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迈入老年,“十四五”如何规划3亿人养老
财经

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迈入老年,“十四五”如何规划3亿人养老

2020年10月26日 22:22:30
来源:第一财经

老龄化和少子化对我国社会的影响正在快速显现。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迈入中高龄老人的行列,我国将在“十四五”期间迎来一波养老照护的高潮。

10月26日至29日,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在京召开。会议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为未来5年乃至15年中国发展擘画蓝图。

民政部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我国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如何将这批老人照顾好,让他们能够安享晚年,是正在制定中的“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内容。

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朱耀垠重阳节当天在泰康之家杭州大清谷养老社区开幕仪式上表示,发展健康养老不仅是“十四五”的重要任务,也必然对实施国家“十四五”的总体战略布局至关重要。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刘广君认为,我国老龄化速度太快了,76%的老人带病养老,医疗资源和康复护理的资源供给赶不上老人数量的增长,“十四五”期间医养结合的思路应该从原来的疾病管理转向加长老人的健康期,引导老人们积极主动地将健康管理前置。

“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破3亿

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近日表示,根据相关预测,“十四五”期间,全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将从轻度老龄化迈入中度老龄化。民政部分析,5到10年后,全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将进入中高龄,我国将迎来一波养老照护的浪潮,养老服务将接受更大的挑战和考验。

按照老龄化的时间表,65岁以上的老人占到总人口7%~14%就是进入老龄化社会,如果占到14%~21%就是中度老龄化社会,要占到21%以上就是纯粹的重度老龄化社会。

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表示,当前中国65岁以上的人员已经占到12.7%,接近中度老龄化社会,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速度如此之快是没想到的,我们对老龄社会如此准备不足也是没有想到的。

长寿时代已经到来。上海市民政局10月2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上海百岁老人首次突破3000人。自1953年起,上海百岁老人数量从1人到1000人,用时58年;从1000人到2000人,用时6年;从2000人到3000人,仅用时3年。2000年到2019年,上海百岁老年人口增加了7.9倍,年均增长率达到12.2%。

老人们虽然越来越长寿,但生存质量却有待提高。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我国居民2018年人均预期寿命是77岁,但是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7岁,平均带病期8.3年。

长寿时代对整个社会资源的供给和分配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刘广君说,近年来我国虽然建了很多医院,但人均医疗康复资源仍然非常稀缺,比如按照国际标准每十万人中应该有50名专业人员,中国只有3.6名,老人的增长速度要快于供给速度,这就是我国存在的问题。

陈东升表示,中国老龄化社会来得快,未富先老的挑战和压力之大是人类历史上没有发生过的,韩国和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GDP为2.1万~2.7万美元,而中国人均GDP刚刚过一万美元,却已经接近中度老龄化社会。

“十四五”规划重在健康养老

李邦华表示,“十四五”时期,我国的老年人口增长曲线相对平缓,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做好养老服务准备的宝贵窗口期。民政部于去年上半年启动了“十四五”养老服务规划编制工作,目前已完成前期的专题研究,正会同相关部门深入论证有关规划内容。

老龄委的调查数据显示,有超过10%的老人存在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有15.2%的老人需要护理。但是目前照料老年人的主要是配偶,占了43.5%,儿子是28.7%,女儿是10.6%,还有少量的是家庭保姆,占了2.9%,利用专业医疗或者专业养老护理的仅仅占了1.1%。

朱耀垠表示,2.53亿60岁以上的老年人的余寿中,有2/3的时间处于带病的生存状态,但目前养老医疗服务体系的供给总体不足,我们要大力发展社会化的医养相结合的服务,改变供需明显失衡的现状。

国泰君安研报看好的“十四五”规划的七大领域中,有两个与健康养老有关,分别是人口结构医药消费和养老服务,研报认为这两个领域将产生明显的需求。

研报认为,我国人口结构将发生深刻变化,人均收入也靠近高收入国家水平,消费率提升和消费升级将愈发明显,医疗消费也将上一新台阶。“十四五”期间对养老服务社会保险、标准化养老服务、社区养老、居家养老、养老服务信息化建设、养老医疗器械等的需求将极大。

泰康保险集团总裁刘挺军表示,医养结合是长寿时代面对疾病谱系变化的一个全新的模式。过去整个健康的供给体系是以医院为中心的,但老龄化面临的是从急性期疾病转到慢性期疾病,比如糖尿病、高血压、呼吸系统以及精神类的疾病。这些慢性病的照护模式不应该是让老人们一定要去医院,而是由其居住的社区来提供这些照护服务,这是最大的变化。

“医养结合,准确地说是养(老)康(复)结合的养老社区,这是应对长寿时代慢病挑战的一个长期战略性的解决方案。”刘挺军说。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认为,真正的医养结合不是医院办养老,也不是养老院办医疗,而是让中老年人的慢病管理、健康管理,以及老年人需要的各种照料都方便可及,这就是医养结合。

地方积极联手社会资本应对老龄化

朱耀垠表示,从去年开始,高层要求老龄委就老龄产业摸一个家底。老龄委就我国的保险资金、银行资金、大的国有企业,还有房地产企业参与养老事业的情况进行摸底,进行调研。

面对快速老龄化,地方政府纷纷在养老产业上进行布局,热情地对医养类的社会资本伸出橄榄枝,泰康之家近年来在全国各地的快速落地就是一个缩影。目前,泰康之家养老社区已覆盖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西南、华中等核心区域的20个重点城市。

以杭州为例,在大清谷养老社区开业仪式现场,泰康就与杭州市西湖区签订合作协议敲定了第二家养老社区的选址。同时,泰康还与西湖区政府下属西湖城投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医养健康产业与城市更新升级、新城镇建设、产业配套升级、盘活国有资产等相结合,共同在西湖区及杭州市就大健康产业展开多维度战略合作。

刘广君表示,应对人口老龄化,仅靠政府和企业的努力是不够的,必须倡导积极老龄化,不能再依赖医疗资源和康复护理资源的供给,而是要发挥老人的主动性,将健康管理前置,延长老人的健康期。

朱耀垠建议,对于个人来说,要切实加强全生命周期的养老准备。一方面是心理精神方面的准备,另一个更重要的是物质财富的储备。此外,整个社会也都要储备财富为未来的养老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