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学院教授上喜马拉雅“超级情感节”做直播:30岁只是一个开始
财经

电影学院教授上喜马拉雅“超级情感节”做直播:30岁只是一个开始

2020年10月27日 16:39:23
来源:时时企闻网观

“才三十岁怕什么?”这个问号对都市女性而言如鲠在喉,欲说还休。

在2020年,两部以女性为题材的综艺和电视剧霸屏了:电视剧《三十而已》、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我们或多或少,都在这两部影视作品看到了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乘风破浪的姐姐》是我今年唯一全程看完的一个综艺。”罗思表示。

在近日的喜马拉雅首届“超级情感节”直播间,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特聘教授罗思做了精彩的分享“影视剧女性与情感”。她还有着更多的身份,是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副校长,也是制片人、导演、编剧、作家。

30多岁的斜杠姐姐、女性力量的倡导者、爱旗袍会探戈的电影人。谈及标签,罗思表示:“其实我不是一个爱给自己打标签的人。”

主播是一个“言心”的工作

除了导演、制片人、编剧、作家等,罗思同时还是一名主播。谈及这些角色,罗思说这些角色都离不开“关心人、看见人。”

编剧是写心,将一个人物内心的变化所写出来;制片人事管心,管人就是管住大家的心;导演是表心,在视觉层面将人物内心的东西外化表现出来;作家是刻心,用语言文字刻画人物的内心活动;主播则是言心,将我们内心的话,或别人内心的话说出来。

“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情感是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主播一样有这样的机会、能力,将自己想说的话都说出来。”罗思认为,主播是一个沟通的职业,需要看到对方,看到每个在听节目的人。主播看到的人越多,听众跟主播的链接就更深。

“30岁”绝非模板化的存在

《回到爱开始的地方》是罗思前些年写的一部电影,女主是一位30岁的女性在面临婚姻时,从一开始忐忑不安,到后面勇敢面对自己内心声音。

“我身边有很多女性朋友在生活当中害怕面对自己的渴望,因为他们不太敢去渴望,会觉得自己不值得,害怕渴望了最后还会得不到。我希望通过我的一点点小力量,让更多的女性不要害怕,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更勇敢一点,做到自己心目中的自己,听到自己内心的渴望,允许自己成为自己。”罗思表示。

今年,罗思在喜马拉雅打造了一档电台节目,叫做《罗小姐的客厅》,这栏节目邀请了9位30岁以上不同行业的女性进行访谈,希望每位访谈者跟自己对话就像在自己的家里,跟自己的闺蜜一样,坐在客厅里放松地聊天。

“每一次的对谈,都给了我很不一样体会和感动,每一位女性的生活都是多彩多样的,她们都在很勇敢过自己的生活。” 在《罗小姐的客厅》这档节目里,罗思和这9位女性朋友对谈,倾诉着生活中快乐或者是不快乐的事情,分享了他们活成自己的经历。

“她们告诉我三十岁或许并不可怕,即便这是一个开始同物质欲和生活博弈的年龄,但绝非要模板化的存在。它只是一个开始,依旧存在着太多的可能。”罗思说。

在电影中寻找一面镜子

在影视剧中,适合30岁以上女性的角色却越来越少,所有的女性角色似乎最终都只能局限于家庭,为家庭服务。而这就像如今社会的一个映衬。

似乎社会现在已经渐渐达成共识:兼顾好家庭和工作的女性,才是合格的。一个妻子自己工作再忙再辛苦,也要把孩子和家里照顾好,甚至必要时还应该为了家庭放弃工作。而大部分的丈夫,只要做好了挣钱养家糊口的工作,不需要额外为照顾家庭付出太多,就可以获得很高的评价。

对于这样的观点罗思不是非常认同:“我们存在的意义,首先是我们自己,然后才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罗思看到每个姐姐就像是一颗种子在发芽发光,她们都给节目赋予了新的个性和力量,从她们身上看到了真实、独立的女人。

对于影视之于女人,罗思表示:“其实女人需要在电影中去找到一面镜子来照进自己的内心。”但请不要太相信这面镜子,任何的影视剧都有规定情境,它不会原封不动地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在喜马拉雅“超级情感节”的这场直播“影视剧女性与情感”中,罗思剖析了在影视里被大家所熟知的女性角色在剧中是如何成长为更好的自己,就像照镜子的一样,希望帮助大家能够更勇敢的成为自己,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在情感。罗思也希望通过这次直播,让更多的女性相互之间有更深入的链接、陪伴与安慰。

罗思说:“三十而已的女性,不需要被贴上太多标签。如果你现在是80岁,给30岁或即将30岁的自己写封信,你会发现30岁其实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开始。”这也是罗思制作《罗小姐的客厅》这档节目最想传递的东西。

喜马拉雅发起的首届“超级情感节”,已经接近尾声。在过去的七天中,每天都有主播、大咖和社会各界人士,以直播的形式发起女性话题探讨,分享女性成长经验,为女性提供陪伴与解忧,助力自我实现和个人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