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汽车集团“爆雷”!华晨汽车10亿债券违约,或走上重整之路

千亿汽车集团“爆雷”!华晨汽车10亿债券违约,或走上重整之路

2020年10月26日 23:19:00
来源:国际金融报社

近期,一家总资产超1700亿元的老牌国有汽车集团还不起10亿债券的消息震惊了整个资本圈。而这,或许只是华晨汽车债务“爆雷”的开始。

10月26日,就在市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晨汽车”)债券兑付翘首以盼时,华晨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支付2017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债券简称:17华汽05)兑付款。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与投资者协商解决。

当日,华晨汽车回应媒体称,“当前资金确实出现暂时困难,所以未能按期兑付到期债券,集团正在积极努力研究解决办法,相信华晨一定会积极妥善解决债券问题。”

10月21日至今,华晨汽车债务违约已经5天。在这5天时间内,市场各方对此热议不断。

一位从事不良资产的业务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华晨汽车的债务危机就已显现,有关华晨汽车的不良资产组合已经开始打折出售,有的折扣力度还非常大,那时候金融机构就对华晨汽车的债务问题持谨慎态度了。

千亿级国企债务违约

10月21日16点,这本是华晨汽车“17华汽05”债券归还本金10亿元、利息5300万元以及相应手续费转至指定银行账户的截止时间,但投资者一直等到10月22日17点仍未收到华晨汽车的付款。

10月23日,华晨汽车发布公告证实了债务违约的事实,称未能按期兑付10亿私募债。

虽然之前华晨汽车业曾出现过银行贷款、信托以及保险资金债权违约的情况,但这还是华晨汽车首次在公开债券市场出现违约。这一总资产超1700亿元的大型国有汽车集团债务违约,瞬间就引起了各界的广泛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华晨汽车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分别持股80%和20%。

华晨汽车表示,目前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但因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集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鉴于此事可能对债券价格产生异常波动的影响,华晨汽车在公告中表示,目前所有存续的公司债券将自10月23日开市停牌。若能在10月23日全额支付“17华汽05”的债券本金及利息,相关债券将在10月26日开市起复牌,否则将继续停牌,待相关情形消除后复牌。

这一公告无疑仍给了投资者不少信心,但就在本该约定债券复牌的时间,10月26日,华晨汽车又发布公告称,仍未完成债券兑付,还在努力筹集资金。

而这,或许只是华晨汽车债务“爆雷”的开始。据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数据,截至2020年10月23日,华晨汽车集团未偿债券共14只,债券余额合计172亿元。从到期分布看,华晨汽车集团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

除了债券外,华晨汽车还有不少在银行贷款、信托等金融机构的负债。某银行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华晨汽车此前在其所在银行进行过数亿元股权质押贷,今年上半年一度出现了逾期。

从7月下旬开始,华晨汽车多只债券剧烈下跌,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同时,华晨汽车开始被密集曝出债务问题。

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指出,华晨汽车应于2020年9月21日划拨季度应付利息。但截至2020年10月14日,华晨集团仍未将应付季度利息划拨至债权投资计划托管人。

江苏信托所也发布,华晨汽车应于2020年10月12日兑付贷款本金10.01亿元、利息2000万元、罚息668.38万元。但是截至2020年10月15日,华晨集团并未按约定兑付贷款本息。

由于华晨汽车屡曝债务问题,东方金诚和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同时多次下调华晨控股的主体评级至A+和BBB。东方金诚披露,截至2020年3月末,华晨汽车负债总额已达1226.75亿元。

那么,谁能将华晨汽车拽出目前的泥潭?不少业内人士将目光投向了华晨宝马。2018年10月,宝马汽车集团宣布,作价3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85亿元)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将其在华晨宝马的股比从50%提升至75%。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笔资金的到账将有效地缓解华晨汽车的资金问题,不过,长期问题仍难解决。

“利润奶牛”将剥离

提到华晨汽车,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华晨宝马,这无可厚非,2019年,华晨宝马的销量在整个华晨汽车中占比高达75%。

与此同时,华晨宝马也一直都是华晨汽车的“利润奶牛”,若扣除从华晨宝马获得的投资收益,华晨汽车归母净利润年年为亏损。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国(华晨汽车其中一家上市公司)实现营收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净利润为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其中,华晨宝马净利润高达43.83亿元,同比增长23.4%。如果扣除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其他板块总体亏损达3.4亿元。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告诉记者,华晨宝马不仅不断给华晨汽车“输血”,还不断给其输送技术。华晨汽车也曾多次在营销过程中高举“宝马”的大旗。然而,华晨汽车自主研发能力较低、技术整合能力较差,其产品质量问题也较多,其销量在市场逐渐成熟后愈趋冷淡。

东方金诚就曾在评级报告中指出,华晨汽车的利润主要来源于华晨宝马,疫情下自主品牌乘用车产销量、业务收入继续下降,获利能力仍较弱。

在传出宝马汽车集团斥资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25%股权的消息后,华晨中国股价曾直接下跌超六成。

广发证券固收分析师刘郁认为,华晨汽车违约的原因主要在于自主品牌盈利弱,盈利严重依赖华晨宝马(长期以来,华晨宝马系列产品营收占比超过90%),即将剥离华晨宝马对公司的再融资能力产生冲击。

刘郁表示,华晨汽车违约属于典型的一类国企违约事件,剥离了华晨宝马之后,公司自主品牌盈利能力弱且资产质量较差,政府放弃了救援,最后资金链断裂导致违约。其预计华晨汽车违约之后,可能与债权人协商展期,也可能面临重整。

这意味着,华晨汽车可能会走上力帆汽车和众泰汽车一样的司法重整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