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网、保洁消失、返现不到账,蛋壳公寓不行了?
财经

断网、保洁消失、返现不到账,蛋壳公寓不行了?

2020年10月30日 21:49:01
来源:三言财经

出品|三言财经

长租公寓的负面新闻一直未断,作为行业龙头的蛋壳公寓也不例外。

近日,不少租户反映蛋壳公寓出现了断网,保洁也消失不见,另外返现活动也未能即时到账,甚至客服也联系不上。

其实,从年初开始,蛋壳公寓就被爆出多月未发工资、变相裁员、App下架整改以及多起消费者投诉事件。再到6月CEO高靖被调查,近日蛋壳公寓COO顾国栋被曝离职。

而日前,关于蛋壳公寓“跑路”的传闻四起,不禁让人发问蛋壳到底怎么了?

断网、保洁消失、返现活动不到账 租户深受困扰

近日,在社交网络上,关于蛋壳的投诉屡见不鲜。

有不少租户反映蛋壳突然断网,且时间长、地域广,让人无可奈何。

请输入图说

从区域上来看,不止一地的租户遇到这种情况,杭州、广州、上海等地均有发生,时间不等。

请输入图说

再往前追溯,从今年8月底就开始有租户反映蛋壳出现蛋壳情况,时间长的已达两个月。

请输入图说

找蛋壳维修也没有那么顺利,有租户表示打蛋壳电话、提交投诉订单均未有回应。即使有人得到了官方客服的承诺,但却被一次次的推迟,至今仍然没有解决。

还有租户指出,管家给出的说法是更换设备运营商,但迟迟不解决断网,自己也担心接下来会不会断电断水。

请输入图说

不过,也有部分杭州地区租户反映网络昨天刚刚修复,但仍有很多人处于断网状态。

请输入图说

请输入图说

请输入图说

除了断网以外,租户们还遇到了保洁不来打扫的情况,从网友的反馈来看,断网和保洁问题往往同时存在。

请输入图说

客服同样存在联系不上的情况,租户也很无奈。

请输入图说

当然问题还不止上面那些,蛋壳的返现活动也被指责未能到期收到返现。

据悉,蛋壳与租户签订年租合同后,会承诺每月返还一定的租金。一般是承诺返两月租金,分10个月发放。

请输入图说

但是近期反映收不到返现的投诉增多,尤其是9月份和10月份的返现,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

请输入图说

请输入图说

请输入图说

租户想在线咨询,却只能面对着排队的界面,无奈到想要放弃。

请输入图说

对于以上情况,蛋壳方面暂时还没有正式的回应。不过,三言财经发现蛋壳官方微博点赞了一条租户的微博,该租户称网络、保洁已经恢复。

曾陷“跑路”风波 随后COO顾国栋离职

10月14日,据相关媒体报道,蛋壳在北京的办公处遭到了维权人士的包围,据悉从工程合作商、保洁,到业主、租户,维权人群几乎涉及蛋壳公寓上下游业务的合作方。

关于蛋壳“跑路”的声音四起,很快蛋壳作出回应。

对此,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发布回应称,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同时,蛋壳公寓再次重申“目前,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请大家放心!”

请输入图说

值得注意的是,仅仅几天后,有消息传出蛋壳COO顾国栋已于近期离职。

对此,蛋壳公寓方面表示,COO因个人原因离职,属于正常的人事变动,不会对公司运营产生影响。但目前蛋壳方面并未对外宣布具体接替人选,“具体人选以公司对外发布的消息为准”。

这距离其加入蛋壳才过去16个月。而此时蛋壳正在讨债、跑路风波中备受煎熬。

今年6月,蛋壳公寓称CEO高靖正在接受有关部门的调查,并宣布任命联合创始人、董事和总裁崔岩担任代理CEO。但蛋壳方面解释称,高靖所涉调查与其之前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无关。

截至目前,消费者维权平台《黑猫投诉》数据显示,与蛋壳公寓相关投诉条目高达21831条,涉及押金、返现、断网、客服等方方面面。

请输入图说

蛋壳成立三年多亏损63亿 长租公寓行业暴雷不断

据悉,成立于2015年的蛋壳公寓是提供租住生活的资产管理和居住服务平台。

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公寓进入全国13个城市,运营公寓数量为41.9万间,同比增长46.8%。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运营的公寓数量为20.7万间,其它城市为21.2万间。

今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DNK”,成为国内长租公寓第二个赴美上市的品牌。

请输入图说

但是,业绩亏损的情况却并未改善。财报显示,2017至2019年,蛋壳公寓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亏损则分别为2.72亿元、13.66亿元、34.35亿元。今年仅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也显示,亏损了12.3亿元。

截至发稿前,其股价已经跌至2.02美元,不到一年的时间,较发行价已跌超八成。

大规模扩张的经营策略是蛋壳亏损的主要原因。2017年到2019年,蛋壳运营的房源数量暴涨近30倍。

裁员、拖欠工资以及一系列负面消息正是蛋壳资金短缺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今年以来长租公寓暴雷的事已经见多不怪。

据贝壳研究院统计,截至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就多达84家;此前,2019年已有52家长租公寓面临不同程度的资金链断裂、跑路或倒闭。

从今年7月的品程优居、优客逸家等,到8月的友客公寓、岚悦公寓、沃客公寓等,再到9月的寓意公寓、适享公寓,以及不久前的小鹰,长租公寓品牌中仅有名可考的“爆雷”名单就多达二十余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财务问题的长租公寓品牌由小及大。

而长租公寓暴雷的症结在于“高收低出”经营方式,这种市场竞争下,极易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就连蛋壳这样的头部玩家也不能幸免。

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有七成经营不善的长租公寓,都是因为此种“高收低出”模式。

而今年在疫情影响下,资金链锻炼的问题更是被急剧放大。

对于长租公寓市场的乱象,有关部门已经介入。

今年9月,住建部发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监管措施多达60余条,将长租公寓“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租金贷”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纳入监管。

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谁能坚持到最后,还要交给时间去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