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连击!被监管严厉警告后又起内讧,豫金刚石股价终于萎了

利空连击!被监管严厉警告后又起内讧,豫金刚石股价终于萎了

2020年10月29日 17:23:4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豫金刚石再遭利空连击。

10月28日晚,豫金刚石披露了三季度业绩,连带登场的还有董事王大平、刘淼无法对季报的真实准确完整予以确认的说明。

豫金刚石亢奋的股价终于一泄如注。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孙煜

10月28日晚,前一天刚刚收到深交所严厉监管函的豫金刚石(300064.SZ)再遭利空连击。

当晚豫金刚石披露了三季度业绩,连带登场的还有董事王大平、刘淼无法对季报的真实准确完整予以确认的说明。此外,公司还发布了控股股东河南华晶所持12.03%的公司股份新增轮候冻结的公告。

受消息影响,豫金刚石开盘一度跌超8%。截至29日收盘,其股价跌1.59%,报6.2元/股。

至此,豫金刚石亢奋的股价终于一泄如注。

董事会内讧、三季度续亏

图 / 视觉中国

公开资料显示,豫金刚石是一家主营人造金刚石的生产企业,其主要业务包括超硬材料(人造金刚石单晶和大单晶金刚石)和超硬材料制品(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与超硬磨具),其中超硬材料为主导产品,人造金刚石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三。

豫金刚石三季度的业绩未能扭亏。

据公司业绩公告,豫金刚石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08亿元,同比减少44.63%,实现净利润-1.24亿元,同比减少695.28%。

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3.06亿元,同比减少58.05%,净利润为-4.81亿元,同比减少805.34%。

此前豫金刚石曾在半年报中披露今年业绩下滑原因。公司表示,根据诉讼及判决情况计提利息、罚息、违约金等,以及受流动性及市场环境影响,公司人造金刚石单晶及大单晶产品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毛利率也较上年同期下降,导致主营毛利减少。

更为紧要的是,在27日召开的公司审议三季报的董事会上,董事王大平及刘淼投出反对票。两位董事均在发布的声明中称,早于10月22日即向公司发出沟通函,而公司未在27日的回复中解释清楚。由于无法对公司是否存在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发表意见,因此无法确认季报的真实准确完整。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29日致电豫金刚石证券部,公司表示就三季度业绩其他七位董事“不会单独发(说明),在报告文件里确认意见已经发表过了。”

豫金刚石在三季度依然深陷诉讼泥沼。

公司在10月14日函复深交所称,截至当日其共涉及65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7.97亿元。豫金刚石已根据涉诉情况计提预计负债,同时计入营业外支出。仅仅诉讼案件,即已合计划扣公司及子公司资金3.39亿元,即形成诉讼损失3.39亿元。

至于新增股权轮候冻结,对豫金刚石来说更是近期常态。今年7月以来,豫金刚石已多次披露实际控制人及持股5%以上股东所持股份新增轮候冻结事项。目前,公司第一至第四大股东所持股权基本处于100%冻结及质押的状态。

10月22日,豫金刚石在函复深交所时表示“存在债务压力较大及流动性风险”。财报显示,截至三季度豫金刚石账上共有付息债务(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19.27亿元,现金余额仅有296.89万元。

炒作狂欢陷入ST泥潭

就在三季报披露前一天,豫金刚石刚刚因深交所下发的“ST警告”函而成为舆论焦点。

在10月27日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表示,其曾于9月1日、9月14日向豫金刚石发出函件,要求公司核实说明涉诉案件是否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是否有可行的解决方案及预计解决期限。截至10月26日,豫金刚石均未回复相关问题。

对此,深交所要求豫金刚石在2020年11月2日前说明对上述事项是否有可行的解决方案且可在一个月内解决,并披露董事会意见。若豫金刚石在11月27日前仍未回复问询或上述情形仍未消除的,深交所将依据相关规定,对豫金刚石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

记者查询深交所网站发现,2020年以来,豫金刚石共收到8份关注函和2份定期报告问询函。函询问题涉及诉讼案件、股权变动、公司经营等。截至10月28日,豫金刚石仅完整回复了其中4封。

“关于之前的问询函、关注函,已经进行回复。”豫金刚石方面在29日答复记者称,“里头还剩一部分问题,比如诉讼的事项,公司未进行回复,其他问题都已经回复了。”至于其所提及的“诉讼事项”能否在限定时间内回复深交所,豫金刚石表示请关注公告。

公司动荡且连遭监管,今年以来豫金刚石在二级市场上一度沉寂。不料8月开始,其摇身变为“妖股”遭到资金连番爆炒,股价一飞冲天。

据Wind数据,8月20日至10月20日的三个月中,豫金刚石股价从2.3元/股涨至8.62元/股,累计涨幅达267.24%。

8-10月,豫金刚石交投十分活跃,因“涨跌幅”“振幅”异常等原因12次登上交易龙虎榜,上榜席位绝大多数为营业部,知名游资如“赵老哥”“章盟主”等频频现身。

据Wind数据,8月以来龙虎榜上榜营业部买入前五席位合计买入49.71亿元,卖出前五席位合计卖出50.6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深交所曾在9月22日公布两份《限制交易决定书》,投资者李连生和喻悌奇因当日异常交易豫金刚石遭深圳证券交易所限制交易。

9月22日,豫金刚石开盘锁死在跌停板上。李连生于9:30:00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8笔合计200.00万股,金额1062.00万元。喻悌奇于9:52:14至9:52:18期间以5.31元/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6笔合计144.26万股,全部成交,金额766.02万元。

据信李连生为厦门泰和路知名游资。公开资料显示,与李连生和喻悌奇二人同名的投资人曾多次现身于龙软科技(688078.SH)、神州细胞(688520.SH)、晶华新材(603683.SH)等个股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在游资带头翘板下,豫金刚石在9月22日9时52分打开跌停板,之后股价不断上涨,于下午触及涨停上演“地天板”。

该股也因价格振幅达30%登上当日交易龙虎榜。其中买一席位“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江苏路”正是知名游资“章盟主”所在营业部。买二“万和证券成都通盈街”、买三“国泰君安证券顺德大良”和卖一“国泰君安证券深圳人民南路”均为知名游资席位。

“这种市场选出来的炒作龙头标的,资金介入较深”,有游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豫金刚石“看量是还有很多资金在,估计还是反复,资金需要自救。”

和资金一样需要自救的还有豫金刚石本身。2019年度,公司净利润已亏损51.69亿元。不论是继续亏损,还是无法在限定期限内函复深交所,豫金刚石都将滑向“ST”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