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矿?这些城市人口不到300万 人均却GDP超10万!排第一的竟是...
财经

家里有矿?这些城市人口不到300万 人均却GDP超10万!排第一的竟是...

2020年10月24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去大城市,还是留在中小城市?

从人口流动上看,越来越多人往一线和新一线城市流动。在这背后推动的,是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收入。

然而,中国也并不乏颇具经济实力的中小城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后发现,如果以人均GDP计算,我国至少有12个人口低于300万的中小城市(地级市),人均GDP超过10万元。这几个小城,或是“家里有矿”,或是临海外贸发达,或是交通便利,在大城市虹吸效应越来越明显的当下,仍然保持着自身的竞争力。从人均GDP排名看,克拉玛依、珠海、鄂尔多斯位居前三。

但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是,这些城市当中很多也面临产业转型压力和人口增长压力。从人口来看,2019年,除了珠海常住人口增长超7%、克拉玛依总人口(不含辖区内兵团人口)增长超2%之外,其他城市的常住人口增速不超0.65%,甚至有城市人口负增长。

“珠海是比较特殊的,是我国经济特区,有很多政策支持,另一方面珠海有非常好的港口——高栏港,加上气候条件好,也吸引了不少外地人来养老。”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而且珠海位于大湾区之内,受益于整个大湾区的利好,才出现了人口和经济都发展得不错的局面。

但是,那些远离核心都市圈,资源储备又不断消耗的富裕小城市,需要不断摸索出转型的路径。

这些小城人均GDP超10万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我国的城市也不断扩容,目前只有不到40%的地级市人口低于300万。

但是,这些从人口上看并不“耀眼”的城市,也有一些人均GDP超过10万元的城市,分别是龙岩、三明、嘉峪关、东营、鄂尔多斯、舟山、威海、珠海、鄂州、阿拉善盟、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克拉玛依。他们为何能在中小城市中脱颖而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些中小城市中最典型的一类,就是“家里有矿”型的资源型城市,代表包括鄂尔多斯、龙岩、三明、东营、嘉峪关等。

以鄂尔多斯为例,根据2019年统计公报,全市常住人口208.76万人,地区生产总值3605.0亿元,人均GDP超过17万元。在这背后,鄂尔多斯第二产业增加值2092.3亿元,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3.8%,拉动GDP增长2.5个百分点。

“这里很多产业都是跟煤矿相关,我们的经济也是依靠煤炭资源才发展起来的。”一位鄂尔多斯当地人曹俊(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的亲戚在煤炭企业工作,当地很多人的生计与煤炭息息相关。

资源型城市另一个典型代表是山东东营市,拥有丰富的原油储备,胜利油田坐落于此,2019年该市原油产量达到2225.98万吨。福建龙岩市则有著名的紫金山金铜,上市公司紫金矿业坐落于此。福建省三明市有福建矿产“聚宝盆”的美称,煤矿、铁矿、石灰石等多种矿产均有储备。

值得一提的是嘉峪关市,这一常住人口仅有25.31万的小城,人均GDP11.22万元,在甘肃省首屈一指。2019年,嘉峪关市的工业生产值达到171.17亿元,占生产总值的60.4%。

资源型城市之外,临海小城也占据着富裕中小城市的多个位置,包括珠海、舟山、威海等。

珠海的地理位置优越,临近澳门特别行政区,2019年完成外贸进出口额2908.89亿元。舟山也在大力发展外贸业,2019年外贸货物进出口总额1371.1亿元,比上年增长20.7%。当年舟山口岸进出口货运量15228万吨,比上年增长9.2%。

威海市则三面环海。当地居民郑明(化名)告诉记者,威海当地的主导产业有海鲜、电子技术和旅游,海鲜产业是依托临海位置优势发展起来的。威海到处都是码头,新鲜海产非常多。

此外,湖北鄂州市也得益于地理位置优越,工业发展迅速。鄂州是连接长江沿岸城市南通北往的重要交通枢纽,地区内有4条呈“井”字形的高速——沪蓉高速、京珠高速、大广高速、汉鄂高速,11条与武汉对接的通道,日益完善的交通运输体系为鄂州产业招商引资带来了便利。

越来越大的转型压力

这些小城市随着当地资源的开采和消耗,加之周边大城市“虹吸效应”越来越强,部分小城市的转型压力正不断加大。比如龙岩市,2015年原煤产量926.98万吨,到了2019年仅有580万吨,4年减少超过37%。

这些城市的转型压力,可以从人口增长中窥见一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2019年当地的常住人口增长,除了珠海和克拉玛依市,其他地区的常住人口增长均低于0.65%,其中鄂州市还出现了负增长。

与此同时,如果扣除自然人口增长率,这些人均GDP超过10万元的中小城市中,也有很多为人口流出的城市。

以龙岩市为例,2018年和2019年该地的年末全市常住人口均为264万人,但是2019年当地自然增长率为6.1‰,扣除自然增长率为负增长。三明市2019年常住人口259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万人。但是,当年三明市常住出生人口3.5万人,死亡人口1.7万人,自然人口增长达到1.8万人,扣除人口自然增长也出现人口外流。

有些地方则老龄化严重,导致自然增长率为负数。以山东威海为例,至2019年底,威海市老龄化比例为29.39%。2019年,威海人口自然增长率-0.50‰。舟山的情况也类似,截至2019年底,全市老年人口达到27.96万,占全市户籍人口总数的28.95%。2019年舟山的自然增长率为-1.47‰。

这些中小城市在人口“基本盘”上本就缺乏优势,加上人口增长乏力、老龄化等压力,如果当地无法在经济发展上有较为亮眼的表现,未来发展面临不小的考验。2019年,鄂尔多斯、威海、东营等城市的GDP增速均不超过4.5%。

胡刚指出,民营经济持续发展,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才是一个地方吸纳人口的关键。

“一个小城市要发展,比如舟山近几年发展较快,背景是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和大城市的加深合作。舟山本来四面环海,交通不方便,但是随着高速公路和跨海大桥陆续通车,当地交通不断改善。”胡刚指出,加之与宁波合作打造宁波舟山港,成为年货物吞吐量超11亿吨、连续十一年位居世界第一的超级大港,当地获得了新的经济发展动力。

在转型的压力之下,一些资源型城市已经率先行动起来。以鄂尔多斯为例,过度放牧、大量开发煤炭资源带来了草原沙化、空气污染严重的问题。“资源越来越少,有些地区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也较严重。”曹俊表示。

在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的双重难题下,鄂尔多斯将目光放在旅游业和高新产业上。曹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些年来当地开始发展旅游业,目前已有几个建成的4A景区。高新技术方面,这几年当地刚发展了一个高新技术园区,芯片研制等产业属于起步阶段。鄂尔多斯2018年以后的统计公报中出现了光电子器件、多晶硅、液晶显示屏等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工业正逐步向高质量生产转型。

威海也处于转型期,近几年在电子技术产业和旅游产业初见起色。2019年,威海实现旅游总收入692.60亿元,增长12.2%。

但是,小城市相对来说竞争压力较小,也使转型很难一蹴而就。“威海这边很安逸,是一个宜居城市,想在这里暴富不太可能。”郑明认为,当地的产业对年轻人吸引力较小,大学生毕业后能选择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