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订单回流的秘密
财经

印度订单回流的秘密

2020年10月23日 21:08: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锐10月20日,浙江一家以生产桌布、抱枕为主的纺织企业负责人汪海英在些许不安中准备着已经安排到明年春天的生产计划。这笔订单是某国际快时尚品牌客户提供印度样版、要求他们做升级的。10月中旬以来,与汪海英一样接到“印度订单”的三家公司,引发了关于印度大量制造业订单回流中国的讨论。

“首都新德里开发区那边大概有100个工厂没有复工,主要是一些做服装纺织品的加工,很多人转行。”印度新德里时间比北京时间大约早2.5个小时。10月23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博士、印度新德里金砖智库所长高兴(BinodSinghAjat-satru)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制造业的复工程度整体对印度的国民经济影响比中国要小。“印度不是一个制造业大国,我们的制造业占比大约是20%,服务业占比超过五成。”

“受影响的大部分是非法雇佣的劳工,那些孩子他们回不去工作,因为他们不能提供足够的证明,而且以往可以睡在马路边的帐篷,但现在政府要求企业提供住宿,很多从事低端产业的企业就没有这个能力。”高兴说。

国际贸易研究学者陈波最近特意从上海赶赴武汉,接受了一家加拿大媒体的采访。选择这个地点的想法很简单,他站在武汉的画面告诉世界,比任何语言都更具有说服力。半年前,这座深陷新冠疫情风暴最中心的城市已经恢复了日常。无论是武汉,还是中国,经济都在全面复苏。

9月以来,中国的外贸订单重新进入活跃期,订单回流的变化在广州一家外资检测机构的业务员林嘉慧的业绩表里也有迹可循。“今年的确是有回流订单的情况,一般是从越南、柬埔寨和印尼转过来,但也是上规模的企业才能接到,或者原本有合作、关系好,像我手上有一个是国字头的贸易公司接的,从印尼过来的,整体量不大。

10月14日,商务部公布我国2020年1-9月外贸运行情况,前三季度,我国进出口总额23.12万亿元人民币,增长0.7%,累计增速转负为正,且进出口、出口规模均创历史同期新高。

拿下订单的秘密

4月初,五六天的时间里,汪海英的公司同时接到10多个人的问询。

“他们没有说是哪家公司的,就是让我们不停的打样、发样,打样、发样。说实话,稍微有一点觉得麻烦,这个单可能中途就断了。”10月20日,该公司负责人汪海英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他没有想到,六个月后,这笔生意让他突然成为外贸圈的“顶流”。

相比起对方提供的印度样板,汪海英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他们被要求的是做升级。“比如,面料里面棉、麻、涤纶的那个配比,印度完成需要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们觉得太久了,我们弄好就花了一周左右的时间。”

但订单真正确定下来,是在前前后后折腾将近1个月后。“最后才告诉我们是ZARA的,第一批订单8000张桌布。”随后,开始有人来协助汪海英他们进行工厂方面的调整,包括管理制度、员工培训以及工厂布局等等。

“我们一直在谈更多的订单,但自己的产能跟不上,所以我们又找了2个代工厂,再招了近150个人。”7月,汪海英在公司接待了前来验厂的人,并确定了新的订单。“加了几十万张,基本上就能排到明年3月才能做完。”

“其实他们对工厂的要求不高。”汪海英称,他觉得自己接到这个订单可能是运气好,业内最近很多讨论,觉得是应急单,疫情之后会再次转移。汪海英又觉得有点不服。“我想,按照他们现在的要求,就算要转应该只是在国内。”

“我们能给他们做一个‘服务’,只要这个在,我觉得他们想脱离也有难度。”汪海英称,公司除了外贸订单,有30%的业务在国内市场消化,他们四五年前也开始做电商运营。他说,对于这些快时尚品牌,设计一个花纹、图案,有没有市场,很难评估。“他们就想先打几个样,让我们放在自己的平台上,先做预售,看能不能卖。然后通过我们的测试数据,他们对比选择,就知道哪个颜色要做多少,哪个尺寸要做多少。”

不过,现在对他而言,这笔订单也带来巨大的压力。“我们只是小公司,也抱着学习的心态,这个曝光度对我们来说太大了。我现在每天要花三四个小时来回应这件事。”

印度回流订单的事因为迅速发酵变成外贸行业晦涩的话题。

“10多个人联系一家公司,正常,竞争很大。”广东一家纺织企业驻孟加拉办公室前外贸经理郭时豪称,1月,他回到中国准备过年。“然后就回不去了,本来有个订单刚准备下,疫情就来了,做不了。1-9月,我就在家没有收入,公司把驻外基地直接撤了,我准备转行做翻译。”

高兴(BinodSinghAjatsatru)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印度不是一个制造业大国,所以复工和没有复工,对印度的经济的影响可能比中国或者其他国家要小。他称,自疫情发生以来,印度政府在农业方面一直没有限制,所以表现是最好的,制造业大约复工八成。

“政府更倾向把支持政策给高附加值的企业,对低端产业而言兼顾较少,我们现在大量的做基础建设,给印度人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他续称,印度最大的旅游是宗教基地,但现在所有的印度庙还没有开放,第三产业受影响是最大的,也是最深,而且没有政府补贴。

“印度现在有强制要求戴口罩,不戴会罚款,但大约有一半人没有带。”高兴说。

“昨天(10月19日)我送了一批人去工厂,核酸检测一半有病毒。”10月20日,在印度新德里负责为多家中资企业做工程项目的文勇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他称,目前已经全部复工,还算正常,不少工厂在做扩厂的准备。面对并不怎么喜欢戴口罩的当地同事,他已经坦然,只能自己做好防护。“基本不戴口罩,很多是无症状,感觉也不用医,很特殊。”

“从我们的调研来看,是有企业反映接到印度那边转移过来的,但目前行业还是比较谨慎的,企业自己也不太愿意多说,一方面可能担心抢单,另一方面可能也涉及商业秘密。”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产业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近期外贸订单进入活跃期,国内的企业也都在给双十一备货,前期很多工厂都减了人,现在用工显得比较紧张,基本都在加班。“国内一些工厂倒闭,这些订单也在被分化。”

谁是对手?

与此同时,中国棉纺行业协会的10月16日调研报告显示,开年以来,整个产业链的生产企业和中间商都在努力的消库存,整个产业链缺货。目前,企业表示很难判断未来行情,可能需要观望至10月底。“原料涨价很明显,也不排除是有人在炒作这件事。”前述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产业部人士补充,企业在对待临时转移来的订单要谨慎。“如果是匆忙转来应急的,那意味着也很容易被抽走。”

截止10月22日,上市公司当中,新野纺织(002087.SZ)、苏美达(600710.SH)、海欣股份(600851.SH)先后在互动平台表示,近期海外有一些纺织订单确实有转移到中国的情况,包括印度。

嘉麟杰(002486.SZ)回应表示,尚未最终签订印度订单。“我们现在的心情,可能乐见这样(订单回流)的消息,但印度其实不是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陈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预计回流单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到明年春天,随着疫情的发展情况,恢复新的常态化。“还要看看越南、柬埔寨这些。”陈波的这句话也是东莞一家服装外贸企业负责人陈茂云和他的搭档马田所担心的事。2019年,他们从迪拜一家服装品牌的印度供应商处争取到一份年度合作。“我们现在面临汇率的问题。”10月22日,马田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他坐在沙发上,在说这句话前,换了好几个坐姿。马田并不是很乐意谈及这个问题,但在他反复提到的言语中,和客户最新的谈判里没有达成共识的就是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