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鸟人“折翼”:创始人限高,五年暴跌400亿,贵人鸟要完了?

贵鸟人“折翼”:创始人限高,五年暴跌400亿,贵人鸟要完了?

2020年10月30日 18:03:44
来源:侃见财经

资本市场总充满着各种故事,不到离场的那一刻,谁也不清楚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近期,贵人鸟及创始人林天福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此消息一出立马引发了各方关注。

根据这份限消令显示,立案日期是2020年9月9日。

作为中国知名服装品牌,其走到今天这一步着实让人唏嘘。

但从资本市场来看,贵人鸟有此结局,也不稀奇。资本就像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所向披靡,用不好自损三千。

贵人鸟的故事更像是中国服装行业的一个缩影,它的兴衰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行业的兴衰。

2000年以前,福建泉州周边掀起了一股服装、体育用品的热潮。这一年之后,成为中国服装、鞋行业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泉州大部分老板都只做贴牌生意。在此之后,他们都逐渐有了品牌意识,那个品牌意识还没有那么浓厚的时代里,这样的认知很难得。

不久之后,阿迪王、喜得龙、贵人鸟、德尔惠、安踏、富贵鸟等品牌如雨后春笋,席卷了中国大地。

2002年,做贴牌生意十几年的林天福开始转型发展自主品牌,也是从这一年开始,贵人鸟就专注于运动鞋、服装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

为了提高大众对品牌的辨识度,贵人鸟邀请了天王巨星刘德华做代言。

在那个追星的疯狂的年代里,刘德华的代言让贵人鸟迅速火遍了体育市场,成为了市场知名品牌。

2004年,时年41岁的林天福成立了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贵人鸟开始股份化改造。

迎着行业向上周期,贵人鸟越来越大,即使经历了2012年国产体育品牌的转折,贵人鸟仍旧高歌猛进。

为了主业能有更多的突破,集团能有更多的营收,一份多元化的战略报告摆在了管理层的桌子上,林天福和其他管理层几乎没有什么异议,直接通过了多元化的战略计划。

2014年,贵人鸟登陆A股市场,在上海主板上市。

这是贵人鸟的高光时刻,也是它由盛转衰的开端,初登资本市场的贵人鸟显示出了极大的野心,上市之后就展开了一系列资本运作。而贵人鸟创始人也以190财富成为泉州的首富。

2015年贵人鸟以2.4亿的代价入股虎扑体育;

2016年贵人鸟又以3.83亿投资控股了杰之行;

其后,贵人鸟还收购名鞋库、康湃思、BOY等一些列公司的股权,甚至将触角伸向了保险行业和手游行业。

很快,频繁的并购让贵人鸟账面看起来无比繁荣,但增收不增利始终像一个梦魇。

2017年,资本市场开始去杠杆,那些曾经高价收来的业务都成了贵人鸟的累赘。但此时贵人鸟决心转变。

2018年,整个资本市场都进入了“寒冬”,其后贵人鸟想到了回归主业,但为时已晚。

为了减少公司财务上的压力,贵人鸟开始变卖手中资产,但这就想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股价接连8个跌停板之后,贵人鸟的危机彻底地被摆在了台面上。

2018年8月贵人鸟布公告拟1.3亿出售康湃思37%的股权;随后拟2.73亿出售手中虎扑体育的股权;最后更是以3亿元的价格出售手中杰之行50.01%的股权,单这笔交易两年时间贵人鸟就亏损了1.16亿元。

2019年,贵人鸟日子过得愈发的艰难。不到五年的时间里,贵人鸟市值蒸发超400亿元。截至目前,其市值仅剩13.64亿元。不仅如此,今年8月以来,贵人鸟已4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且均为首次执行。

林天福的例子并非个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他的故事也告诫企业家,要专注于主业,什么时候主业都不能丢。否则那些表面的风光迟早会随风消逝,到时候只能是镜中月、水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