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隆股权出售乏人问津 董明珠造车梦风雨飘摇
财经

银隆股权出售乏人问津 董明珠造车梦风雨飘摇

2020年10月27日 06:30:14
来源:第一财经

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坐落于珠海市金湾区三灶镇科技工业园内的总部,目前看起来并无异常。

上周,第一财经记者在实地调查时看到,在银隆新能源园区内的办公大楼旁边,停着数十辆银隆新能源的大巴车,部分还贴上格力的品牌标识。而大巴车旁边的厂房,部分大门紧闭或半掩着。下午一点多左右,中午外出的员工,陆续回到车间开工。

然而,看似平静的银隆,背后却暗流涌动。

10月25日,银隆在阿里拍卖网有一笔750万股的股权被拍卖,起始价为2.025亿元,次日上午10点显示的结果是竞价失败,围观人数近千人,但最终未成交。在此之前,银隆在阿里拍卖网上已结束了7次股权拍卖,累计股份为3155万股,起始价总额为9.0023亿元,但成交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前7次拍卖中仅有3次成交,卖出7万股,总成交额为210万元。

接下来,银隆于10月29日在阿里拍卖网上还有一笔900万股的股权被拍卖,起始价为2.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7月的两起拍卖(7月10日、7月16日)之外,银隆其余股权拍卖,阿里拍卖网皆在竞买须知的第十六条特别提示:该股票已被冻结查封,现根据《执行笔录》(2020年8月25日)内容由被执行人委托拍卖。

因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入股而备受关注的银隆,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银隆钛核心材料、电池、电机电控、充电设备、智能储能系统、纯电动整车等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能源企业,一度挤入新能源客车销量前三,仅次于宇通客车和比亚迪。不过,银隆在最近两三年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频频卷入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等负面消息中。

冷门路线的悲凉

“上一波订单已经做完了,准备做下一个订单,所以又要开始忙了。”黄振(化名)是银隆的一名车间员工,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运作正常,没有听到裁员的消息。

黄振于去年成为银隆的正式员工,目前与妻子李霞(化名)在珠海居住。李霞透露,丈夫刚进去时还是很忙的,但几个月后明显感觉到他的工作量减少。此前,银隆每年的旺季从5、6月开始,一直延续到11、12月,这期间常常需要加班。而最近一两年,银隆订单量大不如前,一年可能只有2~3个月是旺季。

第一财经记者从银隆员工口中了解到,珠海银隆基本薪资待遇没有变,但因为加班减少,所以比以前少了一笔加班费。普工的基本薪资较低,没转正前的底薪大约是1700元,转正后3000元左右,但如果像以前那样经常加班,收入就有可能翻倍,达到5000~6000元的水平。一些应届毕业生进入银隆后,由于薪资低,熬不到转正就离开了。

在今年9月1日前后,银隆在招聘方面有了新动作,开启校园招聘以及社会招聘,岗位多是工程师,每个岗位的招聘人数基本为1~2人。

一位接近银隆的业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银隆陷入低谷,与新能源商用车大环境以及银隆内部经营管理都有关系。由于新能源商用车周期性等因素,银隆在年底的生产订单会放量增加。例如,银隆旗下的广通汽车2017年全年销量为6473辆,其中2017年11、12月两月销量加起来超过4000辆。上述人士认为,年底银隆产销量会有所反弹,不过,他对银隆的未来不予置评。

此外,他还告诉记者,由于近年负面新闻太多,银隆高层不太愿意接受媒体采访。

第一财经记者从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查到,2018年,银隆新能源客车累计销量7278辆; 2019年,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2708辆,同比下滑高达62.79%;2020年1~8月,银隆新能源客车销量为596辆,同比下滑56.65%。

从整体行业来看,今年上半年国内行业大中型客车需求总量同比下降37.23%,主要由于前几年新能源客车提前消费、高铁及私家车等替代品的影响,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在国内市场,公交需求已新能源化,受2015~2017年新能源公交的提前消费影响,自2018年以来,公交需求出现连续下滑。今年,虽然新能源购车补贴不退坡,但新能源商用车市场悲观情绪弥漫,不少新能源商用车企销量下滑超过三成。

走钛酸锂冷门技术路线的银隆则难上加难。第一财经记者查阅EVTank的数据发现,2020年1~8月,动力电池总装机量为27.85Gwh,其中,三元锂电池NCM(镍、钴和锰)的装机量是19.2 Gwh,磷酸铁锂电池的装机量为8.2 Gwh,而钛酸锂电池装机量仅为0.05 Gwh,在该市场占有率仅有0.18%。钛酸锂电池装机量明显一年不如一年,2019年钛酸锂电池装机量为0.38 Gwh,同比下滑23.6%。日益边缘化,这意味着钛酸锂电池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成本居高不下。

钛酸锂材料价格比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贵两三倍以上。最致命的是钛酸锂能量密度低、体积大,在新能源乘用车上采用不现实。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钛酸锂电池优缺点分明,缺点是能量密度太低且价格贵,优点是能快充且循环寿命长。

当前,在新能源汽车领域,逐渐形成商用车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主、乘用车以三元锂电池为主的局面,而钛酸锂电池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在动力电池领域依然属于小众路线。以钛酸锂电池为主的银隆,假如不调整战略,未来发展机会渺茫。连风头最劲的特斯拉,在电动乘用车热销的情况下依然调整电池战略,从采用松下的圆柱三元锂电池扩充到LG化学的方形三元锂电池及宁德时代磷酸铁锂电池,紧跟主流降低成本。

心向造车梦,董明珠入局

钛酸锂电池技术,恰是魏银仓忽悠“造车门外汉”董明珠入局银隆的“诱饵”之一。

2010年,银隆与美国奥钛纳米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奥钛”)签订收购协议,2011年7月22日战略控股奥钛,之后在国内大力发展钛酸锂电池,对外宣传打造一款具备6分钟充满电、拥有2.5万次至3万次的循环寿命、可使用寿命长达30年的电池产品。

业内传,魏银仓当初主动接触董明珠,向董明珠鼓吹钛酸锂电池6分钟快充技术,这让董明珠非常动心。

董明珠曾在多个场合对钛酸锂电池6分钟快充技术大加赞赏,一度力推格力电器定向增发融资来收购银隆,并在2016年宣布格力电器准备以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100%的股权,此计划受挫后,她依然一意孤行,同年以个人身份投资珠海银隆,斥资约10亿元入股银隆17.46%,成为银隆第二大股东,试图进一步实现她的造车梦。

董明珠入主银隆之后便开始不断扩张,并且谋划上市,在珠海、邯郸、洛阳、成都等地均建立电池及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公开资料显示,银隆快速签下石家庄、洛阳等多个新能源项目产业园,总投资超800亿元。

与此同时,董明珠的势力也逐渐深入银隆,2017年7月,银隆进行大范围的组织架构调整,赖信华等四名董明珠的亲信占了银隆4个副总裁的位置。随之,董明珠与魏银仓的矛盾不断升级。2017年11月,魏银仓辞去董事长职务。2018年3月,银隆临时股东会议选举卢春泉为董事长,赖信华为总裁,魏银仓的重要伙伴孙国华在这次调整过程中出局。

2018年11月,银隆一纸声明将董明珠跟魏银仓的内讧公之于众,此声明中称,公司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管理层在履职过程中,发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元。银隆已正式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对珠海市公安局进行报案。

随后,银隆在2019年4月25日对外披露追诉大股东相关案件的最新进度,指出该公司提起的刑事控告和民事诉讼稳步推进,控告对魏银仓及孙国华等人的相关刑事案件已于2018年11月8日正式立案侦查,三起民事案件已召开庭前会议。前述案件涉及侵占公司利益总计超过14亿元。银隆在这次公告说明中一一列举魏银仓的罪状,其中包括魏银仓等涉嫌骗取政府财政补贴资金1.1亿元,并以还借款的名义将上述1.1亿元财政补贴资金支付给银隆集团。

孙国华及魏银仓的部分亲属等人先后在2019年3月被刑事拘留,魏银仓远避美国,无法接受调查。2018年11月13日,面对侵占银隆利益的指控,魏银仓通过手机短信回复第一财经记者,已交律师处理,相信法律公正。上周二,第一财经记者打通魏银仓曾用过的手机号码,但对方称自己不是魏银仓。

魏银仓是否不断将公司掏空并设局诱骗董明珠上钩入股银隆,这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不过,魏银仓与董明珠交恶,管理层大换血,这让处于新能源客车大环境骤变下的银隆危机重重。2018年,银隆终止IPO辅导。

能否走出阴影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谈到,客车是小众产品,总的供给量有限。银隆过去两年疯狂扩张有问题。扩张是建立在整个体系完整之上,跟规模、零部件采购供应、生产线、物流、服务售后等都息息相关。某一环节一旦出问题,就会致命。

真锂研究总裁墨柯也谈到,钛酸锂电池是个小众路线,用在一些特定市场是可以的,比如在山城重庆电动公交市场、部分电网储能市场等,但并不能消化大规模的产品生产。银隆的快速扩张不符合钛酸锂电池本身的发展规律,结局可想而知。

由于钛酸锂能量密度低的致命弱点、生产基地快速扩张、无休止的股东内斗以及第一大股东卷入刑事案件等原因,银隆经营陷入困境,被曝出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南京产业园一度被法院查封等负面消息,并多次列为被执行人,其中包括去年底因“财务顾问费”问题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此外,银隆多个生产基地被曝大批量停产,厂区范围内出现大量库存积压,天津银隆便是其中之一。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银隆的上游供应商、上市公司科恒股份在2019年4月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发现,天津银隆产线投产计划一度停滞并非空穴来风。该报告明确指出,科恒股份子公司浩能科技陆续将合同设备运送到珠海格力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指定的场所(天津银隆和成都银隆),并于2018年完成了安装调试工作,但设备使用方(天津银隆和成都银隆)经营情况不及预期,产线投产计划停滞,生产处于不正常状态,应收账期拉长。

不过,天津银隆当前情况有所好转。董明珠和银隆总裁赖信华在2020年10月9日拜访天津市政府。据天津日报报道,董明珠在与天津市主要领导会谈中表示,将全力推动银隆系列产品产业在津发展,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新技术品牌。

在空调行业呼风唤雨的“铁娘子”董明珠,正通过自身的影响力为银隆挡风遮雨,将其带向晴天。与此同时,银隆也在不断调整电池路线。上述接近银隆的业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银隆正弱化“钛酸锂”的标签,开始三元锂及磷酸铁锂等多条路线走路,成都基地已在推出磷酸铁锂的技术和车型。

不过,面对宇通、比亚迪、宁德时代等新能源客车以及动力电池劲敌,银隆的电池技术被认为不算有竞争力,加上银隆内讧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业内对银隆的前景并不看好,银隆股权在阿里拍卖网上已结束的8次被拍卖中,甚少人愿意接盘,股份成交率仅有0.18%,由此可见一斑。

隔行如隔山,董明珠是否能扛住银隆风雨圆她的造车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