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患者亲述:厚朴方舟的远程会诊,让我从自卑到重拾信心
财经

乳腺癌患者亲述:厚朴方舟的远程会诊,让我从自卑到重拾信心

2020年10月27日 16:34:05
来源:时时企闻网观

钱女士(化名)于2019年8月初发现左侧乳房血性溢液,于2019年12月入院,进行左侧乳腺区段切除术,术后病理显示,左侧送检乳腺组织符合低级别导管内癌局灶呈导管 内乳头状癌 ,国内医生建议考虑乳房切除术。然而,一次远程 会诊让 钱女士避免了再次切除乳房带来的痛苦 ,下面为钱女士亲述。

从自卑到再次看见希望

我以前是一个很自信的人,喜欢旅行,喜欢拥抱自然,更喜欢笑,朋友们都说很羡慕我,总可以热情地对待生活,说我是一个可爱的人,可这一切都从去年八月份开始就变了。

去年八月份,我的左侧乳房出现了较小的包块,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直到后来,病情加重,左侧乳头出现血性液体,这时我有些慌了,急忙去国内某知名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并不理想,医生让我住院治疗,结果从去年年底开始,我的生活便遭到了重创。

去年十二月份,我住院治疗,进行左侧乳腺区段切除术,术后病理显示,左侧送检乳腺组织符合低级别导管内癌,局灶呈导管内乳头状癌,国内医生建议考虑乳房切除术,这让我很崩溃,虽然我知道术后可以进行重建手术,但我仍然很抗拒,我没有听从国内医生的建议,就这样出院了。

正值年底,尽管出现疫情,但到处都洋溢着欢度新年的喜悦,我站在家里的窗前,望向窗外,万家灯火、车水马龙,有许多女孩子穿着漂亮的衣服,大包小包地拎着购买的年货,在一起说说笑笑,她们是那么自信、耀眼,那一刻,我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卑感,我默默地低下了头。从那以后,我不再喜欢旅行,不再喜欢自然,更不喜欢笑,经常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走路时也会下意识低着头,家人与朋友很担心我的身体状况,既怕我的病情加重,又怕我的精神彻底垮掉,他们商量后决定可以去国外治疗,如果出国不方便,也可以找国外专家先评估一下病情,看看是不是一定要再次切除,听到这个决定后,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丹娜法伯癌症中心

乳腺肿瘤名医会诊:无需额外手术治疗

我第一次听到厚朴方舟这个词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诺亚方舟,有种莫名其妙的心安,而我的家人也通过多家海外医疗服务机构对比后发现,厚朴方舟不仅有过硬的专业知识,还很注重服务,那些经厚朴方舟出国治疗的患者,对厚朴方舟评价最多的词除了专业外,就是安全、细心,最终我们选择了厚朴方舟。

厚朴方舟的专属医学顾问根据我的病情与国内外疫情形势,建议我先做一个远程会诊,可以深入了解病情,如果十分严重,厚朴方舟会排除万难,为我安排出国治疗,这与我们一开始的计划一致,所以整个签约交流过程都很顺利。厚朴方舟为我预约了丹娜法伯癌症中心乳腺肿瘤中心的 Winer 教授 。据厚朴方舟医学顾问介绍,Winer教授十分擅长乳腺癌,不仅致力于技术与新药研究,还擅长改善患有早期乳腺癌女性的心理社会功能,经过 Winer 教授治疗后的女性,大部分都可以正常生活 ,劝我不要过度担心。听完厚朴方舟医学顾问这些详细又暖心的话后,我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在厚朴方舟医学顾问的帮助下,我整理出了想要询问的问题:

1.根据当前情况,请给出详细的下一步治疗方案。

2.如果不愿接受手术或放疗,可否优先使用内分泌药物?是否可行?

3.现阶段是否需要基因检测?如果现在不需要,将来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基因检测?

4.您认为需要多久做一次随访?需要扫描和验血检查吗?

整理完问题后,我放松了很多,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了最初的惶恐不安,很快厚朴方舟医学顾问告诉我已经收到 Winer 教授的诊断报告了,第二天厚朴方舟医务官就完成了报告翻译和校对 ,这样的速度快得让我惊讶,我真的没有想到在疫情期间,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厚朴方舟竟然可以有这样的效率,这也再次让我觉得选择厚朴方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在厚朴方舟医学顾问的详细解释下,我得到了Winer教授给出了答案:

1.关于我希望Winer教授给出下一步治疗方案的问题,教授表示假设这是DCIS(乳腺导管内原位癌),并且我的乳房切除术的切缘阴性,则标准治疗方法是在有或没有他莫昔芬内分泌治疗的情况下对乳房进行放射治疗,放疗的使用和他 莫昔芬 的添加将可以使病情复发或加重的风险降到最低。

2.针对我十分排斥再次手术的情况,教授说目前似乎不需要额外的手术,考虑乳房切除术似乎是过度治疗 ,放疗是相当标准的治疗,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接受放疗,作为替代方案,可以考虑用他莫昔芬(类似于托瑞米芬)治疗以降低复发风险。

3.教授认为我可以考虑检测乳腺癌的遗传基因,特别是有家族史的背景下,但并非所有DCIS的女性需要进行测试。

4.根据最后我询问是否需要扫描、验血等检查这个问题,教授回答除了每年的乳房钼靶X光检查外,无需进行任何其他扫描或血液检查。

预后良好,一切如初

厚朴方舟医学顾问还跟我说Winer教授最后表示我的情况并不严重,预后良好,要放松心情 ,听完这些话后,我终于不再像胸口有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厚朴方舟医学顾问给了我一个拥抱,说她完全可以理解我的心情,幸好不严重,并且真心为我感到高兴,我觉得没有什么比“理解”这个词的分量更重,在医患关系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厚朴方舟所做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温暖,最后,我与厚朴方舟约定,等到疫情稳定后,想去美国让Winer教授亲自治疗。

现在的我,不再郁郁寡欢,不仅病情恢复良好,心情也很好,我又变成了以前那个自信、可爱的人,人这一生大多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有幸让我遇见了厚朴方舟,希望所有经受疾病折磨的朋友,都能遇见厚朴方舟,长途跋涉后,但愿我们都还是可爱的人。(内容来自 新财网)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