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墨尔本、首尔、成都四城对话:后疫情时代城市文化如何复原和创新

阿姆斯特丹、墨尔本、首尔、成都四城对话:后疫情时代城市文化如何复原和创新

2020年10月30日 01:25:2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0月28~29日,以“从文化空间到城市认同”为主题,由成都市人民政府、世界文化名城论坛组委会(WCCF)主办,成都传媒集团承办,每日经济新闻执行的“2020第三届世界文化名城论坛·天府论坛”在成都举行。

29日下午,在东郊记忆·成都国际时尚产业园召开的主论坛上,一场别开生面的圆桌对话精彩呈现。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副局长林锦泉、首尔艺术与文化基金会总监金海波、阿姆斯特丹艺术和文化副市长图里亚·梅利亚尼以及墨尔本市政府国际关系与市政部执行部长索菲·特拉弗斯齐聚,以网络连线形式就“疫情下城市文化的复原和更新”进行了深刻探讨。

作为对话主持人的世界文化名城论坛秘书长保罗·欧文斯表示,在后疫情时代,如何复苏和定位文化是当前面临的问题之一。他表示:“文化能够促进更加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如何利用城市空间,要为文化创意产业提供更多支持,创造更多数字机遇。”

疫情凸显文化重要性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它不仅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给各行各业带来新的挑战。

欧文斯提到,在全球经济受到巨大影响的同时,文化也正遭受威胁。在这个背景下,文化复原和保护的意义更显重要。“很多旅游目的地都在担心的是,会不会失去一些文化旅游者,文化设施会不会永久关闭,文化生态体系会不会受到破坏。”欧文斯说。

作为澳大利亚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墨尔本连续近4个月实施封锁措施,商店、学校等场所纷纷关闭。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分离化,一些群体受到非常严重的影响,艺术家就包含在当中。”索菲·特拉弗斯在对话中说,“实际上,这些艺术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她以澳大利亚今年初发生的森林大火为例,“在这场事故中,是一些艺术家站出来表示,我们需要土地回填工程,是他们让我们看到灾情与自然、可持续发展以及气候之间的关系。”

而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文化也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在澳大利亚,很多社区抓住这样一个机会,开启很多机制拨款给艺术家举办活动,也利用他们在一些活动中筹措的资金来抗疫。一些主流的创意,也利用艺术手段把一些缺失的话题重新提到公众面前。”特拉弗斯介绍。

图里亚·梅利亚尼同样强调这场疫情教会他们的道理,那就是文化越来越深刻的重要含义。

“通过疫情,我们发现,文化越来越重要,因为它拥有能够把持有不同观点的人汇聚到一起的强大力量。当人们由于社交隔离待在家里时,就感受到了他们强烈的文化需求。”梅利亚尼强调,“现在阿姆斯特丹游客锐减,疫情对城市经济和城市身份认同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如今,每个人都已经取得共识,就是要让文化生存下去,保护文化的生机,这是我们从疫情中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

平衡文化数字化利弊

在疫情背景下,应运而生的是更多元的文化表现形式。

来自墨尔本的特拉弗斯说:“由于地区间受疫情影响程度不同,一些受疫情影响程度较小的城市开始加大他们的文化输出,比如与姐妹城市共同举办文化活动,希望能够打造文化新势力。”

而韩国的改变首先体现在文化活动规模的削减上。金海波在对话中表示:“疫情要求我们必须要小规模进行规划,因为明年的预算已经被大幅削减,我们需要灵活的应对措施。首先会削减一些集体活动的规模,取消大部分群众聚集,大型节日活动等。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小型活动或个人活动会走到聚光灯下。”

据金海波介绍,由于韩国并未进行全面封锁,因此对文化领域实行了去中心化的自治。“也就是说,开展文化项目的时候,艺术组织需要有更多自主性,可以更好地应对不断变化的环境。此外,政府对文化机构的管理政策也会相对放宽。”

其中催生出一个新的表现形式是数字化文化项目。“以算法为驱动的文化活动是一种新现象。文化被当作一种工具,让人工智能变得更人性化,利用算法进行选取,从而制定更个性化的文化服务,通过网络传播也能让更多人接触到这种文化。我将它称作‘文化算法’。”金海波说。

但是,另一方面,金海波认为,应对疫情,并不是盲目把文化活动搬到线上。“在线上没有足够的成果就意味着没有足够的金钱补偿给艺术家,所以首先必须解决这些问题。”此外,他认为,线上文化带来的定制化服务更强调个人化,缺少对集体性的强调。

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梅利亚尼也肯定了数字化在后疫情时代的重要性。“数字化在连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至关重要,尤其在周围没有文化场馆的时候。但需要考虑的是,每一个城市如何管理数字化的问题,这也是我在阿姆斯特丹负责的主要内容之一。”

“保证平衡是很重要的方式,包括算法的平衡,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平衡,到底是完全开放人工智能还是半开放人工智能的平衡。”梅利亚尼说。

另一方面,数字化在成都文化相关产业的应用则体现在智慧旅游上。林锦泉介绍:“我们一直在持续推进智慧旅游,就是利用大数据来服务管理景区、旅行社,让游客和市民参与文化和旅游活动的体验性更好,受到更优质的服务。”

文化复苏需政策扶持

后疫情时代来临,如何对城市文化进行复原和创新,是城市面临的挑战之一。从四地的讨论中可以发现,城市文化的复苏离不开强有力的政策支持。

特拉弗斯表示:“墨尔本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创意城市,我们有专门的政府部门开展创意城市的合资项目。在墨尔本的城市复苏计划中,文化艺术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致力于创造更多的文化产业就业机会,打造更多空间给艺术家,通过与州政府合作拨款,希望可以吸引人口回流到墨尔本。”

此外,墨尔本政府也在促进文化初创生态体系的建设。“我们致力于促进不同行业间的合作,墨尔本文化街项目就是与研发机构和高校共同创立的项目。在城市里面也建立了初创生态体系,吸引风投和投资者,为文化产业提供相应资金。”

林锦泉则分享了成都在疫情下对文旅产业的政策扶持所带来的积极影响。他提到,在疫情最高峰时期,基于社交层面的文化消费基本停滞,成都文化和旅游产业受到巨大冲击。“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3月份,3月份以后才逐步恢复,4、5月份恢复了50%,到7、8月份的时候恢复了大概80%,现在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他透露。

为促进文化旅游业健康发展,成都政府实施了一系列措施,包括推出税费减免缓解、文创贷款产品、加大政府采购支持力度等,助力成都文化旅游实现快速复苏。

一组数据可以支撑。今年中秋国庆节假期期间,按可比口径来测算,成都接待总人数恢复到去年同期90%以上,旅游收入恢复到去年同期80%以上。重点景区接待游客达到700多万人次。

在阿姆斯特丹,到今年为止的城市复苏基金中的35%来自政府拨款,而在荷兰其他城市,这一数字仅占20%。

“城市应急预算里的1/3现在是用于文化产业的,同时我们提出了许多文化倡议,包括为当地艺术家申请补贴,提供社会服务,为失业人员提供就业再培训等。另外,我们通过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能更好地接触到文化产业。未来,希望能够给文化产业从业人员提供更多贷款。”梅利亚尼表示。

在韩国,政府在文化数字化转型中也将起到重要作用。“政府可以与商业实体或平台进行协同合作,以支持文化相关内容推出。”金海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