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在即、新债务飙升、印钞加快,美元还会跌跌不休吗
财经

大选在即、新债务飙升、印钞加快,美元还会跌跌不休吗

2020年10月26日 20:27:54
来源:澎湃新闻

距美国总统大选已不到10天,美元指数仍徘徊在93以下的低位。

自3月高点以来,美元价值下跌近10%。随着美联储和全球其他央行越来越多地将政府债务货币化,由此引发关于美元可能失去其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讨论。此轮美元贬值是周期性的,还是可能会形成长期化趋势?

多个维度看美元贬值

多位国际财经人士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分享了他们关于美元走低的分析。

美国桥水投资公司创始人达利欧(Ray Dalio)指出美元长期债务周期会导致货币的贬值。在达利欧看来,新冠疫情引发的世界经济滑坡导致美国和其他主要储备货币国家的债务创造和债务货币化大量增加。即使新冠疫情过去,这种情况无疑仍将继续,因为将存在大量赤字,必须进行货币化。因此,美元长期债务周期现在所处的阶段,是一个存在大量未偿债务、新债务的催生加速飙涨、美联储为偿债而加速生产货币的时点。央行可以拥有此类债务的所有权并收取负利率,这使得央行可以减少偿债成本和债务展期风险,从而可以延长债务周期。他认为,这种周期历来会促使中央银行实施债务货币化和货币贬值,并从根本上改变作为资本市场支柱的世界信贷体系。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珀森(Adam Posen)则认为是政治因素削弱了美元的地位:美国政府近期不负责任的行为降低了美国的国际信任度,未来如果美国政府进行单方案金融制裁,过度使用美国在世界金融体系的控制权,美元在支付领域的作用和储备货币地位将受到削弱,欧元和部分小币种将因此获益。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奥尼尔(Jim O’Neill)称,当前美元对很多货币的价值是被高估的,尤其是相对于一些重要的新兴市场货币,比如巴西雷亚尔和人民币。但在发达国家,美元并没有真正偏离其公允价值。“在贸易加权的基础上,美元高估了5%-10%。”对于美元高估的原因,奥尼尔分析,从GDP增速上来看,过去几年,美国的经济增长比欧元区和日本要快,美国的债券收益率仍然高于其他许多国家。这就解释了美元被高估的大部分原因。

奥尼尔还强调说,美元在世界金融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与其周期性的价格表现无关。从美国目前的GDP规模来看,毫无疑问,美元在国际市场上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良好的人口结构和较好的生产力表现。他预计,未来10-20年,美国经济的增长可能会普遍强于欧元区、日本和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在此基础上,美元不会面临重大挑战。

美国第70任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也对美元的未来保有信心。在他看来,短期货币的波动只是受到市场情绪的影响,但长期来看,美元反映的是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他并不认同美国经济已经走向下滑趋势的观点。他认为,美国经济体量很大,自然资源丰富,社会文化充满活力,未来依然会有一个非常强的经济发展,自然也会有一个强势的美元。他承认,美国当前面临很多政策挑战,但历史证明,美国的政治系统有很强的抗压能力。

美联储的超常规政策会维持多久?

今年美元指数走低的一个直接原因就是美联储实施的超常规货币政策。这些极度宽松的措施,尤其是美联储宣布无限量QE带来了巨大的美元流动性。美联储“大放水”将如何影响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经济格局?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中投公司原总经理屠光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次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应对疫情的一个很重要的安排,如果它是短期,或者只是在一定时期内执行,就不好判断它对美元的长期影响。因此还是要观察美联储的政策会维持多久。至少目前来看,在一定的时间里,它是不利于美元作为国际主导货币的稳定的。

欧洲央行原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认为,这种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不可能永久存在,各国都不可能超长期地执行这样的政策,更不可能完全依赖央行解决当前的问题。“央行面临非常大的压力,接下来要靠包括国会、立法机构在内的各方来分担。”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行长金立群表示,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和常规的经济周期无关。以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注入大量流动性,只是一个短期解决方案,并不能从长远上解决问题,反而还可能导致债务增加等新问题。因此,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资金得到正确使用。

2020年美国大选将带来的变与不变

鲁宾指出,如果拜登当选总统,美国很多方面的政策都会发生重大变化,比如“立刻会有一个大规模的刺激方案出台,进行大量的公共投资,扭转当前美国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气候变化也会是拜登政府的一个重点,他已经有了一套详细的计划来应对气候变化。”

奥尼尔从贸易的角度分析认为,当前美国似乎不想再像过去那样参与全球贸易,这一点不会因为美国的大选而有太大的改变。奥尼尔表示,“在我看来,美元的使用越来越少,是一种必然现象,这就会赋予其他货币更多使用空间,用于金融交易和国际债券、股票市场,以及其他形式的交易。

达利欧相信美国和美元仍然会非常强势,因为世界上大多数人都用美国印制的钞票来购买商品,美国依然控制着清算体系,如果发生资本战争,就能切断人们的资金流。这种局面在短期内的影响力最强,尤其是存在大量美元计价债务的时期。但是,从长远来看,受制于这一弱点的人们终将找到替代风险的方法,从而削减其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