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公安局经侦队长的秘密:曾索贿受贿200万 致集资案推迟立案2年
财经

合肥公安局经侦队长的秘密:曾索贿受贿200万 致集资案推迟立案2年

2020年10月18日 16:35:27
来源:中国经营报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郝嘉奇 合肥报道

胡金万曾经最有“价值”的身份,是合肥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这名曾在合肥警界和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如今已身陷囹圄。

《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调查发现,他曾向一位犯罪嫌疑人透露案件信息,并且参与推迟一宗集资案件立案长达两年。

其间,他向犯罪嫌疑人索贿受贿200万元。而这,只是他将经侦队长身份“变现”的冰山一角。而这宗案件,最终成为了胡金万被查的导火索。

2020年5月,胡金万因受贿罪,被二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经侦领域案件与其他刑事案件不同,经济案件往往事关企业,牵涉经济利益巨大,经侦队长在其中作用关键,往往成为行受贿的重要对象。

合肥公安内部人士透露,胡金万案被当作典型案件在系统内予以示警。

实际上,胡金万不是唯一一个“跌倒”的合肥公安经侦队长。2019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副调研员张国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他也曾担任过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

行贿款来自投资款

2020年9月9日,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通报称,8月5日,警方对安徽乐金互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金所”)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2016年至2017年,企业家王民(化名)通过乐金所陆续投资了300余万元,如今血本无归。《等深线》记者了解到,投资者们共投资了接近5亿元。

2018年12月,记者曾陪同投资者前往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经侦大队报案,警方仅接收了材料,并表示暂不立案,无法出具任何回执。

从报案到立案耽搁了两年,是什么原因呢?

王民说,报案材料被人压了下来。最新披露的法律文书显示,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胡金万,曾向邢光朋透露案情,并受贿了200万元。

2017年10月,胡金万向邢光朋借款50万元;2018年3月,胡金万以商人王某的工程有资金缺口为由,并让王某以其名义向邢某借款150万元,用于投资珠海横琴岛的房产。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某的相关银行卡一直是胡金万使用,部分房产登记在胡金万岳母名下。

“这两笔款未出具借条,也至今未还,我也不准备还,因为我帮邢某很多忙,他应该感谢我。(这些)实际是我收受邢某给我的好处。”在受办案机关审讯时,胡金万说。

邢光朋向办案机关承认:“我经营的P2P公司是胡金万的监管对象,经营过程中也存在一些违规,引起了金融监管部门的关注,存在涉嫌犯罪被经侦支队立案的可能,因此我不敢得罪胡金万。”

胡金万利用其经侦支队长身份,迟迟不对邢光朋等人立案,而同样私设资金池的大志投资集团,则在2018年9月被立案。

而在一个月前,胡金万便向邢光朋透露了此事。当时,大志投资集团正向邢光朋借钱。

司法材料显示,2018年8月4日,合肥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向市公安局发函,要求对邢光朋等人采取边控措施;8月6日,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向省公安厅请示,请示审批中承办部门有胡金万签批,且文件表明“不予公开”,属“内部政府信息”。

2019年4月,胡金万因涉嫌犯受贿罪被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上述事件是胡金万被查的导火索。

近日,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办案人员向记者表示,对于邢光朋的资金,能冻结的都已冻结,警方全力以赴为投资者挽回损失。

他说,江西省樟树市警方已经以挪用资金的罪名逮捕了邢光朋。对于乐金所的其他高管,合肥警方已经限制出境了,没对他们采取其他强制措施。樟树市政府已暂时接管邢光朋的工程。

其他犯罪可能

胡金万,男,1968年12月出生,1997年起在合肥公安系统内任职。2019年4月,他因涉嫌犯受贿罪被蚌埠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刑事拘留。

2019年12月,怀远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胡金万利用担任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队长、包河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常青派出所所长、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政委、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案件协调处理、经营监管、职务提拔、工程承揽、房屋租赁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邢光朋等人财物,共计869万元。

开庭1.png

胡金万受贿案庭审现场 图片来自网络

一审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胡金万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00万元;除已退赃的265万元外,胡金万违法所得604万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胡金万不服判决上诉,2020年5月,安徽省蚌埠市中院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海汉盛律所高级合伙人李玉玲分析,综合以上信息看,胡金万除了犯受贿罪之外,还有涉嫌其他犯罪的可能。

她认为,胡金万是给邢光朋及乐金所提供了一种保护,这是涉嫌滥用职权罪的表现。如果乐金所最后被认定为犯罪集团,或者黑恶势力,那么胡金万很可能被认定为犯罪集团成员,甚至是首要分子、主犯。

“因为胡金万明知乐金存在犯罪行为,依然利用职权给其纵容、支持、提供保护,该行为是支持乐金所内部人员继续实施犯罪的重要因素,甚至是决定性因素,在案发后,胡金万的纵容行为也导致了大量资金无法追回,其社会危害性极大。”

她告诉《等深线》记者:“如果邢光朋及乐金所被认定为犯罪集团,或者诈骗罪,胡金万在明知的情况下为其提供保护,也构成相关犯罪的帮助犯或教唆犯。如果其被认定为黑恶势力,胡金万或是其保护伞,这个要看具体证据以及细节。”

亲密关系

据司法材料和《等深线》记者调查,隐藏在经侦支队长胡金万背后的,还有一张复杂的关系网,涉及多名公安局长、刑警队长,以及银行行长、上市公司董事长。

胡金万通过这些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违法违规行为,为他人在案件协调处理、经营监管、职务提拔、工程承揽、房屋租赁等方面提供帮助。

2020年6月公开的判决文书显示,2013年4月份前后,胡金万在合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担任政委。他的朋友杨某找到他,称自己的亲戚因涉嫌非法买卖枪支,被辽宁省丹东市公安局立案追逃。

当时,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刑警队负责配合抓捕。胡金万安排包河分局刑警三队队长李某在抓捕过程中予以关照。

2013年9月,胡金万以弟弟胡某开矿需要资金周转为由,以其名义向杨某借款50万元,因多次给杨某提供过帮助,胡金万将该借款据为己有。

2017年9月份前后,杨某因朋友在庐江县罗河镇的施工问题找胡金万帮忙,胡金万找到庐江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桑某予以协调。

据胡金万供述:“虽然借款有借条,但我们心里都明白,我不还他(杨某),他不会要。因他是商人,我职位不断上升,他也为和我搞好关系,遇事好再找我帮忙。我若想还也有能力还,但我认为帮过他,该款是该给我的感谢费,想占为己有。”

同样在2017年,杨某因朋友、庐江县农村商业银行罗河支行行长周某职务调整的事找胡金万帮忙,胡金万非法收受杨某所送的2万元现金,并找到安徽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盛某协调。

盛某证实,胡金万多次请他帮忙提拔周某为庐江县农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记者调查发现,周某名为周宗保,于2016年1月出任庐江县农商行罗河支行行长。

2020年10月11日,记者联系到周宗保,他表示,自己和胡金万没有金钱往来,钱是杨某给胡金万的。周宗保并不承认自己想给胡金万行贿。

“我不知道杨某要去给他钱,这是不着边际的事、不能办成的事,想这些干什么呢?这个事行里领导都不知道。”周宗保对《等深线》记者说,“他俩有很多金钱往来,我搞不清楚。”

周宗保没有当上庐江县农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罗河支行一名人士向记者透露,周宗保已被调往石头支行任行长。

对于职务变动,周宗保说,这是正常的交流。“我们每三年去一个支行交流。”

索贿手段多样

公安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胡金万索贿的方式层出不穷。

司法材料显示,2009年,胡金万因与辅警恋爱发生纠纷,竟让合肥江淮混凝土制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帮法出面与辅警家人协调。

后来,李帮法出资5万元解决纠纷,并将此事告知胡金万,胡金万未将5万元返还给李帮法。

此外,判决信息显示,2014年11月份,胡金万以其岳母生病为名,向李帮法借款20万元,后投入到海通证券账户用于炒股。因给李帮法提供过帮助,胡金万将该借款据为己有。

2008年初,李帮法因参与打架被包河分局包公派出所立案侦查,找到时任常青派出所所长的胡金万帮忙,胡金万找包河分局刑警大队一名大队长帮忙协调,予以关照。

此外,李帮法的合肥江淮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是包河区内企业,经营也受到关照。

到任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后,胡金万变本加厉。

判决信息显示,2017年底至2018年初,他接受合肥常青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青股份”,603768.SH)法人代表、董事长吴应宏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在蒋某举报他人涉嫌职务侵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案中提供帮助。

胡金万得到的好处是,以堂哥胡某在云南开矿需要资金周转为由,两次向吴应宏借款共计100万元。因认为提供给吴应宏帮助,以后吴应宏可能还会找自己帮忙,胡金万将借款据为己有。

吴应宏向办案机关证实:“第一次,胡金万以入股其堂哥的云南矿厂资金不足为由向我借款50万元。我因公司在其辖区不好拒绝,想得到其关照,从公司账户转账给其50万元。”

第二次,胡金万又以矿厂资金短缺为由借款50万元,并讲年底一并归还借款。“他是市公安局领导,我不想得罪他,也想以后得到他帮助,就个人转账给他50万元。”吴应宏说。

吴应宏通过公司账户转账给胡金万50万元,此事是否通过公司内部决议?公司有没有认识到账户监管存在的问题?

记者致函常青股份方面,于2020年10月12日收到回应。公司董事会秘书刘堃写道:“经核实,第一笔50万是在2007年发生。但在公司股改之前,董事长吴应宏先生已经从个人账户将这50万归还至公司账户,当作胡金万对董事长的个人借款。”

被作为典型案例

早年在基层工作的时候,胡金万还是一名好警察。2003年6月,他在包河公安分局做刑警时,曾抓获一名医死老汉的“少林假和尚”,受害人家属还送给他写有“英勇神探为民除害”的锦旗。

判决信息显示,胡金万的住所位于合肥市包河区曙宏南苑小区。2020年10月11日,记者前往探访,敲门无人回应,只见门上贴着一副对联:“和顺满门添百福,平安两字值千金。”

小区一名保安告诉记者,这一房产是胡金万岳母名下的,胡金万在这儿住过。他被查之后,就没有人来住了。记者了解到,房屋内家具齐全。

小区物业人员表示,胡金万平时不与邻居来往,自己是看到新闻才知道他在这儿住。记者询问了同一楼栋的两户人家,均表示不知道胡金万这个人。

物业人员还透露,这段时间胡金万及亲属虽然已经不住这儿了,但物业费一直在交。

住处.png

胡金万位于曙宏南苑的住处。 《等深线》记者 郝嘉奇 摄

2020年10月11日,常青派出所现任所长姜征兵对记者说,自己是2016年到常青所当所长的,和胡金万没怎么接触过,开会的时候见过几次面。“印象中他高高瘦瘦的,讲话声音沙哑,性格方面不清楚。”

胡金万一案引发了合肥市公安系统内部的震动与警戒。

姜征兵表示,胡金万被查后,合肥市公安系统曾作专题会讨论。“不光是派出所,包括分局、市局,都把它作为一个典型案例集体讨论了,作为一个警示教育。”

记者询问是否有其他公安人员涉案,姜征兵说自己不清楚。“案件是合肥市委他们查处的。据我了解,常青派出所没有其他人员涉案。”

记者还致电包河分局经侦大队原大队长孟中华,他表示自己虽然认识胡金万,但与他没有交集,不好妄加评判。

近年来,胡金万不是合肥市公安系统违法违纪唯一案例。2019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副调研员张国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他也曾担任过合肥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

(校对:颜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