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乡茅台的寄生族:黄牛一瓶获利仅50元,酒企纷纷“傍大哥”
财经

酒乡茅台的寄生族:黄牛一瓶获利仅50元,酒企纷纷“傍大哥”

2020年10月30日 10:18:59
来源:时代财经

不过,如今在茅台镇里吸引眼球的并非只有茅台酒,在茅台的羽翼下,这里还催生出了靠“撸茅台”挣钱的黄牛党、基酒销售生意和近几年兴起的酱酒热潮。

一瓶酒,让茅台镇这个常住人口4.6万、占地面积不到200平方公里的贵州小镇,无时无刻都在保持着热闹的状态。

茅台镇一角 时代财经摄

茅台镇一角 时代财经摄

在茅台酒厂,包装车间的机器正在在高速运转,工人们成排坐在一起,不断重复着系绳、装盒、系绳、装盒的动作,熟练而麻利。酿酒车间也不断传出机器轰鸣的声音,酒糟的香气也不断传向车间门外……

然而,即便工人们加班加点的工作,茅台酒依然一瓶难求。今年国庆、中秋双节前后,飞天茅台的市场价居高不下,站上了3000元的高位。

贵州茅台(600519.SH)也被资本市场前所未有地关注着——这一年茅台股价屡创新高,每股摸高至近1800元,总市值超过2万亿元。

不过,如今在茅台镇里吸引眼球的并非只有茅台酒,在茅台的羽翼下,这里还催生出了靠“撸茅台”挣钱的黄牛党、基酒销售生意和近几年兴起的酱酒热潮。

拼命“撸茅台”的黄牛

10月27日,在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茅台酒销售处,每逢定点售酒的时间段,就有不少人在店门口排起了队,门口还有专门维持秩序的保安。

虽然门店还没开始营业,就不断有排队的客人就挤进店里,保安只好上前驱散人群,督促客人继续排队。这些都是住在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客人,他们来此排队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购买1499元的平价飞天茅台。

在门店外排队购酒的人们 时代财经摄

在门店外排队购酒的人们 时代财经摄

如今在茅台镇,只有两处平价茅台酒的直销点,一处是国酒文化城,一处是茅台国际大酒店。

在国酒文化城,游客只需要花费几十元购买门票就能获得购买一瓶平价飞天茅台酒的资格,这相对于超过千元的酒店房价,成本要低很多。不过,目前国酒文化城临时闭馆,这也意味着,只有入住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客人才能购买到平价茅台酒。

也是因此,在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茅台酒直营店,每逢定点售酒的时间段,不断会有黄牛在门外徘徊,寻求有意出售飞天茅台酒的客人。“老板,酒卖不卖?一天一个价,今天不卖明天可能会降价哦。”在直营店门口,有黄牛轻声向刚买到茅台酒的客人询问道。

事实上,随着茅台公司推出的多项限购规定,黄牛们的盈利空间已经被一再压缩,并不如以往那般暴利。

目前,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茅台直营店已经将茅台酒的够买方式改为了网上预约制,每天定时销售,每人每天只能购买一瓶飞天茅台,一个月最多购买六瓶。

同时,尽管临近年底,茅台镇已经不在旅游旺季,但茅台国际大酒店的房价也依然不低,各种房型的价格均在1100元以上。如果黄牛们为了购买一瓶飞天茅台而入住茅台国际大酒店且从中获利,能够预定的房型只有两个。

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客房价已经超过1100元。 时代财经摄

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客房价已经超过1100元。 时代财经摄

此外,茅台公司也在近期出台了新规定,本地人无法在当地直营渠道购买平价茅台酒,这也直接打消了不少本地黄牛通过入住茅台国际大酒店和参观国酒文化城获取购买平价茅台的念头。而即便是外地黄牛,想要买到茅台酒也要花费不小的本钱入住酒店。

“现在我只能在酒店收酒,一瓶酒2500元收过来,我最多也就加价50到100元。”在酒店蹲点的本地黄牛王忠对时代财经表示,而在一两年前,每瓶飞天茅台酒,他都能至少获利三四百元。

尽管单瓶茅台酒的盈利空间有限,但也有人通过不小的转手量获利颇丰。“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收到七八瓶酒,一个月也能赚个万把块钱。”王忠说到。

对于一些人来说,飞天茅台酒的吸引力还不止于此,回收茅台酒瓶甚至都成了一门生意。

一位茅台镇本地的司机告诉时代财经,有不少人通过回收真茅台酒瓶和包装,灌装销售假茅台酒。“回收酒瓶,只要包装和凭证票据齐全,价格可以开到三四百元。”

而茅台为了防止飞天茅台的酒瓶落入造假者的手中,还出了规定——在茅台国际大酒店购买飞天茅台的顾客,在喝完茅台酒后,可以带着酒瓶、原包装和发票,凭此继续在门店以1499元/瓶的价格购买一瓶飞天茅台。

眼下,虽然茅台官方的各项限购规定已经让不少黄牛吃了不少苦头,但由于飞天茅台在市场依旧一瓶难求、价格高企,在茅台镇,茅台公司和黄牛们上演的“斗法”可能还将继续。

酒店外的蹲点售酒人

走出茅台国际大酒店,几百米外,就是被称为“美酒河”的赤水河。赤水河将茅台镇分割为东西两条街道,顺着街道走,两岸大大小小的酒厂、卖酒商家随处可见。而靠近河畔的空气中,更是弥漫着浓烈的酒香。

茅台镇街边的小酒家 时代财经摄

茅台镇街边的小酒家 时代财经摄

除了产酒和卖酒外,茅台镇近几年还出现了蹲点售酒人这一职业。

在经营自家的小酒坊之余,龚平平日里的另一份工作就是在茅台镇蹲点售酒。他的工作范围集中在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入口处,不论是外地游客还是酒商,只要听到有人提到酒,龚平总会有凑上前去询问是否需要买酒。即便没能招揽到生意,龚平也会很热情地索要对方的手机号或者微信号,并说道:“如果老板你需要了解白酒这方面的知识,我会把我知道的都给您讲!”

龚平介绍说,茅台镇像自己这样的蹲点售酒人数量不少,仅仅是茅台国际大酒店就有十多个,茅台集团其他地方也有很多。

也是凭借着在这里的长期蹲守,龚平等来了不少生意。他告诉时代财经,随着茅台和酱香酒的名气不断增加,近几个月找他卖酒的人明显多了不少。

事实上,像龚平这些蹲点售酒人所做的,是茅台镇这几年颇为火热的基酒生意。

据时代财经观察,茅台镇上千家大小酒厂中,大多都提供贴牌、开发、定制白酒等多种业务,白酒的价格在每斤40至300元不等。随着酱酒在全国的走热,很多外地企业来这里购买基酒,贴上自己的品牌销售。

龚平表示,自家的酒厂可以提供这种全套服务。“我们有人专门负责酒瓶和包装的设计,直接提供给客户,他们贴牌就可以卖了。”

基酒厂家的生意经也很简单,就是借力茅台。在茅台镇,大大小小的酒坊和商店挤满了为数不多的几条街道,其中很多酒坊的名字中都带有“茅台”二字,比“茅台镇散酒”等,似乎总想跟正牌茅台酒联系起来。

如今,这些基酒大多数也会销往全国其他地方。一位茅台镇白酒厂家对时代财经表示,这几年酱酒变得异常火热,酱酒已经渗透到了不少地方,不论是山东、江苏还是广东,每年都会有不少客户前来买酒。

白酒行业专家欧阳千里认为,尽管酱酒近年来来时受到消费者关注,但酱酒生产周期长,基酒需要大约四年多才可以上市,对于刚起步的中小厂家来说,第一年酿出的酒是无法获得营收,资金占用压力大,出售基酒既可以解决生产企业资金融通的困难,还可以一定程度减轻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不少茅台镇的白酒厂家并未获得生产许可证、营业执照等资质,基酒能品质无法得到保证,厂家将劣质酒充当优质酒的情况也时常发生。监管稍有不慎,就可能砸了茅台镇的牌子。

傍“大哥”的酒企

想借茅台谋利的,并不止有黄牛和卖酒人们。近几年,不论是白酒业,还是业外资本,不少人也想借着酱酒老大茅台“傍身。”

近几年,浓香白酒老大五粮液先后推出了永福酱酒和“15酱”,洋河则收购了贵酒和厚工坊基地等茅台镇本地酒企。今年9月,A股最迷你上市公司园城黄金也发布公告,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开信息显示,圣窖酒业成立于2011年,位于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茅台镇新兴街,产品以酱香白酒为主。

而处在酱酒的“正宗”产地,赤水河两岸的酒企们也在跃跃欲试。

赤水河一岸 时代财经摄

赤水河一岸 时代财经摄

茅台集团下属的习酒目前在贵州省外销售比例已超过省内,并在近两年宣布将加快从区域市场走向全国市场速度。和贵州茅台同样位于茅台镇的国台则已经在省外市场展开了招商活动。

与此同时,为了加速扩张,习酒、国台等酒企还宣布了IPO计划,试图在资本市场中寻求帮助,

如今,国台已经进入上市辅导期;习酒也在2012年提出上市计划,但由于涉及同业竞争,被迫暂停了这一进程;与习酒一河之隔的郎酒,在今年启动了IPO;金沙酒业也在今年宣布将于2024年在主板上市……

酱酒利润可观、成长空间大,这是让行业内外玩家都想入局瓜分“蛋糕”的一大原因。

根据中泰证券的研报,凭借全行业占比4%的产能,酱酒行业占据了全行业20%的销售收入,利润更是达到了全行业的35%。2018年,国内白酒行业的整体营收增速为13%,茅台实现了两倍于全行业的增速,其他酱香酒企更是取得超过80%的高速增长。

白酒专家孙延元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分析表示,酱酒更讲究工艺和年份,相比浓香酒易于推广的窖泥技术,酱酒更容易容易营造出稀缺的高端感。

与此同时,过去几年来,茅台价格攀升给次高端价位白酒及贵州酱香酒企带来了补位空间。

有经销商对时代财经分析,今年飞天茅台的零售价已创下每瓶3000元的新高,在此情况下,其它品牌将拥有可乘之机。除了五粮液、泸州老窖等传统豪强外,郎酒、习酒这些酱酒“小弟”们,也有希望分得一杯羹。

不过,这一波酱香酒企争先抢后的布局,更像是借势茅台赚快钱。蹭茅台的热点之余,如何细水长流,是摆在这些酒企面前的一大问题。

“国台这类酒企目前的全国性招商,是在茅台的带动下进行全国化的扩张,只是解决了经销渠道的问题,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已经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对时代财经分析表示。他认为,国台等现阶段的扩张是资本推动下的表象,他们想在占领茅台镇这一酱酒产区后,快速做大市场体量并实现上市,有些被资本‘催熟’的意味。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也在此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在茅台的引导下,并非所有的酱香酒都会受到市场的追捧。

“之前只要酱香酒就好卖,现在消费者懂得其中的区别,比如坤沙、碎沙、串沙等。同时,在贵州茅台的牵头下,茅台镇现也在严厉打击低端酱香酒企业,酱香酒已经从鱼龙混杂转向霸主争霸的阶段,没有积累的企业将会愈发艰难。”

(文中王忠、龚平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