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个百亿级芯片项目烂尾!谁在支持?哪些支持的官员已落马?
科技

全国多个百亿级芯片项目烂尾!谁在支持?哪些支持的官员已落马?

2020年10月29日 17:08:46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郭芳 | 北京、上海报道

日前,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全国造芯大跃进的背后,多地明星芯片项目以烂尾收场,芯片成了“芯骗”,留下一地鸡毛。

芯“骗”

疯狂之下,泥沙俱下。

多个百亿级甚至千亿级芯片项目烂尾停摆。其中,一些违背规律和常识的荒诞令人咂舌。

最典型的如号称投资千亿级的武汉弘芯项目。

2018年9月,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市政协主席胡曙光出席见证了弘芯半导体产业园项目二期工程的开工。

2020年4月,武汉市发改委发布的《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以1280亿元的总投资额位列第一,截至2019年底已完成投资153亿元,2020年计划投资87亿元。

但仅3个月后,该项目被披露在运行近3年后,因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弘芯半导体项目目前基本停滞。

天眼查APP显示,武汉弘芯的注册资本为20亿元,两大股东分别为国资背景的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最终控股股东是武汉东西湖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其持股10%;和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其持股90%。

北京光量蓝图成立于2017年11月12日,武汉弘芯成立于2017年11月16日。从成立时间看,北京光量蓝图像是专为武汉弘芯成立的。但是截至目前,只有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认缴了2亿元,北京光量蓝图认缴的18亿元尚未缴付。

斥资1280亿的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如今厂区荒草丛生。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据媒体报道,北京光量蓝图最早发起人李雪艳、曹山都没有半导体背景。曹山还是一家名为“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老板,这家研究院的官网颇为荒诞。

“前些日子打开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济南)有限公司的官网,发现创始人是刘德华,郭富城、黎明、张学友是副总裁。四大天王出场,不是开演唱会,而是搞芯片,这是认真的吗?” 有网友问。

事情曝光后没多久这个官网就打不开了。

曹山曾经是武汉弘芯的关键人物,成立初期任董事。在2019年5月份,曹山从武汉弘芯董事名单中退出。

曹山退出的原因不得而知。但天眼查APP显示,除了武汉弘芯之外,曹山在2018年11月还成立了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一个月后,逸芯入股成立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2019年1月29日,逸芯在同一天同时入股成立天芯硅片制造(湖北)有限公司(已注销)与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

在这一轮大跃进中,究竟诞生了多少像曹山这样的“芯片大亨”?类似“芯片大亨”们的底细,地方政府清楚吗?

急于寻求转型的河北省也在布局芯片产业,但“夭折”的明星项目也暴露了其中的尴尬。

2015年4月,技术方(步健康)及资金方(徐国忠、田月新)签订《合作协议》,由此3人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河北昂扬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准备研制生产IGBT芯片。

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网报道称,该公司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拥有100多项国际国内专利。其生产的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广泛适用于绿色家电、工业装备、太阳能发电、新能源汽车及充电桩等诸多领域。公司的技术和产品符合产业转型发展方向” 。

2017年2月,河北昂扬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高端大功率IGBT芯片的研制和产业化被列为河北省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步健康在当年还被选为石家庄市第二批高层次科技创新创业人才。

有意思的是,就在这一年,芯片还没影,步健康、徐国忠、田月新3位股东却打起了官司。庭审中他们的相互揭露还原了其中的猫腻。

据步健康在法庭上的说法,前述芯片项目于2017年9月就已停摆。

二原告(徐国忠、田月新)认为,他们为技术研发合计支出约1520万元,但被告(步健康)不仅没有履行按商业计划书约定的6个月完成第八代车用IGBT技术打开民用市场的义务,时至今日历经两年多的时间仍然没有完成。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其虽然进行了有限的研发工作并取得了个别专利,但距离实现其在合作协议中承诺的提供第八代高端大功率IGBT技术并研发产品、形成订单、获得合作利润这一合同目标遥遥无期,其承诺研发的产品至今还未能通过测试鉴定定型,更未形成订单。

步健康则在法庭上披露了“骗取政策优惠”的细节:徐国忠、田月新利用了自己的身份及国家的相关产业政策,假借建立高科技公司实施高科技项目之名,骗取国家优惠土地资源,将建设非生产性固定资产作为公司发展方向。“政府优惠给予30亩地建芯片工厂,土地合同对此有明确规定。政府相关部门多次催促尽快投资建厂。原告优惠价格买了土地,只是建了办公楼,没有建芯片工厂,没有购置任何生产设备。”

在这一轮芯片产业的争夺战中,南京也不甘落后。

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总投资30亿美元的德科码半导体产业园项目已经资不抵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共有322项风险提示,多为欠薪、欠工程款、欠借款的司法风险,其法定代表人李睿为已经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法院的一份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德科码(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名下无银行账户存款、无车辆登记信息、无不动产登记信息;注册地址均为租赁用房,且租期已到;被执行人竞拍的一块土地,在建厂房未有完工,无处置价值……

在规划时,该项目预计建成后将成为国内第一家拥有自主品牌及知识产权的模拟IC/图像传感器及外围芯片的IDM 产品公司。项目开工的时候颇为隆重,时任南京市委书记黄莉新、时任南京市市长缪瑞林还出席了奠基仪式。缪瑞林在致辞时表示,南京将打造在全国领先的集成电路产业基地。2018年11月,缪瑞林已经落马。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6个百亿级半导体大项目先后停摆或陷入困境:除武汉弘芯、南京德科码之外,还有格芯(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陕西坤同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淮安德淮半导体有限公司……

这在全国引发了舆情,也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重视,因此国家发改委及时表态回应。

“按照‘谁支持、谁负责’原则,对造成重大损失或引发重大风险的,予以通报问责。”10月20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针对芯片行业当下的乱象作出回应。

这些乱象包括: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发展的规律认识不够,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甚至有个别项目建设停滞、厂房空置,造成资源浪费。

国家发改委的表态及时而必要。

责编:杨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