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2021年汇款流量将萎缩14%,今年国际移民数量首现下降

世行:2021年汇款流量将萎缩14%,今年国际移民数量首现下降

2020年10月30日 16:45:11
来源:第一财经

世界银行(下称“世行”)最新发布的《移民与发展简报》显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危机持续蔓延,预计2021年全球移民劳工往家中汇款的数额将比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相比下降14%。

简报预计2020年流入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额将下降7%,至5080亿美元;2021年将进一步下降7.5%,至4700亿美元。导致汇款下降的主要因素包括移民输入国经济增长和就业低迷、原油价格疲软和汇款输出国货币对美元贬值等。

同时,世行还指出,由于新移民人数减少和回国移民人数增加,2020年国际移民人数出现有统计以来的首次下降。

世行表示,在移民和难民签证限制收紧的情况下,失业率上升可能导致移民返回母国的人数进一步增加。

欧洲中亚地区汇款降幅最大

世行在简报中指出,2020年和2021年汇款下降将影响所有地区,预计欧洲中亚地区的降幅最大(分别下降16%和8%),其次是东亚太平洋地区(分别为11%和4%)、中东北非地区(分别为8%和8%)、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分别为9%和6%)、南亚地区(分别为4%和11%)以及拉美加勒比地区(分别为0.2%和8%)。

具体而言,由于疫情和原油跌价可能对经济产生广泛影响,据估计2020年欧洲中亚地区国家的汇款额将降至480亿美元,该地区几乎所有国家的汇款额均以两位数的百分比下降。俄罗斯卢布的贬值也可能减少了俄罗斯的对外汇款。

此外,在汇款费用方面,2020年三季度向该地区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从一年前的6.6%略有下降至6.5%。

预计2020年流向东亚太平洋地区的汇款额也将降至1310亿美元。中国和菲律宾是该地区最大的汇款接收国,而汇款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最大的接收国是汤加和萨摩亚。

世行预计,2020年流入拉美加勒比地区的汇款额约为960亿美元,比上年下降0.2%。在4~5月急剧下降之后, 6~9月流向哥伦比亚、萨尔瓦多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汇款额呈同比正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流向该地区最大汇款接收国墨西哥的汇款额之所以增加,原因之一是移民在美国从事基本服务,而符合条件的移民也得益于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

由于预计全球经济将持续放缓,2020年中东北非地区的汇款额料将降至550亿美元。截至目前流入该地区最大汇款接收国埃及的汇款额一直是与危机呈现反周期,主要原因是埃及的海外劳工增加了给国内家人的一次性汇款。由于原油大跌和海湾国家经济增长放慢,最终汇款流量可能会下降。

此外,世行预计2020年向南亚地区的汇款额也将下降约4%,降至1350亿美元。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由于旅行限制难以随身携带钱款,汇款从非正规渠道转移到正规渠道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全球经济放缓的影响。巴基斯坦还推出了税收优惠政策,从2020年7月1日起对提现或从国内银行账户发出银行信用工具、转账免征预扣税。数据显示,孟加拉国在四分之一国土遭遇洪灾后的7月份汇款流入量大幅增加。

汇款重要性增强

世行在简报中表示,尽管汇款流量萎缩,汇款仍是中低收入国家外部资金的重要来源,其重要性在2020年将得到继续增强。

此前,流向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在2019年达到5480亿美元的历史新高,高于外国直接投资流量(约5340亿美元)和海外发展援助(约1660亿美元)。预计汇款流量与外国直接投资(FDI)之间的差距将进一步扩大,FDI将进一步下降。

27日,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发布的最新《投资监测报告》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全球FDI同比下降49%,其中跌幅最大的是发达国家,且下跌的领域涉及所有主要形式的FDI。

此外,根据世行汇款价格全球数据库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全球汇款200美元的平均费用为6.8%,2019年一季度以来基本未变。

世行指出,这是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设定的3%的两倍多。南亚的汇款费用最低(5%),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汇款费用最高(8.5%)。银行是费用最高的汇款渠道,平均为10.9%,其次是邮局(8.6%)、汇款运营商(5.8%)和移动运营商(2.8%)。

世行表示,尽管汇款和移动运营商的费用最低,但由于银行为减少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合规风险而关闭其账户,使其面临的障碍越来越大。为了保持这些渠道畅通,特别是对于低收入移民,可以针对小额汇款暂时简化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规定。

世行建议,加强移动货币法规和身份认证系统有助于提高交易的透明度。推广数字汇款就需要改善移动汇款服务提供商以及汇款人和收款人开立银行账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