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恩怨: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起纷争 长房子女再发追责声明
财经

豪门恩怨: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起纷争 长房子女再发追责声明

2020年10月24日 07:48:17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最是梦萦家国,乡土岂可遗忘?道路从来是迂回曲折,是非荣辱使人明确方向。祖国富强是众所依归,为安定繁荣各尽所长。”《培华之歌》时常为霍英东晚年反复吟唱,那些庞大的设想之下埋藏着老人心底的南沙情结。

10月中旬,已故著名爱国人士霍英东的近亲属及遗产信托执行人霍震寰与霍震宇直指广州鹤年堂中医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鹤年堂中医门诊部”)及其开设、经营的“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项目(以下简称“中医城”),对外宣传中使用已故霍英东的姓名已构成侵权。网络中不少自称为中医城合作项目更是与霍英东的南沙梦毫无关系。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霍英东后人成立的霍英东铭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源发展”)与北京鹤年堂合营的中医城或许再度引发家族纷争。

10月13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中医城门口仍挂着“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的牌匾。有意思的是,早在上述侵权声明发出之前,中医城已于2019年12月张贴声明,一一撇清自己与某些“合作主体”的关系。

中医城股东隐现霍家后人

霍英东的祖籍在番禺,晚年其将很大精力放在番禺南端的一个叫南沙的小岛开发上。资料显示,从1988年到2004年8月,霍英东参加的南沙例会就多达508次,先后投入40多亿元,而当时的南沙项目在商业上并不为人所看好。“世人熙熙攘攘,皆为名利往来。”在外人看来,霍英东晚年执着于南沙已然超出牟利的意义。而霍氏家族的南沙梦也代代传承了下来。

2006年,霍英东在北京病逝,按其遗嘱,死后20年内家族不得分产,同时委任胞妹霍慕勤与其丈夫蔡源霖、霍震寰及霍震宇出任遗产执行人。由于霍慕勤年事已高,蔡源霖已于2007年去世,实际的遗产执行人就是霍氏两兄弟。

2020年10月中旬,霍震寰与霍震宇发布《关于未经授权违法使用霍英东先生姓名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提到,鹤年堂中医门诊部及其开设、经营的中医城项目存在侵权的责任。但奇怪的是,从股权信息来看,中医城的背后却闪现霍家后人的身影。

从股权信息来看,铭源发展和广州鹤年堂品牌策划有限公司分别持广州市鹤年堂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鹤年堂健康管理”)50%的股权。鹤年堂健康管理对外投资了鹤年堂中医门诊部 。而中医城则是鹤年堂中医门诊部所开设的项目。

记者从香港注册处查询的信息显示,铭源发展早在1999年12月10日的名称为铭源发展有限公司,2006年11月8日,上述名称变更为霍英东铭源发展有限公司并已生效。目前公司的董事共有14名,分别为陈可殷、陈卫、陈秀芝、霍震寰、霍震宇、霍显光、霍启文、霍文逊、何建立、郭文光、林锡鎏、邝小明、刘珩、邱忠平。

公开资料显示,霍英东生前有三房太太,长房太太吕燕妮生有霍震霆、霍震寰及霍震宇以及霍丽萍、霍丽娜等人;二房太太冯坚妮生有霍文芳、霍文斌、霍文逊;三房太太林淑端生有霍显杨、霍显旋、霍显强和霍显光。共生育13名子女。经过上述信息对比,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少霍家后人出现在铭源发展的董事席位上。

天眼查显示,鹤年堂中医门诊部最终受益人分别为铭源发展与刘海斌。

不过,霍家后人在声明中表示,自己与侵权霍英东姓名的主体以及中医城合作项目概无任何关系。已故霍英东先生的家属(包括但不限于遗产信托执行人)并未参与或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参与任何该等中医城合作项目。一位接近霍震寰的人士告知记者,就中医城侵权事件尚未从霍家人士处获得回音。

10月20日,记者询问鹤年堂健康管理对遗产信托人所发声明的回应,公司是否会面临更名?对此,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是我们内部要讨论的事情,暂时不方便对外回应。”

三房胞弟执意推动中医城

2013年10月,北鹤南飞,落户南沙。由霍家后人成立的铭源发展投资25亿港币及640亩土地使用权,与拥有600多年历史的中国古老中医药老字号鹤年堂强强联合,在广州南沙区共同打造中医城项目。

自此,霍英东的名字与鹤年堂时常被绑定在一起,出现在各个宣传场合。

资料显示,2015年,铭源发展董事长由三房子女霍显强担任,其舅林锡鎏任董事总经理。而长房子女霍震寰、霍震宇、霍启文;二房子女霍文逊及三房霍显光亦是董事。

10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中医城,距离鹤年堂中医门诊部约为3.9公里。中医城处于资讯科技园的最为核心的区域,门口的牌匾上刻印着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中医城的正门并未开放,前台的工作人员示意记者从侧门登记进入。待记者说明来意后,对于上述霍英东姓名侵权的声明,中医城行政部门的员工直言,“自己只是员工,不清楚领导层面的事情。”

事实上,林锡鎏在多个场合表示中医城助力霍英东南沙梦的实现,并且不遗余力地推动此项目。

媒体曾报道,林锡鎏对外提及,科技园无新建设及新项目,科大霍英东研究院亦收生不足,不能为科技园带来经济发展,如今将部分会议中心作中医城,对铭源和科技园是双赢;又指门诊部租用世贸大厦后,令其成为一间中医药养生酒店,南沙大酒店亦可配合高尔夫球会和游船俱乐部等,成为国内顶级的中医养生酒店,中医城可增加霍氏物业使用率。

而在不久前,2020年1月,中医城董事长林锡鎏在参与第十一届中国城市化国际峰会时畅叙中医城的发展渊源。“大学毕业后就跟着霍英东先生工作,一直追随了35年。霍英东先生的思想是把南沙北部定为运输中心,中部为商业旅游中心,南部为高新科技中心。为了实现霍英东先生的南沙梦,一直想找到一个产业,可以增加南沙的人流。为此,邀约鹤年堂大股东刘海斌一同新建中医城。”

长房子女再发追责声明

实际上,关于中医城的争端并不止一次出现。

早在5年前,霍家长房女儿霍丽娜表示中医城引用父亲姓名侵权,特别是选美比赛等事项,更是影响到父亲的清誉。

媒体报道称,长房霍丽娜、霍启文及霍英东好友何兆铭发予铭源发展董事的信件,斥责三房胞弟、铭源发展董事总经理林锡鎏借霍英东名义作商业招揽,甚至宣传选美活动及美容产品,称将采取法律行动。

霍丽娜在信中称,霍英东生前多次表明反对用其名字作商业宣传,即使南沙发展亦无用其名字为任何项目命名,而林锡鎏最初在2014年提出与鹤年堂的合作方案时,亦无指明会用“霍英东”。她在信中明言,若林锡鎏拒修改中医城名称,将采取进一步行动令林、鹤年堂及相关人士负法律责任。

记者获取了一张记录当时选美比赛的照片,背景板显示,选美活动名为“2015美丽奇迹·中国女神大赛嘉年华,暨美丽奇迹商城上线百日庆典”,地点在南沙,活动冠名则标注为霍英东鹤年堂。上述信息与霍家后人信中所提内容一致。

奇怪的是,如今5年已过,霍英东的名字依然与鹤年堂深度绑定,在鹤年堂中医城的多个宣传场合仍可见到霍英东的名字。

争端并非就此平息。2020年10月,霍家长房儿子作为遗产信托人发出声明,要求鹤年堂中医门诊部及其开设、经营的中医城项目,在对外宣传中使用己故霍英东的姓名,需要得到授权。

遗产信托执行人还发现存在多个声称与中医城项目存在合作关系的项目,包括但不限于有主体自称为“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国惠医学研究院-再生医学中心( Henry Fok Ying Tung Guo Hui MedicalResearch Institute-Center for Regeneration Medicine)”,亦有主体以“霍英东鹤年堂中医城产业孵化中心”名义经营,还有报道指出,中医城项目参与了“基层医疗1405合伙人项目”,而且网络上有不少有关中医城项目与其他主体合作的信息。上述所涉主体可能包括但不限于国惠再生医学研究院(广州)有限公司、国惠广州(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广州星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等等。

尽管记者在现场采访中,鹤年堂门诊部以及中医城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对于公司更名的事情不知情,但从中医城外部张贴的声明可以看到,中医城已撇清与滥用霍英东姓名的公司主体的关系。

上述张贴的声明显示,未经公司正式授权,均无权开展任何与中医城有关场地、品牌、服务等相关活动,对于任何假借公司名义进行宣传、销售、推广的机构以及个人,一经发现,将会追究其法律责任。广州大成生物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国惠再生医学研究院(广州)有限公司、广州星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等主体与公司无任何关系。声明已盖着鹤年堂中医门诊部的公章,中医城董事长林锡鎏以及副董事长刘海斌予以签字。记者随后向工作人员求证了此声明属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