而使得我们的猪肉健康度提升,从而使得我们成本也减少了,这是带来的意想不到结果。

原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

人类不能再忽视大自然一次又一次的警告,不能沿着只讲索取不讲投入,只讲发展不讲保护,只讲利用不讲修复的老路走下去了。

幸运的很早就有人吹响了警报,我们当时读过《寂静的春天》《增长的极限》,这个警示人类注重经济发展和环境的平衡。从金融领域、底线投资到道德投资、责任投资到目前的ESG投资,人类对于环境社会和治理的关注不断增强,这令我们十分欣慰。

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

复星提出了一个概念叫“每天都在度假”。

每天都在度假有几个前提:你的企业要非常的数字化,其实数字化方面我是一个大外行,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现在所有的工作群都在钉钉里面,所有的数据都在手机里面。

以前垂直化的管理,一个最好的领导直接向你汇报的有十来个人了不得了,现在真的不一样,在新的数字时代你完全可以重构你的组织结构,重构你的战斗小组,数字化给我们提供了边度假边工作的这种可能。

小米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

经过多年努力,小米现在收入一半来自全球市场。我们在全球试点的第一个市场是印度,三年成为印度第一大,市场份额占30%,连续三年印度第一。同时在欧洲拥有超过10%的份额,西班牙、法国进入了市场前三。小米未来还会深耕制造业,小米智能工厂已经落实投产,是生产超高级手机的工厂。未来会赋能更多的制造业。

我们一定要符合当地法规,做当地优秀的企业公民。印尼市场对此有很大的期待。小米在印度雇佣了5万名员工,对当地就业也有帮助。

未来小米主要会做三点,第一智能制造,第二,国产替代,第三供应链的全球化。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

需要确保国内不同的群体能够在更平等的基础上共享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就能获得全民对全球化的支持。特别是弱势群体是对全球化存疑度最高的群体,要确保这部分群体的利益。在国际层面上,通过开展国际合作改善弱势群体的地位,争取更多人支持全球化,从而促进全球化。

为了确保开放、可持续的全球供应链,确保每一个供应链的环节都做到非常的牢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别层面上的努力——每个国家努力控制好疫情,同时稳定好国内的生产环境——这是全球供应链能够保持稳健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条件。对于大部分国家,特别是世界上的主要国家,这项工作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取得效果、获得成功,这样全球供应链的稳定也将会成功。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有很多困难和挑战,需要政府间加强协调,克服企业合作方面的障碍。所以,国际合作尤其重要。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建立了20国集团G20的机制,起到了好的效果。遗憾的是目前缺的是各国多边层面的紧密合作,没有类似于G20的机制出台。

我们需要遵循国际规范和规则,特别是以世贸组织为代表的多边贸易规划体系。如果我们没有违背或者挑战多年来都在执行的通常的商业做法,我们的供应链不会遇到这么大的问题。

需要确保国内不同的群体能够在更平等的基础上共享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就能获得全民对全球化的支持。如果全球化的利益并不是为全民共享,出现富人更受益、穷人获益更少这样的落差的话,会对全球化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所以,要确保每个群体、特别是弱势群体的利益,这些人是对全球化也是存疑度最高的群体,每个国家需要确保自己国内获得的全球化的好处能够公平地为全民共享。

中化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董事长宁高宁

这个世界这么乱了,这个世界还需要国际化吗?还有国际化吗?我觉得大家完全不必担心,国际化的这个事情不是特朗普搞出来的,也不是任何政府启动的,它是企业自身产业链价值发展的自然过程,人类不会愚蠢到把国际化搞没了,产业化是效率,充分利用资源得到最好的方式,不会因为某个人搞没了,短期来讲有一些政治目的操纵一下,但是我想人类不会愚蠢到把产业链搞没了,把国际化搞没了,然后各自封闭了。

TCL董事长李东生

全球各个国家经济竞争力不一样,发展不平衡,所以在全球化当中这种受惠程度差异很大的,这个差异是通过关税还有其他的非关税的贸易保护的措施来平衡这种利益的分配。WTO的原则是要把这些尽量的降低,但是事实上从一个区域国家的利益来讲,还是希望能够让这个分配能够更为合理,所以这个角度上,经济全球化推动全球价值链供应链重构是有它的合理性。

中国企业适应这种变化,我们的做法就是我们自身要主动适应这个变化,1-8月品牌电视海外销量实现了同比增长。为什么海外能够增长没有受到影响,很重要的就是产业链深入到不同的国家地区,我在地生产、销售、服务,通过在地生产、在地销售、在地服务带动国内的装备核心器件和材料的出口。

我在当地的这种生产,实际上对当地经济是有贡献的,以前中国是吸引外资的,现在我们在很多国家变成了别人他们希望吸引我们进去,所以我们这种商业模式在当地也是很受欢迎的,是可持续的。所以,中国企业如何适应这种新的国际环境,这是我们未来能否持续成长,能否建立一种新的产业链,适应在新的规则下的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举措。

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

一,要把我们的制造业优势长期保留下去,不断提升,改革开放四十年我国制造业建立了物美价廉有竞争能力的产业链,供应链的制造、物流、方便快捷的电子交易网上交易等科技含量的现代化服务,把我们的内需购买力和制造业的潜力挖到了极致,这是我们的优势,其他国家一时半会代替不了我们的。下一步我们怎么把领先的制造业,先进的服务业更好的保持下去,不断提升,让别人不断追赶我们,这是我们需要做的。

二,我们要做到与发达国家的相同的产品能够替代进口的产品,怎么用自己的产品满足国内大循环、双循环的需要,我们各行各业追求的就是产品和发达国家在一个水平上面甚至高于发达水平的标准,就不会被别人卡脖子。

比如造纸业面对禁止进口废纸的政策影响,过去两年通过我们的努力,综合原料的调整科技研发,我们完全有能力保持现有品质上面做到替代进口产品,绿色环保各类的高档包装,包含食品级的包装纸,替代2025年的塑料产品。玖龙纸业是1800万产能的集团,全球我们产能排名第二来替代2025年塑料产品,来满足各行各业的需求,在座企业家都是来自制造业,各个主体离不开我们的包装,我相信玖龙纸业一定与大家的产品配套,提升大家的共同竞争能力。

三,激发大家的创新能力,我认为发达国家时代太看不懂发展中国家了,不能说全部是个别,创造力并不是我们的长处是需要激发的,如果真正了解我们就会相互依赖取长补短共同受益,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我们也是坏事变好事,面对当前的这种困境,我相信一定能够激发出中国企业对科技研发创造制造的追求做出我们需要的产品,更加懂得在恶劣的环境下怎么样生存下去。

就像我谈到的玖龙纸业在原料转型方面,啊对原有的废纸我们总是有依赖的思想,研发的心情并不这么迫切,当禁止废纸以后,我通过国家给调整的政策以及我们几年的拼搏综合性的能力,我们反而能够做出更好的代替进口的绿色环保的高档的包装以及代替禁塑食品级的产品,真正的把我们逼出来了。

美的董事长方洪波

在疫情发生之后,我们现在可能要做一些调整,在发生之后我们第一个方面就是在安全性和效率这个方面做一些平衡和取舍,以前我们在全球这么多的布局,现在13个国家有17个制造基地、18个研发中心,有4万名员工,这样的一个布局过多的,从效率层面比如说物流、经济性、成本优势、做一些考虑。

现在可能要从安全性上面做一些考虑,所以疫情期间我们在迅速的在四月份就奠基启动,在比较短的时间在泰国东部走廊迅速新建一个工厂,在埃及苏伊士运河也新建一个工厂,在疫情期间新建两个制造基地,排除一些地缘政治的因素。

第二,全球化的形成,以前我们全球的布局但是整体还是以中国制造供应全球,但是现在要偏向于一点点就是区域制造供应区域,所以要把有一些更多的关键的零部件也要转移到一些区域去,要在当地区域培育一些中小企业一些供应链的企业做一些平衡。

第三,可能就是要在一些以前过于注重灵活性、敏捷性,现在可能又要强调一些可伸缩性,这些区域可能发生一些危机困难挑战,发生之后我们怎么可以伸缩,有些地方进可以进得去,退也可以退回来。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全球的工厂当中,目前仍然是关闭的,印度的工厂目前仍然关闭,有多种因素,这样的一个关闭对于我们影响区域运营可能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我们怎么样去应对提高这种可伸缩性。

第四,我还是想说明,在当前我们供应链的重构,重构的前提是要解体,这个解体现在正在发生当中,这个解体的程度有多大,如果解体之后,供应链的解体会带来成本的增加,成本最终体现在由全球各地的消费者来承担。另外,这个解体之后,根据解体的程度不同,会带来供应链的核心企业的创新能力和投资能力减弱。所以这个也会带来整个供应链进一步的影响供应链的效率。

所以,我想说的话,在全球范围内,如果我们要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价值,更低成本的这样一些消费品,我觉得各个国家还是要加强合作,各个区域或者区域化的程度进一步提高,这样才能提高我们的竞争能力。

亚信集团联合创始人、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

很久没有看到产业互联网的爆发点,原因在于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没有到来。

过去的互联网是连接人的网络,5G则建立了一个连接机器的网络,随着机器网络建立之后,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会有新的基础设施。随着5G建设,尤其是5G新标准、机器、低时延网络的建设完成之后,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就要来了,就像3G、4G支撑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一样。

APUS创始人兼CEO李涛

APP产品遭遇下架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数据隐私标准问题,目前在这一领域全球正在形成由中国、欧洲、美国为代表的“三张网”,彼此标准不一,这不利于互联网的开放发展。

所以,在数据隐私保护上,全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三张网’,至于会不会有其他更多的网,我没有办法预测,但是我相信这可能会越来越多。而这违背了互联网最基本的原则,即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合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