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要来了?淡定
资讯

疫苗要来了?淡定

2020年10月26日 22:35:35
来源:南风窗

作者 | 苍南

疫苗来了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新冠疫苗来得比想象中要快:一个显著的迹象是,最近这一个月,疫苗厂商开始频繁地刺探市场风向,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布局接种。

先是义乌。10月中旬,当地某社区医院开始为出国人员接种新冠疫苗,只需口头上报之接种理由即可。随后媒体探访发现,有的医院门口甚至排上了上百人的队,新冠疫苗一针难求。当地卫健部门随即发出通知,疫苗已停止供应,呼吁民众不要前往义乌。

这是一场市场需求的摸底。义乌拥有庞大的海外经商群体,出国打一针疫苗,保自身平安,这种心理激发出来的市场反馈,也是可想而知。

义乌新冠疫苗接种现场,人们在填写知情同意书(图源澎湃新闻)

与此同时,嘉兴也开放了面向普通民众的接种计划。10月15日,嘉兴疾控中心的微信公众号发出消息,嘉兴市先期已在重点保障对象中陆续开展新冠疫苗接种,后续将逐步开展一般对象接种。有紧急接种需求的市民,在自愿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可到社区预约接种门诊咨询。

接着,绍兴市在10月20日也开启了接种登记。根据“绍兴卫健”发出的通告,此次接种计划,“一般对象”也纳入其中。疫苗价格为200元/支(瓶),2剂次共400元。一时之间,200元一针的价格问题,冲上了热搜。

疫苗价格引发网友热议

三则新闻有个共同点,新冠疫苗的紧急接种对象,正在一步步扩展到普通民众。

但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款疫苗完成Ⅲ期临床试验,包括义乌、嘉兴和绍兴订购的“克尔来福”灭活疫苗——由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研制。

我们都知道,唯有当Ⅲ期临床试验完成,我们才能得出一款药物在安全性和药效上的确切结论,但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面前,药物研发也可能需要打破某些例外,以启动紧急计划,优先重点保障医护人员等高风险的群体。紧急使用计划,永远处在杠杆的两端,一边是风险,一边意味着收益。

“紧急使用“一词,来自疫苗管理法第二十条,指出现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或者其他严重威胁公众健康的紧急事件时,可以在一定范围和期限内紧急使用疫苗。

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面前,紧急使用主要适用于医务人员、防疫人员、边检人员以及保障城市基本运行人员等特殊人群。保障他们,如同保障一道社会免疫屏障。

只是,唯一值得反思的是,例外的边界在哪里?

扩大的紧急接种

7月22日以来,“紧急使用”一词开始进入公共视野。

对于新冠疫苗而言,小范围的疫苗接种始于今年6月,7月22日,紧急使用计划便正式启动。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忠伟称, 中国对一线医疗防御人员、边境口岸的工作人员等高风险暴露人员,在其自愿、知情、同意的前提下,启动了新冠疫苗紧急使用工作。

全球有九种候选疫苗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临床试验,其中有四款来自中国,包括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所属的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国药中生”)、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以下简称“科兴中维”)。两家公司分别于4月12日、27日进入临床。由于中国疫情得到控制,没有足够的患者入组参与试验。目前,它们的试验基地大多搬到了国外。

2020年10月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介绍新冠疫苗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

6月23日,国药中生与阿联酋展开Ⅲ期临床试验的合作,随后又拓展至巴林、埃及、摩洛哥、阿根廷等。7月份,科兴中维的Ⅲ期临床试验在巴西、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先后启动。

尽管已经快马加鞭,但截至紧急使用启动时,这些疫苗都还没有完成Ⅲ期试验,根据官方的说法,两家公司的Ⅲ期试验,可能要年底才能完成。

不过,紧急使用启动后,国药中生、科兴生物两家药厂便开始积极布局,迄今总计有数十万人进行了紧急接种。

目前无法判断哪些人以怎样的资格成为志愿者。但根据十年砍柴的叙述,他说7月份被招募为国药的志愿者——受到一位朋友的邀约,于7月22日和8月24日两天,分别接种了由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

10月12日,国药集团新冠疫苗北京、武汉开放预约接种的消息,引发了关注,报道称,通过二维码或链接进入“新冠疫苗接种意向调查”小程序进行预约,预约者在约2周后收到通知,并到指定地点注射,优先考虑出国留学生。

该小程序是国药中生用于了解公众接种新冠疫苗意愿的渠道。当媒体向该公司求证时,他们否认了开放预约的消息。随后,该小程序也进入了维护。但据财新报道,的确有留学生群体已经提前进行了接种。

据该报道中的一名留学生所说,报名成功后,需要携带两个月内机票、有效签证和境外院校offer的复印件,进行现场身份核验。这名留学生准备去武汉所接种,扫码进入微信群时,群中已有两百多人,有人已经准备接种第二针。

与此同时,科兴中维也开始了布局。嘉兴、义乌、绍兴等地的疫苗,均由这家公司供应,而且是浙江省的省级部门统一征订,逐级分发至定点接种单位。

受益与风险

种种迹象表明,新冠疫苗,正在蓄势待发,离普通民众也越来越近了,与此同时,紧急使用的范围,也在逐步扩大。

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你打的疫苗还没有得到完全的验证,你愿意接种吗?

2020年9月15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医护人员为接种疫苗的志愿者测量体温

在以往的案例中,接种疫苗后,可能会出现抗体依赖性增强效应(简称“ADE效应”)。要知道,给大量人群注射疫苗,可能会增强病毒感染能力,或者引发有害免疫反应的抗体保护——这就是ADE效应。

从网传为国药中生紧急接种的知情同意书来看,是否会出现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印证。

我们都知道,按照现代医学的规范性,只有经过大规模的双盲对照,确定安全性和有效性后,药物才能被批准上市,才能进入公众的身体。

尚未批准上市的疫苗尽管可用于紧急情况,但要面向公众时,其科学问题还是需要缜密严谨的验证。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在媒体访谈中说到:“要给科学家多留一些时间。疫苗是给健康人用的,要谨慎。

不过,在瞬息万变的疫情面前,保持原则不变的前提下,又要拿出应急的解决方案,是一个两难的困境。

眼下即将入冬,冬季是否会面临疫情反扑?这似乎成了扩大紧急使用的依据之一。此前,郑忠伟也在央视的节目中表示,为了防范秋冬季的疫情,可能会考虑适度扩大紧急使用范围,包括城市基本运营人员,如菜市场人员、交通保障人员、服务行业人员等。

一种观点在认为,境内疫情反弹与倒灌的压力还很大,抗疫过程中,一些特殊群体,始终面临病毒感染的巨大风险,对他们实施紧急使用计划,是相当必要的。

争议也在于,扩大紧急使用,是否真有必要?当前我国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虽呈现点状反弹,但整体来看,已经不存在大规模的疫情。扩大紧急使用,不适用于疫苗管理法所称的情况。有的专家则认为,防控做得好,暂时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接种,疫苗需要科学有序地完成基本试验。

根据制药公司的说法,国内研发的疫苗在I、II期临床试验中,没有显示出安全性的问题。但保护时效有待观察,ADE效应还有待验证。即便上市的疫苗本身也持续不断的监测。

正如高福所说:“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认为,新冠疫苗的成功是审慎乐观。“

编辑 | 董可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