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参议院“闯关成功”,距出任大法官仅一步之遥
资讯

巴雷特参议院“闯关成功”,距出任大法官仅一步之遥

2020年10月26日 20:56:14
来源:新京报外事儿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0月25日,艾米·科尼·巴雷特以51:48的微弱优势通过了美国国会参议院对其提名担任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关键程序性投票。

预计最终确认投票将于当地时间10月26日(周一)晚间进行,如果一切顺利,巴雷特最早将于周二正式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美国国会参议院进行的提名投票。/ 推特截图

如今,距离巴雷特就任大法官只差“一步之遥”,但关于巴雷特就任的程序合理性争议仍然存在,各方对此次投票结果反应如何?巴雷特就任大法官又将带来哪些影响?

提名程序引争议,两党各执一词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尽管民主党人认为此次提名投票是共和党人的“非法夺权”,但他们已无力阻止巴雷特的确认投票程序。参议员默克利表示,“这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程序,从第一天开始就是非法的”。

民主党人强调,在2016年大选前夕,共和党人以即将到来的选举为由,阻止前总统奥巴马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4年后的今天,同样是在大选前夕,共和党人却“虚伪地急于找人填空补缺”。

“我想让美国人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表示,“在参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人违背了承诺,他们为了巩固在最高法院的多数地位,行事与4年前完全相反,这已经威胁到了人民的基本权利”。

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却认为,“我们为美国的未来做出了一项重要贡献”,他还称赞巴雷特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是一个“明星候选人”。

不过,共和党内部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据《纽约时报》报道,在当地时间10月25日下午的投票环节中,2名共和党参议员投出了反对票,分别是苏珊·柯林斯和莉莎·默科夫斯基,她们认为提名投票应该由总统大选的获胜者决定。

在民主党人的愤怒下,共和党人将巴雷特推到提名确认投票的“边缘”。/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柯林斯在她的个人声明中表示,“我坚决反对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正式选举日(即11月3日)之前投票,在选举日之前投票是不公平的”。

《纽约时报》报道称,近年来,随着美国国会停止立法,两党越来越多地依靠最高法院来实现他们对国家的愿景。因此,两党围绕联邦最高法院席位的斗争形势也迅速升级,但在即将到来的最终任命确认投票中,两党关系似乎正走向一个新低谷——这将是近年来第一次没有一位少数党派人员(即民主党)投赞成任命票。

白宫疫情肆虐,彭斯能否主持参议院存变数

随着美国副总统彭斯身边至少5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白宫疫情给巴雷特的提名确认投票蒙上一层“阴影”。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彭斯亲信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前不久,他曾在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市的竞选集会演讲中明确表示,“作为美国副总统,我还是参议院议长,我绝不会为了任何事而错过这次投票。10月26日晚间,艾米·科尼·巴雷特将成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让我们填补这个空缺”。

巴雷特的提名扫清了参议院的障碍,她走上了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道路。/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随后,彭斯身边先后5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不过彭斯的助手仍然表示,由于彭斯是“重要人员”,他将不会被隔离,继续按照日程安排工作。截至目前,副总统办公室发言人没有就彭斯是否计划参加巴雷特最终确认投票进行回应。

民主党人对彭斯不按防疫规定进行隔离的这一举动大为恼火。查克·舒默认为,彭斯的到场将会危及这座大楼中每一个人的健康,“他为美国人民树立了非常糟糕的榜样”。查克·舒默表示,由彭斯领导的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不仅未能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甚至无法保证白宫的安全”。

然而,共和党人显然没有这种担忧。参议员迈克·朗兹表示,“彭斯的职责是来到这里主持参议院,我认为副总统能够安全地做到这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人,我认为他会按照公共卫生专家推荐的最佳做法采取行动”。

巴雷特如就任,或将左右美国大选结果

目前美国参议院中,共和党占53席、民主党和独立派占47席,巴雷特很有可能以微弱优势赢得投票任命。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作出的第一个裁决可能会决定美国大选结果。

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随着选举日的逐渐临近,美国各级法院充斥着与投票有关的案件,其中一起案件引发了全国关注。

经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裁决,在正式选举日后三天之内,即11月6日收到的邮寄选票仍然可以被纳入统计;就算邮戳难以辨认,选票也仍然有效。 但共和党人随后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一份请愿书,希望宾州选举官员能够无视在正式选举日之后收到的选票。 当地时间10月19日,联邦最高法院以4: 4的裁决结果维持了原判,且允许11月6日之前的所有邮寄选票被纳入统计。

目前,宾州存在很大的竞争空间,该州20张选举人团选票可能是决定谁将成为美国下一任总统的关键,两党人士都为如何处理这些“姗姗来迟”的选票投入了大量精力,共和党人仍然希望11月3日之后的选票能够不纳入宾州的统计,他们开始把这个愿景寄托在巴雷特身上。

艾米·科尼·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作出的第一个裁决,可能会影响总统大选的结果。/ 福克斯新闻网报道截图

法治民权律师委员会执行主任克里斯汀·克拉克认为,“基于巴雷特法官的庭审历史,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她会是第5个在非联邦性问题上支持最高法院越界干预选民投票的法官”。

这使得民主党人认为巴雷特的任命是一项“政治行为”,旨在确保特朗普保住白宫。尽管巴雷特在任命确认听证会上,反复强调自己是真正的“独立人士”,但根据她此前的学术研究与法院判决,参议院两党均认为她将是一个可靠的保守派人士。如果这一观点得到证实,巴雷特在意识形态上将与她的前任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截然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