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资金难题待解:10亿到期私募债券无法按时兑付 旗下债券停牌
财经

华晨资金难题待解:10亿到期私募债券无法按时兑付 旗下债券停牌

2020年10月27日 06:12:3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10月26日开盘,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旗下债券继续停牌。

继两个月前因多只债券暴跌被曝出存在财务危机后,10月23日,华晨集团因未能按期兑付其到期私募债券“17华汽05”,再次引发业内关注。

10月22日晚间,有熟悉华晨集团的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爆料称:“华晨集团旗下债券‘17华汽05’发行人没有筹措到足够的资金,要违约了;按照相关规则,华晨旗下所有债券都要停牌。”

据了解,“17华汽05”发行于2017年10月,当前余额10亿元,票息5.3%,期限为3年,应于2020年10月23日到期兑付。

10月23日午间,华晨集团相关人士在回应投资者询问时表示:“该债券今天无法兑付。”

10月24日,华晨集团在《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债券停牌的公告》指出:公司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债券简称:17华汽05)兑付日为2020年10月23日,根据《受托管理协议》以及相关业务规则的要求,公司应于2020年10月21日16:00前将本期债券本金10亿元、利息5300万元以及相应手续费转至中证登上海分公司指定银行账户,截至2020年10月22日17:00,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转款。

在业内看来,到期债券一旦无法按时兑付,就意味着华晨集团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鉴于此事可能对债券价格产生异常波动的影响,华晨集团目前所有存续的公司债券已自10月23日开市停牌。

目前,华晨集团正与投资者协商兑付事宜。华晨集团也在公告中指出,目前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但因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集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对于华晨来说,就是多米诺骨牌倒了第一块。”23日下午,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随着“17华汽05”违约,华晨集团旗下存续的十余只债券存在风险。据不完全统计,除“17华汽05”外,目前华晨集团存续债券共14只,存续规模超160亿元,兑付期主要集中在2022年。其中,“19华汽01”“18华汽03”等都在今年被列入中证评级高隐含违约率名单。

值得关注的是,东方金诚与大公国际先后在今年9月、10月下调华晨集团信用等级。

2019年5月29日,华晨宝马沈阳大东工厂。视觉中国

信用评级被下调

10月20日,大公国际在《大公关于将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信用等级下调至A+的公告》中称:2020年9月22日以来,华晨集团及多家子公司新增多项被执行信息,华晨集团新增多项股权冻结事项,面临的法律风险继续上升。

在上述评级报告中,大公国际指出,华晨集团新增列入被执行人记录2条,被执行金额0.05亿元,子公司新增列入被执行人记录5条,被执行金额0.27亿元,截至2020年10月16日,华晨集团及其子公司被执行金额合计4.32亿元;华晨集团新增司法股权冻结记录2项,金额合计2.75亿元,截至2020年10月16日,司法冻结股权金额达11.98亿元,冻结期限均为3年。

而多项有息债务违约也加剧了华晨集团的信用危机。

按照2017年9月29日华晨集团与债权投资计划受托人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的《太平—华晨汽车制造产业升级债权投资计划投资合同》约定,华晨集团应于2020年9月21日划拨季度应付利息。截至2020年10月14日,华晨集团仍未将应付季度利息划拨至债权投资计划托管人账户。此外,2020年10月12日,华晨集团未按时兑付《江苏信托-信保盛158号(华晨汽车)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贷款本息。

大公国际认为,华晨集团及其子公司新增多次被执行人及股权冻结事项,面临的法律风险持续上升;截至2020年10月14日,华晨集团仍未按约定划拨债权投资计划的应付季度利息,且新增一笔信托计划未能按时还本付息;华晨集团短期有息债务占比较高,存在较大的短期偿付压力。

综合来看,华晨集团经营风险进一步上升,偿债能力明显下降。因此,大公决定将华晨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整为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17华汽01”“18华汽债01/18华汽01”和“18华汽债02/18华汽02”信用等级调整为A+。

受违约消息影响,资管机构也下调华晨集团相关债券估值。华泰证券资管公告称,公司决定自2020年10月23日起对旗下基金所持有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发行的17华汽01(143017.SH)等债券进行估值调整。

债务难题待解

事实上,早在“17华汽05”兑付之前,华晨集团就已深陷资产遭到冻结、出售股权、员工长期休假的舆论漩涡中。

8月31日,华晨集团发布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华晨集团资产总额为1933.25亿元,负债总额1328.44亿元,资产负债率68.72%。

据不完全统计,2020-2021年华晨集团剩余待偿还本息约21.59亿元,2022年华晨汽车债券偿还体量将到达89.9亿元的高峰。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上半年,华晨集团合并报表口径已发生多笔银行贷款利息逾期,累计金额为6020万元,但单笔逾期债务金额均未超过1000万元。

“公司现金流出现短期困难,需延期支付。目前,公司已与各相关债权人沟通,力争做到稳定预期、稳定支持,通过必要的风险管控措施,最大限度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上述银行贷款的利息逾期并未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影响,债券市场的到期债务均能按期兑付本金及利息,且不会触发公司已发行的公司债券中的各类特殊条款。”华晨集团指出。

启信宝显示,自8月份以来,华晨集团累计新增17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分别为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其中多笔执行标的金额超过1亿元。

需要说明的是,为了偿还债务,今年5月和7月,华晨集团已经先后两次将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的6亿股股份(约12%股权)出售给辽宁交通投资集团。

“8月7日,针对华晨债务问题的债委会已经由光大银行和兴业银行2家主席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辽宁省分行等5家副主席行牵头成立,包含了30余家银行。”今年8月,华晨债务危机爆出后,华晨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债委会将协调相关债权方不要抽贷、压贷、断贷,继续给予公司金融财务上面的支持。

针对“17华汽05”无法按时兑付及解决方案等问题,10月23日晚间,记者致电华晨方面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华晨集团当前资金确实出现暂时困难,所以未能按期兑付到期债券,但集团正在想办法解决。”

“‘17华汽05’可能会引起债券违约的连锁反应,华晨破产重组可能性不大,毕竟有华晨宝马支撑,辽宁交通投资集团已经进入,省里估计已有预案。”面对债券市场上对华晨集团的争议,曹鹤对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华晨集团的控股股东为辽宁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80%,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20%。

截至2019年末,华晨集团拥有一、二级子公司34家,其中上市公司四家,分别为华晨中国(1114.HK)、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600609.SH)、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申华控股,600653.SH)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新晨动力,1148.HK)。

集团改革能否救主?

事实上,债务风波只是近年来华晨汽车经营不善的一个必然。由于华晨汽车过度依赖合资板块,在中国汽车市场结构性调整的大潮中,自主板块的发展始终羸弱。

一直以来,依靠“利润奶牛”华晨宝马的收益,掩盖了华晨汽车自主业务的亏损。近五年来,华晨宝马给华晨中国贡献的净利润分别为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和76.26亿元,利润贡献幅度不断扩大。

华晨中国2019年年报显示,华晨汽车集团全年营收为40.27亿元,税前利润却有62.92亿元,税前利润高于营收的秘密正在于华晨宝马的贡献上。如果没有华晨宝马贡献的76.26亿元,华晨中国在2019年的税前利润亏损为13.34亿元。

因为2022年华晨宝马股比变更,也让资本市场认为华晨汽车未来收益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根据华晨汽车与宝马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华晨汽车将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人民币290亿元,加上锁箱日至交割日之间的利息后合计转让款接近370亿元。根据这一协议,股比调整完成后宝马集团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股份,华晨宝马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

一旦华晨汽车在华晨宝马的股份降低到25%后,华晨中国从合资公司获取的利润将大幅缩水,公司的经营状况也将因此受到影响,其在资本市场的价值也将被重新评估。

而针对经营危机,华晨集团计划开启改革进程,希望2025年形成整车195万辆的年销量规模。

同时,作为辽宁省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单位,华晨集团计划盘活国有资产,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转型。

而除了向辽宁交投出售股份,华晨集团方面也曾表示将引进战略投资者,发力轻卡业务。在商用车领域,华晨集团与雷诺集团的合资公司华晨雷诺金杯也在积极寻求转型。

然而,在当前的债务压力下,华晨集团是否还有机会、还有多大的机会完成转型并未可知。

“经过两年负增长,整个中国汽车工业跟前几十年都不太一样了,高增长阶段已经过去了。作为一个规模经济产业,一旦没有增长,那么迎接的就是利润下滑。”在曹鹤看来,中国汽车工业优胜劣汰加速,没有核心技术和产品的企业根本就没有回天之力。

当然,2022年,华晨宝马股比变更带来的290亿元收益,加上锁箱日至交割日之间的利息后合计转让款接近370亿元,也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华晨集团的资金压力。(作者:杜巧梅 编辑: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