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前三季度GDP不敌重庆,“北上广深”变“北上深渝”?
资讯

广州前三季度GDP不敌重庆,“北上广深”变“北上深渝”?

2020年10月26日 23:11:00
来源:第一财经

前三季度,广州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7475.86亿元,同比增长1.0%,经济增速由负转正。尽管如此,广州GDP总量仍落后重庆。

自1999年深圳GDP超越重庆上升至全国第四后,全国城市GDP前四名一直是“北上广深”,但近两年这一排名正在改写。根据今年前三季度的情况,全年下来广州GDP总量很可能低于重庆,退至第五。

未来,广州GDP位居全国第五会成为常态吗?

前三季度广州GDP低于重庆

广州市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根据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2020年前三季度,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达17475.86亿元,同比增长1.0%。前三季度,广州经济增速由负转正,增速比一季度、上半年分别提高7.8个和3.7个百分点。

上半年,广州GDP同比下降2.7%,比全国水平低1.1个百分点,但到三季度,已经超过全国水平0.2个百分点,可见广州经济呈现强势反弹的态势。第三季度,广州的三次产业全面提速,其中第一产业增长11.5%,第二产业增长15.3%,第三产业增长4.4%,分别比第二季度提高5.3个、13.6个和4.0个百分点。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州以及整个珠三角上半年受外贸影响非常大,经济增速也比较低,但三季度外贸出口回暖明显,带动广州经济较大幅度的反弹。

尽管如此,广州GDP总量仍落后重庆。重庆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重庆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7707.10亿元,同比增长2.6%。从总量上看,重庆超过广州231.24亿元,上半年这一差距为241.54亿元。也就是说,前三季度广州与重庆的差距仅比上半年缩小了10亿元。若按照当前的态势,全年下来重庆GDP总量超越广州的概率很大。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重庆GDP第一次超越广州了。今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重庆经过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修订后的2018年GDP最终核实数为21589亿元,同期广州GDP为21002.44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重庆GDP就已经超越广州586.56亿元,位居第四。但2019年,广州GDP为23628.60亿元,重庆为23605.77亿元,广州又以22.83亿元的微弱优势重回第四。

广州、重庆近年GDP数据比较 (单位:亿元)

广州、重庆近年GDP数据比较 (单位:亿元)

彭澎认为,今年重庆GDP超过广州的概率比较大,并且从长远趋势来看,重庆的面积和人口总量都比广州大很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未来GDP总量排在广州之前也很正常。重庆有3000多万人口,面积达到8.2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不过,即使重庆在经济总量上超越广州,但在人均GDP、人均收入、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等衡量发展水平、产业层次的主要指标上,重庆与广州仍有很大差距。重庆GDP超越广州,也不会改变目前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的格局。

广州的差距在哪里

近十年来,广州经济发展存在的深层次问题颇值得反思。

查阅历史资料发现,广州从1989年起经济总量跃居全国第三,仅次于上海、北京,此后23年里,广州一直位居第三,同省兄弟深圳位居第四。但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广州领先深圳的优势不断缩小,甚至退至第四。

根据最新的广东省统计年鉴数据,2012年,深圳GDP为13496.27亿元,而同期广州为13194.69亿元,深圳正式超越广州,上升至全国第三。此后数年,两者之间差距拉大。到2018年,深圳GDP已领先广州4223.56亿元,2019年这一差距虽有所缩小,但仍为3299亿元。

2012年深圳GDP总量超越广州 (单位:亿元 来源:广东统计年鉴2020年)

2012年深圳GDP总量超越广州 (单位:亿元 来源:广东统计年鉴2020年)

与GDP总量相对应的是,2013年以前,广州资金总量(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一直领先深圳,位居全国第三。但2013年,广州资金总量被深圳超过,退居第四,此后差距不断拉大,现如今广州的资金总量仅为深圳的七成左右。

近十年,广州GDP总量从第三退至如今的第五,尤其是与其他三个一线城市相比,广州在产业层次上的差距尤为明显,应该引起重视与反思。

比如,就业结构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产业结构。总体上看,广州的专业市场、传统制造业占比仍比较高,高新产业发展不突出。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有个体户69.28万个,远高于其他三个一线城市,这说明广州的商贸服务业尤其是传统商贸占比较高。

2018年,广州全市共有713个专业市场,市场交易总额超万亿元。“这边有‘一铺养三代’的传统,很多人愿意做点小生意。而且广州的专业市场发达,也产生了一大批个体户。”彭澎说,珠三角是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很多个体户都是为制造业服务。不过,近年来,这些专业市场受到比较大的冲击。

四大一线城市部分行业就业人员及个体户数量 (就业单位人数:万人)

四大一线城市部分行业就业人员及个体户数量 (就业单位人数:万人)

近年来,我国收入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由于一些地方在统计金融业时囊括了保险业从业人员,一些地方未纳入统计,因此我们就先只看四大一线城市在互联网和科技研发方面的从业人员情况。

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四大一线城市中,广州在互联网领域(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就业人员为53.74万人,仅为北京的38.7%,也远远低于上海和深圳;在科技研究和技术服务方面,广州的从业人员虽然与深圳差距很小,但是广州是我国重要的科教中心,有相当一部分研发人员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而深圳的科技研发则主要是以企业为主体。

从2018年R&D(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与全省地区生产总值之比)来看,广州仅为2.63%,不仅远低于北上深,也远低于近年来快速崛起的杭州。

2018年广东及广州、深圳研发投入情况

2018年广东及广州、深圳研发投入情况

“广州要反思一下,它有那么多高校资源,为何创新远不如深圳?”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说。

深圳社会主义学院巡视员、副院长谭刚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高新产业方面,深圳改写了世界创新的规则体系,改变了以硅谷为代表的、以大学来支撑的创新体系,形成了没有太多大学同样能进行创新,而且创新成效还十分显著的体系。这些都是靠不断创新、改革开放的方式形成的。

尤其是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随着我国进入到转型升级新阶段,科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城市之间的竞争格局。但当前,广州在科创方面与其他三个一线城市存在不小的差距。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州第三产业越来越高,第三产业高的地方,整体GDP增速也会趋缓。不过,相比GDP,科创、金融、文化教育等更能衡量城市的发展水平。尤其是科技创新,对城市竞争力至关重要,这方面,广州未来要努力补足短板,加强与深圳的双城联动,把自身的高教优势发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