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换帅潮:2年内超半数信托公司换帅,4成继任者内部产生

信托换帅潮:2年内超半数信托公司换帅,4成继任者内部产生

2020年10月31日 09:16:5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679a13a.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4Ctbi0FxOHVs8M452bhh4LfzI3s%3D

2019年开启的这一轮信托换帅潮,比以往时候来得更猛烈些……

不足两年时间,38家信托公司共计移交帅旗49次。安信信托、山东国信……知名换帅信托公司中不乏上市公司身影。而这期间,还有不少公司多次变更“帅印”的执掌者,诸如民生信托、北方信托、西部信托……

信托业一直被誉为金融业中的“高富帅”,当下的换帅潮背后有何玄机?退休、调任、落马……大佬们离开的原因还有哪些?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不足两年超半数信托公司换帅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作为公司决策层或者管理层的“大脑”,董事长、总经理或总裁是当之无愧的掌舵者,这些重要岗位的人事调动往往牵动着全行业的目光,而公司对于变更此类任命,往往也更为慎重。因此,基于种种原因,此类重要岗位的人事变更虽说不上罕见,但也绝不能算频繁。

如今,信托业正在颠覆我们这一认知……

2b221909.pn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o%2FDmRIZqeyefKSRbthZ24q2QN%2FQ%3D

从总量来看,2019年以来,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38家有过换帅经历,占比55.88%,换帅达49人次。

3fe91cb6.pn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dQ2d%2BabiWdnz1dG1u3qOAa4z8Dw%3D

而这其中,31家公司在2019年发生过此类人事变动,12家公司在今年年内变更帅印执掌者。值得注意的是,5家公司在2019年及今年年内均换过帅。

bfc937e0.png?Expires=191963704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iUjaoQij3UhuCnf5u%2BaxuHx%2FbXc%3D

细细梳理可以发现,不少信托公司这期间不止进行过一次换帅操作。10家公司自2019年以来有过两次及两次以上换帅经历,在38家换帅信托公司中的占比为26.31%,在信托业68家公司中占比14.71%。

b5fd5203.png?Expires=191963704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nwXkE5yovel7mS78oJQALTDhFSo%3D

具体来看,变更次数最多的是民生信托,共进行了3次。在这期间,民生信托经历了两轮董事长变更(卢志强-张博-张喜芳)和一轮总裁变更(张博-田吉申)。

变更次数为两次的有9家公司,分别为北方信托、北京信托、光大信托、国民信托、西部信托、华宸信托、安信信托、雪松信托和华宝信托。

而剩余28家信托公司则在期间仅进行过一次换帅。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离任者: 3人落马,工作调整成换帅主因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一把手”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至关重要,那么此前的“一把手”的离任原因有哪些呢?

记者统计发现,一般离任的原因包括“工作调整”“任期已满”“个人原因辞职”“退休”“落马”等几方面。

835239a9.png?Expires=191963704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nRuu3DB1nVBEQRjjshYJx6QdHsc%3D

在此次统计的人事变更中,因“工作调整”而离任的共有17位,因“个人原因”辞职的共有7位,因“任期已满”而离任的有4位,正常退休的共有3位,“落马”的共有3位。另有部分公司并未披露“前一把手”离职的原因。

随着金融反腐的持续深入,部分信托公司的“一把手”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而“落马”,这也让部分信托公司“被迫”换帅。

上述“落马”的3位分别为:包立杰、王建东、邰戈。其中,包立杰、王建东来自北方信托,邰戈来自吉林信托。

此外,今年9月17日,纪检监察网发布消息,内蒙古自治区审计厅原党组成员刘玉瀛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根据任职履历,2014年1月至2017年10月,刘玉瀛任华宸信托董事长、党委书记。

北方信托历史上曾有多任董事长“折戟”。

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有经济问题。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在2001年因贪污受贿被判刑14年。第三任董事长霍津义由于涉嫌重大违纪,在2005年12月被中纪委双规,最后被判无期徒刑。第四任董事长刘惠文,在2005年12月至2014年4月期间担任北方信托董事长,于2014年4月19日晚被发现在其家中自杀身亡。第五任董事长王建东上任不足两年,于 2017年6月因不作为、不担当等问题被问责,被免去北方信托董事长职务。

2018年9月最高检网站发布消息,北方信托原董事长、天津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建东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一案,由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9年6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北方信托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包立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此外,吉林信托也连续有四任董事长“落马”。2020年9月27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吉林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在此之前,吉林信托首任董事长张兴波于2007年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后被判死缓。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于2007年6月接替空缺职务,2015年辞去董事长一职,2018年12月被查。第三任董事长李伟于2015年10月到任,但不到2年便落马。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继任者:四成“新帅”来自内部提拔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梳理了离任者信息后,我们再来看看继任者又有何背景。

统计结果显示,多数公司更加青睐从公司内部选人。49位“一把手”中,来自内部提拔的共有20位,占比达40.82%。另有超15位继任者具有股东方背景。此外,部分信托公司选择外聘“新帅”。

而这38家发生人事变更的机构共涉及到49位“一把手”人员,其中大部分“一把手”均有金融机构从业背景。

e7d5f95d.png?Expires=191963704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Yv4pGl4%2FjkTa3R67MTWTFnk%2Bc8c%3D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近7成换帅公司信托资产规模同比下滑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不到两年时间,超半数信托公司都进行了换帅操作,这些公司规模怎样呢?

根据68家信托公司披露的截至2019年年末的信托资产规模,1000亿规模以上的共有55家,其中超万亿规模的仅有2家,为中信信托、建信信托;百亿规模以下的公司仅有1家,为华宸信托。

而在38家换帅的信托公司中,20家信托资产规模集中在1000亿元~5000亿元,占比52.63%;规模介于5000亿元~10000亿元、100亿元~1000亿元的公司分别有8家,占比均为21.05%;规模大于10000亿元、小于100亿元的公司分别仅有1家。

213006b1.png?Expires=191963704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j0j%2BuAQUlb%2BKUuesCM1NVrKc9OE%3D

若人为将68家信托公司按照信托资产规模划分为前中后三档,则前23家信托公司中,有13家自2019年以来有过换帅,占该档位公司比重为56.5%;在中间23家公司中,有11家换帅,占比47.3%;后22家公司中有14家换帅,占比63.64%。

f2163058.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G0qm9kh4gJ6QdcnCdx6m4sx9jwE%3D

与高频的人事变动相对应的是,行业信托资产规模也普遍出现下滑。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截至2019年末,68家信托公司中有49家信托资产规模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占比72.06%。具体看38家换帅信托公司,其中26家信托资产规模出现下滑,占比68.42%。

028fed65.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b0dDzVFvTwuSfY7Djdn1SEzUqjk%3D

从2019年信托资产规模降幅来看,近两年有过换帅经历的信托公司有8家降幅在20%以上。同比降幅最大的是大业信托,为46.75%,信托资产规模751亿元;紧接着是国民信托,下降42.14%至2231亿元。

2e14ee38.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AQmHxPGjkar8pr%2BtNHKiFbovX7Q%3D

与此同时,近两年换帅的信托公司中有12家实现信托资产规模增长。截至2019年末,五矿信托、天津信托、光大信托这三家公司的信托资产规模分别为8850亿元、2167亿元、7506亿元,同比增幅为47.64%、45.13%、29.28%。此外,3次换帅的民生信托其信托资产规模同比增加8.28%至1964亿元。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超5成换帅信托公司净利润上涨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从盈利能力看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2019年末,38家换帅信托公司中,有22家净利润同比实现正增长,16家呈负增长。

e802dc22.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fAhHV84KsK1i8e6tFTAVqiK9CzE%3D

从净利润总量看来,在近两年换帅信托公司的中,净利润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平安信托57.3亿元、华能贵诚信托31.8亿元、华润信托22.2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0.32%、31.3%、22%。从净利润增速来看,前三名则分别是光大信托(同比增长86.06%),国民信托(58.94%),英大信托(57.78%)。

0d79fc7c.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QLGwYDmwe6Hj8gZkysW4t7YD1nQ%3D

而净利润增速排名末尾的换帅信托公司中,具体看来,华融国际信托同比下降865%,安信信托下降118%,湖南财信信托下降75%。

8465a2b2.png?Expires=1919637045&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APQ8x4PVDrWjdt1Q%2F1qVkPTrzBk%3D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6家信托公司换帅期间发生股权变更

08f6059b.jpeg?Expires=1919637043&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3QZh%2BP9mCj07iv1SjRjUNBnROTE%3D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在38家换帅信托公司中,有6家信托公司发生股权变动,占比15.79%。

2064ec13.png?Expires=1919637046&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VZqXYTH1nRRuYp6pRZIeQJxzK8g%3D

比如,换帅2次的北方信托第二大股权和第三大股东发生变更,天津渤海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跻身北方信托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5.43%;天津泰达股份有限公司升格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5.43%。

换帅1次的华润信托,原第二大股东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将所持的49%股权转让至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而换帅2次的雪松信托前三大股东均发生变化,变更后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71.3%;原第三大股东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变身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0.76%;江西省江信国际大厦有限公司跻身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5.3%。

此外,光大信托、西部信托第三大股东也发生变化。民生信托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发生变化。

bad2f316.jpeg?Expires=1919637046&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YORXBjbiIjq1DlBP3Kgib9VBUrU%3D

记者手记 | 信托,如何让自身更值得被“信任”与“委托”?

面向高净值人群的信托公司,历来对一把手的选择慎之又慎。董事长和总经理(总裁)作为信托公司的核心人物,深刻地影响公司转型和发展。通过梳理去年以来信托公司人事变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全国68家信托公司有38家换帅。

除了常规的人事调整,值得警惕的是,部分信托公司“换帅”是迫于“非常原因”。比如吉林信托的“一把手” 邰戈,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被查。在其之前,吉林信托已有3名董事长接连“落马”。首任董事长张兴波于2007年涉嫌受贿罪被逮捕。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于2007年6月上任,在2018年12月被查。第三任董事长李伟于2015年10月到任,但不到2年便落马。

类似的情况还有北方信托,在这家公司的历届董事长中,有人被曝出经济问题,有人因贪污受贿获刑,有人被双规……

两家信托公司连续几任“一把手”折戟,业内一片唏嘘,投资者信任感摇摇欲坠,公司口碑遭受重创。

“信托”二字,顾名思义是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企业形象和“一把手”口碑是投资人评判一家公司最基本也是最直观的标准。

如今,疫情正在重塑行业竞争格局,在各家机构加速突围之际,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公司甚至整个行业掀起轩然大波。信托业需要构建良好的信用发展体系,让自身更值得被“信任”和“委托”。而作为信托公司的“一把手”,则更须正其身、立其德、行其所行,避免“ 被迫换帅”一事重现。

记者:谢婧 肖世清 廖丹

编辑:廖丹

视觉:邹利

排版:廖丹 马原

每日经济新闻